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前塵往事(二)


"走,去會會我這個便宜娘"姜墨璃沒帶好氣的走進墨竹居,一進去就看見現如今的姜家二夫人方敏坐在椅子上,一旁站著她奶娘.兩人雖然盡量收斂了,但還是能看出兩人貪婪的目光.其實方敏娘家家境也不錯,但是嫁過來這些年,處境不是一般的艱難,再加上她喜歡斤斤計較,也就更加顯得她的小家子氣.

也是,墨竹居雖然每年姜墨璃和她親姐,姜家大小姐姜墨璿每年只住了一段時間就會空置起來,但是姜墨璃為了氣人,布置的就有些誇張.尤其是在姜老元帥主張節約的情況下,使的姜府眾人都不能不跟著受罪.

偏偏姜墨璃就喜歡反其道而行之,墨竹居盡是她尋來的奇珍異寶,就那樣擺著.反正有她爹護著,姜老元帥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就默許了,姜家上下也沒人敢說閑話.也從不收起來,反正也不怕偷,每次回來第一件事,姜墨璃就是檢查墨竹居,要是少了什麼,那姜家鐵定會被翻過來.

一邊是受盡寵愛的三小姐,一邊是地位尷尬,連將軍都不認的夫人,可想而知,在姜家,方敏日子有多難過.再加上姜墨璃姐妹的默許,不少下人從未將她看在眼里過.

"哼,你們都是廢物嗎,什麼貓貓狗狗都敢放進來,當我這墨竹居是菜市場嗎?"門外的下人連忙跪下,道:"小姐恕罪,是夫人硬要進來,小的攔不住""夫人,你給我說清楚了,她,算哪門子的夫人"

姜墨璃屁股還沒坐熱,一聽見這話,直接一腳踹了過去,另一人見狀,也急忙跪下,道:"請小姐饒命,這小子新來的,不懂事,是這賤人硬要進來,小的們攔不住"

"墨璃,我好歹是你母親,你別欺人太甚""啪"姜墨璃一巴掌就招呼了過去,眼神瞬間變得狠唳起來"叫你賤人已經是給你面子了,別給我不知好歹,要是再有下回,你給我看著辦"

方敏也沒想到姜墨璃敢動手,一下子就蒙了.本來

"怎麼,想為你主子出頭,她方敏我尚且不怕,你,算個什麼東西"姜墨璃也懶得與她們倆人咯嗦"方敏,老老實實回去帶你兒子去,有些事你最好別摻和進來,否則,惹毛了我,就算是冒著惹火祖父的代價,我也要先送你兒子去見我娘,讓他,代替你去向我娘贖罪,滾,再不出去我就讓人把你給扔出去"

方敏主仆從來沒見姜墨璃發過這麼大的火,被嚇的也有些手足無措,最後直接被下人給趕了出來."夫人,她太過分了,我們去找老夫人,讓她給我們主持公道"

方敏本就算外強中干,對著姜墨璃不敢發火,可對著別人就,盡管還是她奶娘來的,"蠢貨,你忘了老夫人讓我來干嘛的嗎,等會見了老夫人不許提剛才的事,就說沒問到,被趕出來就行了,"方敏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麼,停頓了一下,雙手緊緊握住,"主持公道,這姜家,是老太爺說了算的,有哪一回,老夫人是真的動得了她啊"


姜墨璃聽清言說到此處,"哼"冷笑一聲,方敏,你還真是能忍啊,你不甘心,又能怎樣,當初你間接害死我娘,我沒法動你,現如今,你最好老實點,否則,我絕不放過你.清言見此,直接推出房門,吩咐眾人,不得打擾.

當年,還是太子的鍾文,與父親外出游曆,于北漠附近,結識了同樣在外游曆的北漠城主的女兒,也就是母親.三人結伴,游遍了晉國,外祖母是江南人,母親也是像極了她,面容清秀,正是大好年華.游玩途中,兩人同時愛上了母親,但是她最後還是選擇了父親.

鍾文選擇了成全,獨自一人離開.卻在途中受傷,結識了姑姑.在姑姑的細心照料下,鍾文康複.在此期間,兩人互生情愫.一回晉國都城上陽,鍾文便想求當時的晉皇賜婚.

卻發現,自己再次愛上的人是姜家人.姜家祖訓,姜家女子不得嫁入皇家.可是在祖母的苦苦哀求和姑姑以死相逼下,祖父同意了,代價卻是父親放棄兵權,否則不能娶母親.當時姜家眾人都勸父親與母親分開,父親卻毅然放棄兵權,與母親在北漠成親.

十年後,本來已經在北漠常住的我們被接回了上陽.原來是晉魏交戰,大伯領兵,卻不幸受傷.父親只能臨危受命,離我們三人而去.然而,父親不知道的是,那時,母親已經有三個月的身孕.

父親走後四個月的時候,一群人趁夜偷襲,抓了我和姐姐還有母親.在離晉魏交戰處不遠的地方,又有一群人過來攻擊綁我們的人.我趁亂逃了出來,拼盡全力找到了晉國軍營.

父親知曉後,廣派人手尋找母親.半個月後,在一戶民居只找到姐姐,還有我那不足月的弟弟.原來,姐姐與母親也逃出來了.被獵戶所救後,曾拜托那人前來報信.卻因為遇見的是方敏,她將消息直接隱瞞.母親最終撐不下去,難產而亡.

在那之後,母親尸骨未寒.我那好祖母只因不喜母親,便逼著父親娶方敏.那時姐姐與弟弟早就被送回北漠,祖母便以我威脅父親.父親那時情緒低落,加之為救我性命,便讓方敏鑽了空子.待祖父知曉,已成定局.而父親在救得我後,直接回了北漠,從那以後,父親從未回過上陽.

這些我也只是聽師傅提起過,這其中的是是非非,疑點重重,我一定要弄清楚,當年害我母親的人,我也定當讓他們血債血償.為什麼我們被抓走那麼久,父親一點消息也沒收到.這其中,究竟是怎麼一回事.那個時候還是年紀太小,許多事情自己都不清楚.只記得小時候父親陪著自己那段幸福的時光,突然,父親就離開了,再然後,就如同師傅說的那樣.

但是這往後的日子我還是少出門吧,想必,明天一大早,鍾文那個腦子抽風的人說的話就會傳的人盡皆知了,到時候肯定麻煩一大堆.還有三哥,也得想辦法躲著他."啊"姜墨璃搖搖腦袋,不想了,睡覺.

而此時,已經恢複的鍾梓蕭聽見屬下的報告,卻是煩的睡不著.父皇一向不喜皇子和他接觸軍權,可是父皇這話,究竟想干什麼.自己想不通的鍾梓蕭剛想起身去找白少凡商量,結果直接就被剛剛趕回來的莫言攔住.


"主子,你就別折騰了吧,你要是再出事,姜小姐會把我們弄死的,你就先休息,反正這事也不急在一時."鍾梓蕭無奈,只能作罷.那丫頭,誒,還是別給莫言他們找麻煩了.莫言這時候要是能聽見自家主子心里在想什麼,一定會吐血.姜小姐之所以敢折騰我們,不還是你慣的嗎.

"墨璃,起來了,你怎麼還在睡啊"姜墨璃此刻真的很想殺了姜萱這死丫頭.昨晚想了那麼久,本來就很晚睡,加上前幾天都沒睡什麼.本來想多睡會,結果又被姜萱這死丫頭給吵醒了.

姜墨璃一睜開眼睛,就看見身著鵝黃色長裙的姜萱在眼前晃蕩,只見她頭上梳了一個墮馬髻,用白玉釵挽住那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.櫻桃小嘴微微輕啟,一雙柳葉眉更添風情.一雙靈動的眼睛又給她增添了幾分淘氣,看起來就像十三四歲一樣.

反正姜墨璃早已經習慣了,雖然姜萱要大她一歲,但是她從來就沒有的姐姐樣子.小時候是這樣,現在大了也一樣.就比如現在,姜墨璃一個眼神襒過去,姜萱瞬間就焉了.

"姜萱,你到底要干嘛,要是沒什麼重要的事,這麼早就吵醒我,我會殺了你的"姜墨璃沒帶好氣的從床上爬起來,睡眼朦朧地看著姜萱.姜萱不由得在心里暗歎,不妙."額,我以為你醒了,想找你陪我去逛街"

"呼,呼,呼....."姜墨璃只能靠不停的深呼吸來控制自己的情緒,"你給我滾,祖父不准我出門,要逛街自己去.""那好吧,我不吵你了"姜萱神經再大條,這個時候也知道姜墨璃生氣了,急忙就溜了出去.

被姜萱一鬧,姜墨璃啥睡意都沒了.起床用完飯,姜墨璃想了想,算算時間,也差不多可以給伯父去施針了,找伯父去.順帶套套伯父的話,伯父應該是知道一些的.

姜墨璃輕車熟路來到姜洪一家住的鴻文堂,也沒通報,直接就往書房走去,反正下人都已經習慣了.三小姐是最不能招惹的,誰要是惹了她,那就是自己倒黴了.

"伯父,你果然在,嘻嘻"姜洪轉過頭去,就看見自家二弟的寶貝女兒在門外探著個小腦袋,"進來吧"姜洪放下書,活動活動自己就快僵硬的脖子.

姜洪跟姜磊不僅相貌相似,就連性格也一模一樣.總是說一不二,遇到困難也是毫不氣餒.姜洪當年被診斷成了殘疾,但他也只是頹廢了一斷時間,現在完全看不出這是一個雙腿殘疾的人應有的氣色.

只見她面冠如玉,五官俊美,黑發如墨,用玉冠束于頭頂.膚色白皙,在一襲黑衣的襯托下顯得臉色愈發紅潤.姜墨璃自認見過不少俊男美女,但是每次看見自家大伯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臉紅.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嘀咕道,這大伯以前估計也有不少仰慕者吧.

"伯父,你腿還好吧,最近有感覺嗎"要是一年前誰對姜洪說自己腿能好,他肯定不信.可是自從去年自己侄女硬是要替自己治腿,本來只是抱著想讓她試試的心,結果還真有用,最近腿都有感覺了.


"能感覺到痛了,還要繼續紮針嗎""嗯,要啊,紮滿兩年才行,伯父,我推你去密室吧"也不等姜洪回答,姜墨璃輕車熟路的打開了密室.

"伯父,都這麼久了,我都不知道你腿是誰傷的誒,你以前武功那麼高,能傷的了你的人應該很少吧"姜墨璃一邊替姜洪檢查,一邊問道."小丫頭,你是想查你娘的事吧"姜墨璃瞬間苦笑道:"怎麼會,伯父你怎麼想到這上面來呢".不愧是老狐狸來的,誒,在這家里,也就他最陰了,失策啊.

"丫頭,你說不是就不是吧.當年,你不過四歲,就已經是個人精了.知道危險,就死死抱住一個晉軍,怎麼都不撒手,這才讓他將你帶回營.你醫直瞪著眼睛,小小的一個,也不哭.一直到了你父親面前,終于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.一邊哭還一邊把話說清楚了,一直在強調去救姐姐,救母親,救弟弟.那時,也是我第一次見你,不得不歎一句聰明.當時我就在想,你母親得是怎樣一個人啊,能將你教的這般好.可是,找到你母親的那一刻,你沒哭過,卻讓人莫名心疼.丫頭,慧極必傷.當初之事確實疑點重重,可這些有你爹,你著實不該管"

"伯父,我知道,你是為我好,可是,我這性子,像我外祖父."姜墨璃面不改色的施下第一針."當年之事,我一定要弄明白"

"誒,丫頭,罷了,當年的事,其實我也幫不了你,第一次見你,我雙腿已經廢了.那天,外出巡邏的頭領回來報告.一個小丫頭緊緊抱住他胳膊,誰也掰不下來.問你話也不說,就在所有人以為你是個小啞巴的時候,二弟過來了.你突然沖了過去,一下子就哭了,喊著,爹爹,爹爹,去救母親,去救姐姐,去救弟弟.再後面,就是弟妹喪禮,你小小的一個,不說話,也不哭.當年我受傷在前,所以,有些事就算奇怪,我也沒這能力再去想了."

"嘶"在拔出最後一針的時候,姜洪終于感覺到了一陣劇痛,"丫頭,你這性子和二弟一模一樣,我也不勸了,你自己小心,也放心,我不會跟爹說的."

"那就謝謝伯父了"姜墨璃收好銀針,將人推出密道.隨機打量著書房,"伯父,能借幾本書給我看看嗎?祖父讓我最近別出門,我好無聊啊,借我幾本書打發時間唄"

"自己拿,誰讓你昨天惹禍惹到宮里去了."姜墨璃迅速拿了幾本軍書,還不等姜洪說話就跑了,還一邊說道:"伯父,我突然想起墨竹居還有事,先走了啊"

姜洪笑著搖搖頭,這丫頭可前萬別再跟皇室子弟有什麼感情糾葛啊.太子還是她師兄,不會他們倆,姜洪連忙搖搖頭,不會的,墨璃心里清楚,應該不會明知故犯,跟他有什麼的.老天保佑,可千萬別讓姜家再度陷入險境了.

伯父也太黑了,再待下去,恐怕我跟他的事,也得被套出來.姜墨璃想著往事,腳步也慢了下來.但是,我跟他,終究是沒有可能的吧.本來就煩,現在又想起這個,心里更煩躁了.

姜墨璃一進去自己的小書房,就看見清言在那坐著,手邊放著一截小小的青竹."你去回他,我不去了"清言聽了,啥也不說就出去了.姜墨璃心想,清言就這點最合我心,做什麼都不問,只聽命令,估計他要被氣死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