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秋水鎮(二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不出一會,就來到了讓秋水鎮方圓百里退避三舍的秋霜樓.秋霜樓一直做各種生意,只要有錢,殺人放火,什麼都行.但是最讓人害怕的還是沙狼衛,不知道具體多少人,一個個都是來無影,去無蹤.傳至冷秋霜,秋霜樓已經快兩百年的曆史了.

"小哥,你叫什麼名字,家住哪里啊,怎麼會跟我這個小妹走在一起啊",陰陽怪氣的語調讓鍾梓蕭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立馬離往後退又了一步,離她遠遠的,權當冷秋霜腦子不正常.

姜墨璃現在是徹底後悔了,看她看三哥的眼神就知道,這家伙是老毛病又犯了."春蟬,你先帶我三哥下去休息",姜墨璃賴在冷秋霜身上,死死摁住她,一邊示意一旁冷秋霜的大侍女把自家師兄帶走.

春蟬自小跟著冷秋霜,自然也知曉自家主子的德行.她仔細打量了一下跟著墨璃小姐來的這個人,心想,雖然這人年紀小,但是又正對小姐胃口.為了不然小姐再禍害人,還是先帶他離開吧.

鍾梓蕭則是一頭霧水,警惕的打量著四周,不肯離開.姜墨璃見狀,說道:"三哥,你跟她去吧,我等會一定跟你解釋清楚啊.放心,沒事的."鍾梓蕭停頓了一會,半信半疑的跟著春蟬離開.

"冷秋霜,我警告你啊,別給我亂來."姜墨璃看見鍾梓蕭漸漸走遠,說話也就沒了顧忌."呦,難不成那是你情郎啊,這麼緊張."冷秋霜一個媚眼飛過去.

姜墨璃一個白眼還給她,故作嫌棄的從冷秋霜身上下來,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"你能不這麼惡心嗎,我才多大,那是我師兄".

明明是大好年華的少女,偏要把聲音弄成成熟少婦,再配上詭異的面具,姜墨璃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再好也有點受不了.不過,姜墨璃也能理解.

十五歲就接手秋霜樓,在這個魚龍混雜的地方想立威,那就只能虛虛實實,不能讓人猜到自己的想法.這樣,也不失為一種方法,至少現在沒人知道她究竟多大年紀,武功究竟有多強.

"那好,不開完笑了,說真的,你不是拜師去了,怎麼在這,你不知道現在月氏長公主中毒昏迷,月氏上下動蕩,現在整個北漠都快被翻過來了,就只為找到毒醫慕容華,你確定要現在進沙漠,招惹上他們可不太好".

"額,那要是我就要去月氏呢",師傅那個老狐狸究竟想干嘛,時間算的這麼准,偏偏這個時候月氏公主出事,要是跟他沒點關系我還真不信.而且,這次還真要去看看了,阿依娜怎麼會出事呢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.

"我算是服了,哪里危險你往哪里去.算了,我也沒興趣知道你想干嘛,你自己小心些.我叫人去給你准備水跟駱駝,你就老實在這給我待三天,要不",冷秋霜故意停頓了一下,"你別怪我對你那位好三哥下手喔".

姜墨璃聽著冷秋霜陰陽怪氣的聲音,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扯了扯嘴角,"我知道了,沒什麼事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,你就不能正常一些嗎,我早飯都要被你給惡心出來了",說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了出去.

冷秋霜隨即翻了個白眼,心里暗罵道.這小白眼狼,這會溜的比兔子還快.嫌我惡心,哼,那我這幾天還真要惡心死你不可.再有下次敢嫌棄我,我就讓人把你給大卸八塊.

"呵呵",不過自己應該會不舍得下手吧.畢竟,少了那個活寶,好像自己也少了幾分樂趣.嗯,決定了,她再惹我,就打屁股好了.要是姜墨璃只到,估計又得哭了,怎麼自己總是交到損友啊,真是流年不利啊.

額,果然跟我想的一樣.姜墨璃剛走到房門口,就看見鍾梓蕭站在們外等自己.不由得有點哭笑不得,師兄還真是謹慎啊.

"進來吧"姜墨璃熟練的倒了杯茶放在鍾梓蕭面前."想問什麼就問吧,我知道三哥現在肯定很多疑問,正好阿璃也有問題想問三哥".

"你跟冷秋霜是什麼關系,她可信嗎?為什麼她來的那麼巧",姜墨璃心里盤算了一下,有些事情告訴師兄沒事,但是有些還是撒撒謊吧.

"秋霜姐姐啊,我跟她認識兩年了.當初我從家里溜出來,她遇到壞人,是我救了她.所以,她是絕對可信的.至于她為什麼來的那麼巧,是因為一進秋水鎮,我們就被沙狼衛盯上了,秋霜姐姐有沙狼衛報信,就知道是我來了啊.師兄清楚了吧,那就輪到我問".

姜墨璃說的也有些口渴,停了一下,自己倒了杯茶,繼續說道,"師傅這回讓我們去月氏究竟是去找誰,送的東西是什麼,他跟你究竟說了什麼.不許瞞我,更不許騙我".

"毒醫慕容華,送天山雪蓮.且在這個月中旬必須送到.讓我到秋水鎮才跟你說清楚,而且說在大漠只有你能確保我們安全",鍾梓蕭到現在為止都搞不清師傅為什麼會這樣吩咐,但姜墨璃算是明白了.

師傅你還真是老狐狸啊,就見過阿依娜一面,就知道她是誰了.拉上我,我跟阿依娜是有交情,但是她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呢,月氏除了她我誰也不認識,你就不怕你兩個徒弟回不來嗎.還有慕容華,就因為你,我姐妹受傷,我還得不遠千里來給你送藥,你給我等著.

這個月中旬,那就只有十天了.十天趕到月氏,我真想罵人了.不跟我說明白,是怕我不去吧.師傅,慕容華,你們倆給我等著.誒,就這樣,慕容華莫名其妙的就多了個大麻煩.

而此時,玄機山與大漠深處的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打了一個噴嚏.玄機山上,"算算時間,他們也到秋水鎮了吧,這怕是小七那丫頭在罵我吧".

而大漠深處,"這誰又在罵我啊,真是流年不利啊.死玄機老頭,你還要多久才來啊,這種東躲西藏的日子真不是人過的.你要再不來,我真撐不下去了".

"我明白了,那接下來三哥你必須聽我安排.先在這歇三天,三天後風季一過,我們就走.至于水跟駱駝,秋霜姐姐會幫我們辦好,你就不用擔心了."姜墨璃猶豫了一下,"你這幾天沒事就別出房門,三哥,這點你一定要切記,明白嗎?你房間就在隔壁,有什麼事就來找我".

還是先別跟師兄說了吧,免得師兄也被惡心到.況且就師兄那脾氣,真要是讓他知道冷秋霜想把他收為男寵,估計他能把秋霜樓給拆了.反正就住在我隔壁,那妖女還不至于這麼喪心病狂.

"嗯",鍾梓蕭知道姜墨璃肯定有事瞞著自己,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等她想說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,這個鍾梓蕭並不強求.

雖然自己第一次進沙漠,但是在書上也看到過有關的描述.不過,那些知識也不過是杯水車薪.既然自己不懂,也就只能靠她了,這也是師傅的意思吧.鍾梓蕭想通了這些,也就直接起身回自己房間了.

不過,這次也讓鍾梓蕭意識到自己能力還不夠強.在面對那幾個敗類的侮辱的時候,那種無力感,我再也不想有了.要是這回沒有冷秋霜,那丫頭的下場,簡直不敢想.要是她出事,自己也沒臉面活在這世上了.

鍾梓蕭握緊拳頭,心里暗自發誓道,我一定要努力變的更強.不僅是為了自己,更是為了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.鍾梓蕭一邊靜心打坐,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姜墨璃嬌俏的笑容,卻更加堅定了他修煉的心.

讓人鍾梓蕭想不到的是,經過這次的事,姜墨璃對鍾梓蕭的依賴又多了一重.而這後果就是,鍾梓蕭以往的清靜日子一去不複返了.

本來一開始姜墨璃只是試探性的跟他撒嬌耍賴,都不確定他會不會生氣.現在,姜墨璃確認了鍾梓蕭就是一嘴硬心軟的人,也就徹底沒了顧忌.

或許是因為一開始鍾梓蕭對她不屑一顧吧,姜墨璃在發現他並不像看起來那麼難以接近後,逐漸釋放了天性,也更加喜歡黏著他.不過,這一切都是後話了.

接下來的三天鍾梓蕭一心修煉,真就就沒出房門半步,而姜墨璃在繼折磨了客棧那群人,將他們廢去武功,讓人扔到沙漠自生自滅後,又將沙狼衛一群人也給折騰的快崩潰了.

沙狼衛他們都知道姜墨璃是樓主的妹妹,要是傷了她,估計樓主能把他們的皮都給剝了.可姜墨璃又硬逼著他們陪她對打,最後他們沒有辦法了,只能選擇不用全力跟她對打.

然而,不用全力的後果就是他們被打的鼻青臉腫.然後他們就變得更加縮手縮腳,只顧自衛,都不敢攻擊了.直到冷秋霜下令,要求沙狼衛用盡全力與姜墨璃對打,這才讓情形有所改變.

可最後姜墨璃身上傷痕累累,冷秋霜看他們的眼神就想是要把他們生吞活剝了一樣.眾人心里都開始直冒冷汗,這活真不是人做的.于是,外出執行任務由大家最討厭的事情變成了所有沙狼衛最開心的事情.

"誒呦,疼,你輕點行嗎",整整兩天,姜墨璃就是反反複複跟沙狼衛的人徒手對打,身上被摔的青一塊紫一塊,要不是被冷秋霜拉了回來,她還能繼續下去.

看見她身上的傷,冷秋霜心疼的要死.再看著這副無所謂的樣子,不由得怒氣攻心,破口怒罵道:"姜墨璃,你究竟想干嘛,從上回見你開始,你就跟不要命似的,沙狼衛個個是心狠手辣之輩,就你那點武功,還敢讓他們全力陪你練,很好玩啊,你是不要命了嗎?"說著還加重了給姜墨璃上藥的力道.

冷秋霜回想起自己初次見姜墨璃的情形.那時候,自己剛接手秋霜樓不久.雖然父親給自己留下不少親信,卻還是遭那人暗算,被封了穴道,扔進沙漠.就那樣一個人在沙漠里不知道走了多久,本來以為就快死了,結果遇上了她.

那時候的她,只有五歲,笑容是那樣的燦爛,眼角眉梢都充滿了幸福感.對于我這個來路不明的人,她也不問什麼就把我給帶回了黑石城.最後問她為什麼也不問我就把我帶回去,就不怕我是壞人嗎?她也能笑呵呵的說是靠直覺,因為自己看起來不像壞人,所以就救了我.

聽說了我的遭遇後二話不說就讓人護送我回到秋水鎮,要不是因為她,自己恐怕都回不來了.更不用說殺了那個負心漢,重新奪回秋霜樓.

"我現在太弱了,娘親去世之後,我明白了好多.也好後悔,如果自己當年沒有自己的拖累,娘親也不會.....,現在我只想抓緊時間增強自己的能力,沙狼衛下手還是有所保留,就這點傷,對我沒什麼影響.你放心好了,我是不會死的.我這條命是母親用自己換回來的,我會很珍惜的."

姜墨璃瞞著家人,瞞著師傅,瞞著所有人,卻唯獨不會瞞著冷秋霜.姜墨璃在心里想道,當初自己之所以會救她,也是因為能感覺到她和自己是一路人,都是同樣的倔強.這番話,除了她,自己也不會再跟別人說了吧.

"嗯,你也要小心",冷秋霜也不多說,她心里清楚,自從姜夫人去世,墨璃就已經性情大變.她將自己很好的偽裝了起來,變得更加堅強,更加隱忍.雖然自己也查到了一些,但是肯定還發生了其他的事情,被姜家給抹去了,這才讓她變成了這樣.

"姐姐,你就別生氣了,這樣會老的快的.這一別,恐怕除了我從月氏回來還能再見一面,以後見面的機會更少了,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啊",冷秋霜瞬間被她逗笑了,用手指戳了一下姜墨璃的額頭,"你個死丫頭,那你這次回黑石城嗎?".

"不了,我不想他們擔心我",姜墨璃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將頭埋入冷秋霜懷中,強忍著眼淚道:"姐姐,秋水鎮危險萬分,秋霜樓又是樹大招風,你一定要小心.墨璃日後如果有時間,一定會回來看你的".

"好,你記住,無論以後發生什麼事情,只要你給姐姐來信,姐姐一定會拼盡全力幫你",同是天涯淪落人,墨璃,當初你救我一命,我就已經把你當成我親妹妹了,姐姐一定會保護好你."嗯,墨璃會的".

自從母親去世,父親精神不振,外祖父,外祖母,舅舅傷心欲絕,姐姐還要照顧弟弟,自己從來不敢在他們面前流露出任何情緒.每次只要想哭就練武,直到力竭為止.

可是,今日在冷秋霜這個姐姐面前,聽見她一句句話都是關心自己,姜墨璃是憋不住了,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湧.自從母親去世,就在也沒有人這樣讓自己安心過了.

回想起與冷秋霜過往的點點滴滴,與她雖然不是親生姐妹,卻更似親生.自己已經太久沒體驗過哭的感覺了,索性今日就放縱一回吧,姜墨璃在心中對自己說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