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前塵往事(一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把莫文嚇出去後,姜墨璃見皇上面色愈發凝重,心知這是不信任她.無奈只能拿過于柏的銀針,在太子身上只紮了幾針,稍等片刻,將針一拔,太子突然就睜開了眼睛."別說話,不許動,噬心蠱還沒解,我只是怕在不給你弄醒,等會就的進天牢了".

多年的默契讓鍾梓蕭瞬間明白了姜墨璃的意思.他也不動,就只是看著姜墨璃.小丫頭大了,也比以前跟加漂亮了.

"怎麼,蕭兒醒了嗎"皇上本來還在憂心,見人醒過來,急忙走到床前.見皇上上前,皇後和貴妃還有姜老夫人紛紛也走上前.姜墨璃只得勸道:"皇上別心急,太子現在已經有意識,但體內蠱毒未除,現在還不能亂動,還請皇上和兩位娘娘先回避,以免等會引蠱蟲出來發生意外"

"那好,我們都先出去"都這個時候了,皇上也相信姜墨璃有這本事就人,也就痛快的答應出去了.皇後雖然不甘心,但是也沒辦法了,只能認命出去.貴妃則是無話可說,對上姜墨璃也只有羞愧.至于姜老夫人,就算她想不通,姜墨璃這時候也沒法搭理她.

待蠱母過來,姜墨璃把白少凡和于柏也給趕了出去."好了,我動手了,你一定要把噬心蠱捉住"姜墨璃徑直用刀劃開自己的手,轉頭對著鍾梓蕭說道:"把嘴張開"鍾梓蕭配合張開了嘴,姜墨璃把傷口置于他嘴邊.鍾梓蕭即刻便感應到了那東西在自己身體里動,頓時就像剝皮抽筋一般.

"咳"就在一瞬間,一只血紅的蟲子從鍾梓蕭嘴里飛出來.姜墨璃手一轉,身子輕輕一躍,將蟲子從床上引到了地上.然後蠱母立刻就用一個罐子罩住,立刻就捉住了.

"阿璃,你沒事吧".多日被蠱蟲折騰,鍾梓蕭的嗓子又嘶又痛,說出來的話就連音調都變了."我沒事"姜墨璃連忙按住他掙紮著要起來的身子,"你給我躺著,不許動"鍾梓蕭只能老實的回床上躺著."那你先把手包紮一下""我知道"姜墨璃給了鍾梓蕭一個白眼,轉身拿過醫療箱內的紗布就開始包紮.(說明一下,所有的療傷的東西殿內都有,大概是那群太醫的吧)鍾梓蕭待姜墨璃包紮好傷口,就拉著她的手不放.姜墨璃擔心他身體,也就只能讓任他去.

"額,主子,現在可以出去了吧"蠱母著個名號雖然奇葩,但是人卻是個妖豔美人,"我可不想再看你兩個打情罵俏了."姜墨璃聽她這般調笑,不由得怒罵道:"滾".蠱母意味深長地對著鍾梓蕭一笑,便轉身向外走去.

"放開啊"姜墨璃面帶害羞地掙開被鍾梓蕭緊握的雙手,起身站到一旁.鍾梓蕭嘴角微微上揚,無奈的看了姜墨璃一眼,瞬間就又變得面無表情.

皇上率先走了進來,後面跟著皇後和李貴妃還有太醫,白少凡,于柏也全進來了."蕭兒,你,你沒事就好"眼見著自己兒子終于沒事了,就算是身為九五之尊,也不免激動.

看著鍾梓蕭掙紮著從床上起來,李貴妃急忙示意丫鬟去扶,結果丫鬟卻被鍾梓蕭給嚇退."兒臣不孝,此次讓父皇母後受驚擔憂,請父皇降罪""快起來,你才醒,要是又出事了,那就真的是不孝了."鍾梓蕭也不敢讓自己父皇來扶,就借著力就起來了,然後就被硬塞回床上去了.

"蕭兒,你終于醒了,你不知道,這些天我.......""母妃,我才醒,頭痛,能別說了嗎"鍾梓蕭要是在平時倒是還能聽她說一會,可現在實在是沒這精力.

李貴妃一聽,立馬對著姜墨璃說道:"頭痛,那是不是你醫術不行,留下了什麼後遺症""母妃,阿璃是我師妹,要不是看在同門的份上,她今日也不會過來,你要麼別說話,要麼就出去"鍾梓蕭實在是生氣了,說誰都可以,唯獨阿璃,誰也不許.李貴妃無奈,只能閉口不言.

但是李貴妃的小兒子就不樂意了,"三哥,你怎麼能這樣對母妃啊,你不知道....."鍾梓蕭一個眼神過去,嚇得他頓時也沒話說."四哥,三哥剛醒,你和貴妃就別吵著他了"六皇子見縫插針,"還好這回有姜三小姐,要不三哥可就危險了"

當今皇上有七子,老大外派去了姑墨,老二長時間待在北漠.太子行三,與老四同為李貴妃所生.老五是皇後親子,被派去了江南.老六無事,老七年幼,就沒有過來.現如今前五位皇子皆封王爺,各自出宮立府.老四封淮王,被貴妃養的有些盛氣凌人,但就怕自家三哥.

"對啊,墨璃你瞞的可真深啊,姑姑都不知道原來墨璃醫術這般高"皇後看似欣喜的說道.你妹啊,姜墨璃忍不住在心里爆你句粗口."臣女拜玄機老人為師姑姑也是知道的啊,至于醫術嗎,那也是師傅教得好啊".

"哈哈,皇後,你這侄女不錯.丫頭想要什麼賞賜啊,盡管說"皇後的心思皇上還是知道的,原來是不想管,可皇後真的過了,這還是她親侄女."阿璃,既然父皇都說了,那你就好好想想想要什麼吧,父皇可是難得大方一回啊"

"嗯,那皇上可不可以答應臣女一個請求啊,臣女想進宮內藏書閣,只看書,絕對不會外泄,可以嗎?"姜墨璃故意思考了一會,給出了答案.卻讓皇上有點驚訝"你確定,就這個,你可是想清楚了"."嗯嗯,就這個"姜墨璃非常干脆的答道."父皇,你干脆就給她個令牌,讓她自己能進出就可以了,這丫頭就一書呆子""那好吧,朕就賜你令牌,准你隨意進出藏書閣"

皇上今天心情大好,以至于都沒聽出來自己兒子語氣中的不對勁,可是其他人卻注意到了.太子性情孤僻,從來沒給過任何人好臉色看,平時總是一副雷打不動的表情,哪里會有這麼溫柔的語氣.

"喂,皇上都給了賞賜,你呢,好歹救你一命嘞"眾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,這也太大膽了吧.偏偏太子也沒發火,反而平靜地說道:"要干嘛就自己去找莫言,隨你怎麼折騰,一切有我,你自己懂的".

"那就謝謝三哥咯"姜墨璃一臉得逞地說道:"對了,忘記跟你說了,你一個月內禁酒,禁葷,要不然胃會爛掉的,要多休息,少操點心.記住了,不然,我就找莫言他們幾個去聊聊"鍾梓蕭一聽,瞬間明白過來,不好,這小人精.

皇上一聽這話,雖然奇怪兩人說話的語氣,但是也只當是師兄妹之間的相處,並未多想.直接就下了命令,讓所有人都離開,不得打擾太子休息.

"老白""明白"倆人不愧是多年的兄弟,相互對視,一眼便知道對方的意思.姜墨璃一看這架勢,便明白了這倆是想瞞著自己了,遂打定主意,先回家再說.

雖然太子已經醒來,但是也不好打擾他休息,姜家眾人只能打道回府.遂向皇上道:"既然太子已醒,那臣婦便先行告退""嗯,勞老夫人走這一遭,實在是過意不去,來人,送老夫人出去.不過,姜三小姐留步,朕還有事想問,稍後朕定當派人將三小姐安全送回"姜老夫人只得道:"是"

白少凡見狀,本來還想跟她說些事情,也只能作罷,與于柏先行離開.既然皇上都離開了,其他人也只能各自回宮.只是,這太子醒了,恐怕有很多人要夜不能眠了.

姜墨璃只能在眾人狐疑的目光中跟著皇上離開,一路從東宮走到了乾元殿."你不用害怕,朕叫你來,主要是想問問你父親的事"皇上看見姜墨璃一直低著頭,還以為她是害怕."是,不知皇上想知道什麼,臣女必定知無不言"

"嗯,你父親在北漠過的可好,可有提過回來"姜墨璃不由得暗中腹誹,當初是誰啊,硬把我爹逼走,喔,現在你怕皇子爭權了,就想我爹回來坐鎮了啊.是的,姜磊遠走北漠,也有皇上的原因.不過你放心,你太子立的好,要不是這回情況特殊,沒人能坑了他.

"這,臣女實在是不知道啊,父親從未在臣女面前提過此事"

"那你說要是朕為你賜婚,他應該就會回來了吧"皇上見姜墨璃推脫,不由得心生一計"朕看老五就不錯,想必皇後也會很樂意的"

姜墨璃心一橫,道"請皇上收回成命,父親確實是說過不想再離開北漠,因為那里是母親家鄉,他只想在那里陪伴母親.臣女只想在父親膝下盡孝,注定最後的歸宿在北漠,請皇上成全"

一聽到姜墨璃提到自己母親,皇上的臉色立馬沉重起來,停頓了片刻"罷了,李全,你親自送三小姐回去."皇上喚來自己的心腹李全,轉而又對姜墨璃說:"你現在年齡還小,不急,可以回去好好想想,你姐已經嫁人,那你就注定只能姓鍾,去吧"

姜墨璃不知道該怎麼說了,在心里徹底翻了個白眼,要不是顧忌著,真想破口大罵,你他媽誰啊,我的人生憑什麼你做主.但是最終也只能忍,面無表情的跟著李全出宮,上馬車.

李全,五十多歲的人了,從小就跟著皇上,是宮里的太監總管,在宮里活了大半輩子,見過各種人各種事,卻不由得高看這個姜三小姐一眼,從出乾元殿就一直是一個表情,完全看不出喜怒,可是有時候又像個完全不經世事的小姑娘,讓人捉摸不透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女以後定會有一番大造化.

"老奴在此先恭喜三小姐了"姜墨璃禮貌性地一笑,順帶掏出身上僅有的玉鐲,"借大人吉言,今日天色已晚,這就當小女子請大人喝茶了",這人尖嘴猴腮的,看起來精明的很.又是禦前的人,打點一下也是好的.姜墨璃在心里暗自慶幸道,幸虧早上踹了一個鐲子在身上,要不還以為自己不懂規矩呢.

李全顯然是見慣了的,也就不再推脫,借機就收下了,"那老奴就不客氣了,謝小姐賞,姜府到了,請小姐下車"

姜墨璃一下馬車,差點沒再次被嚇著,自家祖父等著呢."李大人,真是麻煩你了,這大晚上的還要送這丫頭回來,不如進來喝杯茶再走"李全連忙推辭道:"姜老大人真是太客氣了,三小姐送到了,老奴還得回去複命,就不耽誤了,下回一定要好好嘗嘗老大人的茶."

姜墨璃只能老老實實地看著兩老狐狸在那里打機鋒,最後以自家祖父塞了一袋銀子給李全喝茶結束.等馬車一離開,本來姜墨璃是想溜的,"你想往哪走呢,嗯"結果自家祖父正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,"要麼去見你祖母,要麼跟我去書房".

"去書房",姜墨璃只能一臉苦笑地跟著自家祖父去書房接受審問.要是落自家祖母手里,那就別想清靜了.雖然祖父上了年紀,白發蒼蒼的,但是只要往哪里一坐,繃起臉,那氣勢還是很嚇人的.但是比起自家祖母,那還是去書房聽訓吧.姜墨璃這樣想著,遂嬉皮賴臉地跟著祖父走了.

"孫女這回提前回來的確是收到了白少凡的密信趕回來的,孫女七歲就拜玄機老人為師,白少凡是大師兄,太子是三師兄,我不能不能不回來啊"一進書房,姜墨璃便先聲奪人,老老實實交代了所有的事,"還有,爺爺你得救我,皇上跟我說我只能姓鍾,還說我現在年紀小,讓我好好想想."

"什麼",本來也沒什麼大事,但是聽自家孫女這樣說,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.鍾文啊鍾文,你究竟想干什麼."你最近就待在家里,哪里也不許去,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你奶奶會不會來找你的麻煩"

"喔"姜墨璃只能不情願的說道:"那爺爺,我就先回去了"可見被刺激的狠了,姜老元帥只是擺擺手,示意姜墨璃先出去.

姜墨璃不知道的是,自她出了書房,姜老元帥越想越心酸,看著書房內姜家第一任祖先的畫像,內心是不停的在自責.老祖宗,是老夫的錯啊,老夫不該心軟,破了您立下的規矩,要不然,也不會害了洪兒跟磊兒啊,洪兒一支已經沒了指望,磊兒家倒是出了個不錯的苗子,可惜是女兒家,現如今又.難不成姜家到我手里就要亡了嗎?

姜墨璃從自家爺爺書房出來後,一身輕松的往自己的墨竹居走去.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讓自家爺爺知道就行了,剩下的,可不歸她操心了.但是,剛到門口,就看見了清言在外等待,瞬間就沒了好心情.我這個好祖母啊,自己不能來,倒還派了個走狗來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