第十章 姐妹情


月氏王想了又想,用生硬的漢話說道:"好,那就再給他一次機會,治不好公主,你們三個都要替娜娜陪葬".

"好啊,我同意,三哥,你呢?",姜墨璃在給阿依娜把脈的時候就已經了然于心了.她只是中了毒,雖然不知道名字,但是不難解.可是阿依娜年紀小,必需用藥護住心脈,否則必定會毒發而亡.所以這才需要師傅珍藏的天山雪蓮.

"嗯",姜墨璃見鍾梓蕭同意了,突然想到一個主意."那你呢?","我……唔,唔,唔"姜墨璃趁著慕容華說話的間隙將一粒藥丸硬塞進他的嘴里,強破他吞了下去.

"咳咳咳",慕容華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:"死丫頭,你給我吃什麼了".慕容華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一個用毒的,有一天也會被下毒.

"喔,沒什麼,我忘記說林夢是我外祖母了.她在我出來的時候給我帶了些防身的東西.我也信不過你,所以,治好阿依娜我再給你解藥吧".

慕容華一聽見林夢這個名字,神色突然變得很奇怪,自言自語道:"是啊,你姓姜",不過就一會就又恢複了,"想讓我救人就把我松開啊".

黑曜走上前,親手解開了慕容華身上的鐵鏈.慕容華晃晃悠悠的從地上爬起來,從容不迫的說:"天山雪蓮呢?".鍾梓蕭從身上掏出一玉盒,遞給慕容華.

慕容華打開盒子,確認了里面是天山雪蓮.不由得在心里暗罵,死玄機,你收的這是什麼徒弟啊,一個比一個壞心眼.要是玄機老人在這,他肯定會反駁,他們哪一個也沒你壞心眼多吧.

慕容華隨後收斂起吊兒郎當的性子,一臉嚴肅的指了指跪在一旁的太醫,"他們留下聽我使喚就行了,其他的人就都出去等著".月氏王看了他一眼,也沒說話,就只是起身往外走去.其他的人見狀,也跟隨在月氏王身後出去.

眾人在外殿看著太醫進進出出,又是拿藥又是送水,不由得在心里懸起了一塊大石."阿璃,這不會有問題吧"王後焦急的問道."沒事的,娘娘"其實姜墨璃心里也沒底,雖說自己留了一手,萬一他又臨時冒出壞主意,自己還真是拿他沒辦法.不過,能認識師傅,應該是好人吧.

姜墨璃看似鎮定的站在王後身邊安慰著她,約莫等了快一個時辰,在大家坐如針紮,憂心忡忡的時候,終于看見慕容華從里面出來.


"啟稟王上,幸不辱命,公主已經沒事了."除了鍾梓蕭,在場的其他人紛紛激動不已.月氏王聽到此消息,激動的站了起來,寬大的衣擺掃過桌沿,桌上的茶杯怦然倒地.月氏王也顧不上茶水浸濕了衣服,直接就往內殿走去.而月氏王後聽到這個消息,猛的一下站起來,一下子沒站穩,作勢就要往後倒.幸好姜墨璃眼疾手快,扶住了她.

"王後,你別心急.阿依娜現在已經沒事了,你自己也要當心啊","嗯,謝謝你,阿璃."月氏王後牽起姜墨璃的手,"我們進去看看娜娜吧,她看見你,一定會很高興的".

"好啊".姜墨璃聽見阿依娜沒事了,心里也是十分高興,也想迫不及待的見到她.而且,姜墨璃壓根就不信慕容華.自己沒替阿依娜把脈,始終不放心.

藍屏則是喜極而泣,謝謝菩薩保佑,公主終于沒事了.而黑曜面上雖然毫無變化,但是一直緊攥的拳頭終于松開了.他這時才察覺到,自己的手心早已經被汗水浸濕.

脈像已經開始逐漸平穩,看來是已經解毒了."我說小丫頭,你就這麼不信我",姜墨璃把阿依娜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面,抬頭說道:"王後娘娘,阿依娜確定沒事了.只是她現在身體虛弱,睡上一覺醒來就沒事了.剩下的半枚玉清丹等她醒來了再給她服下,有助于她盡快好起來".

"嗯,我會的,等娜娜醒來,我就把這玉清丹給她服下".月氏王後聽見姜墨璃這樣說,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氣.

"老頭,我就不信你又怎樣啊",姜墨璃一臉狡黠的說道:"王上,雖然慕容華下毒在先,但是也遭了那麼大的罪.現在也救了公主,不如留他在宮中,等阿依娜醒了再好好感謝她.畢竟,阿依娜可是有恩必報的啊".

"咳,好啊,就留他在宮里休息幾天吧,黑曜,你去安排吧",除了鍾梓蕭和慕容華,在場的其他人都知道阿依娜的脾氣,有恩必報,有仇也會必報.盡管心知肚明,也沒有誰說出來.況且他們都想給慕容華一個教訓,索性就讓阿依娜自己來動手更好.

而鍾梓蕭雖然知道,只要姜墨璃露出那種笑容就是想到什麼壞主意了,但他一向不喜歡管閑事,也就裝作不知道.

黑曜一臉平靜的道:"是,臣這就去安排".慕容華雖然下意識的覺得姜墨璃有些不安好心,但是也說不出那里奇怪.再加上他現在一用內力就渾身疼,所以他更加在意解藥,"我留在宮里沒問題,但是,死丫頭,你給我吃的是什麼?解藥呢?".

"解藥我沒有,需要現在配.但是我現在要守著阿依娜,沒時間,反正你也死不了,就再等等吧"姜墨璃一副我就不配藥的樣子站在床邊,將慕容華氣的火冒三丈.


"你……你……算你狠,這些天被折騰的都快斷氣了,我就先去洗澡,睡上一覺,醒來你要是不給我解藥,我毒也要毒死你",不能罵她,但是他能找別人出氣,"你是黑曜是吧,還在這楞著干嘛,快給我找地方休息啊,還少將軍,這麼笨".

黑曜給月氏王和王後行完禮,徑直就退了出去,一句話都懶的跟慕容華說,慕容華差點沒被刺激吐血.但是他不知道,這才是他噩夢的開始而已.

"你還不快點跟上黑曜",一聽見姜墨璃的聲音,慕容華更加氣人了,沒好氣的道:"老夫知道,不用你個死丫頭提醒".

"阿璃,,這回真是多虧了你,你們現在是住在哪里呢?要不就留在宮里玩幾天,我想娜娜看見你,也會很開心吧",姜墨璃下意識的看向鍾梓蕭,眼神中帶著祈求."嗯",鍾梓蕭從進來就是一直坐在椅子上,也不說話.本來他是拒絕留下的,在看見姜墨璃投來的目光後,不知怎麼就下意識的點點頭.

"娘娘,阿璃和三哥現在在城中的一家客棧落腳,再過些天就要離開.不過,阿璃還是想跟阿依娜多待幾天,那就厚著臉皮住下了,但是我三哥他……",王後摸了摸姜墨璃的小腦袋,"這有什麼,既然是你三哥,那就也在這住下.這是月氏,可沒有那麼多規矩,這夕顏宮這麼大,你們就安心住下吧.稍後就讓藍屏去安排吧".

"咳咳咳……"王後見狀,急忙走上前輕輕拍打著王上的後背,"王上,既然娜娜沒事了,那妾身陪你回去休息吧,這些天你也夠操勞的了,別累壞了身體".

"阿璃,娜娜這里就麻煩你照看一下了",姜墨璃點點頭,"娘娘放心去吧,我會照顧好阿依娜的".月氏王這些天大起大落,身體早已經受不住了,當即在王後的攙扶下離開了夕顏宮.

"那藍屏你先給我三哥安排住的地方,然後派人把我客棧的東西給取過來,我在這里守著阿依娜"."是,公子請隨我來"藍屏是絕對信任姜墨璃的,對于她的命令,也就不假思索的就去執行.鍾梓蕭這回沒有猶豫,跟著藍屏就離開了.

姜墨璃守著阿依娜大概到了入夜時分,她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睛."你怎麼在這",姜墨璃笑的很滲人的說道:"啊--我來接你一起下去啊","啊--"阿依娜被嚇得從床上蹦了起來,結果因為全身無力,直接就摔倒在床上.不過,這一下摔的,她的腦子反而是正常了.

"死丫頭,你活膩了啊,敢嚇我"."哈哈哈....."姜墨璃笑的都直不起身子,只能伏在床頭,"你是毒滲進腦子里去了吧,這都能嚇到".

"你--"阿依娜很想爬起來揍她一頓,但是自己現在動一下就渾身酸軟,痛的不行,說話也有氣無力."行了,別亂動",姜墨璃摁住她亂動的手,把她的手塞進被子里面,轉身倒了一杯茶過來,"把玉清丹吃了,你明天就會恢複的".

"我不要,這是姜伯母給你留下的",阿依娜是知道她手里的玉清丹是怎麼來的,賭氣似的就把頭偏到一邊.姜墨璃聽到阿依娜提及了娘親,臉色瞬間一凝,但是很快就又恢複了,一副無所謂的說道:"為了救你已經給你喂了半枚,現在只剩半枚了,你不吃我也就只能扔了,那也是浪費".


"你腦子壞了,拿這個來救我",阿依娜幾乎是用盡全身力氣吼出這句話的."張嘴",姜墨璃就那樣盯著阿依娜,一雙靈動的大眼平靜如水,看不出任何異樣.最終還是阿依娜敗下陣來,很沒出息的乖乖張開了嘴,任由姜墨璃把玉清丹喂給自己.

"對了,你知道是誰下的毒嗎?別被我抓到了,要不我能抽死他",阿依娜心里很清楚,只要她不說話,只是盯著自己的時候就是生氣了,只能老實的吞下玉清丹.但是轉念間就將下毒的人給恨上了."你老實休息吧,人,我給你留著呢,一切明天再說,我好累,先去睡了".

"喔,那你快去休息吧.....",話還沒說完,就已經睡死過去.姜墨璃替她蓋好被子,起身向外面走去.你腦子才壞了呢,我已經沒了娘親,可不想再沒了一個好姐姐,你個笨蛋,以後要保護好自己.

"三小姐",藍屏一臉期待的看著姜墨璃,剛才自己在這外面確實是聽到了公主的聲音,那代表公主應該就沒事了."她是醒了,看你這眼睛,幾天沒睡了吧,你也回去休息吧,讓別人守著就行"."嗯,奴婢先送三小姐回房,再進去看一眼公主就去休息".姜墨璃也就不再勸說,且由著她去.

"三小姐,到了,這是你的房間,三小姐兄長在清音居,兩位的包裹已經送了過來,就在房間里",藍屏倒是挺知我心的,特意選了一處有一簇竹林的地方,雖然這簇竹林小了一點,但是聊勝于無無.姜墨璃一跨進這里,映入眼前的就是自己最喜歡的青竹,不由得在心里暗歎藍屏的細心.

"嗯,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",姜墨璃打發藍屏離開後,還在房前的竹林出站了一會.待她推開房門,完全被驚呆了.這與我墨竹居的房間一模一樣啊,所有的擺設都沒有一點差別.房間一端的書架,桌案,椅子,硯台,毛筆.另一端被一座繡著青竹的屏風擋住,屏風後是床,床上是淡青色紗帳,打開窗,剛好對著那一簇青竹.

蠢豬,你這不是浪費嗎?又何必呢?還以為是藍屏,結果是你這個大笨蛋.心里不感動那肯定是假的.但是,阿依娜,你不知道,自從娘親離開,我就再也沒回過墨竹居.我怕自己又再次想起那天與娘親的最後一面.

姜墨璃走到窗前,盯著青竹的眼睛一動也不動.一滴淚水悄然從臉上滑落,掉在手上.不一會,淚水布滿了整張臉,眼淚還是不停的往外湧.

"阿璃,快,你往前快跑,去找你爹爹,記住,就算娘親不在你身邊了,你也一定要照顧好自己,娘親相信你一定可以的"自己就那樣跑啊跑,不停的摔倒在地上,不停的被石頭劃出一道道血痕.以為找到父親了,就能夠救娘親,救姐姐,救弟弟.結果,母親,你還是永遠離女兒而去了.

娘親,女兒的命是你換回來的,女兒一定會好好的替你活下去的.女兒現在很好,有父親,有外祖父,外祖母,舅舅,弟弟,還有三個好姐姐,師傅,師兄他們疼我,保護著我.女兒現在也會自己照顧自己了,你就放心吧.

我一定會快快長大,好有能力保護他們.只要我有一口氣在,我就再也不要讓自己自己在乎的人離自己而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