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終再見


中原地區,漢人三分天下已有百年.雖天下三分,晉居中,魏,楚呈合圍之勢將晉包圍其中,但晉國國勢強盛,遠超魏,楚.晉,魏,楚三國明爭暗斗,百年來從未停止.

但晉國總是能全身而退,這不僅僅是因為晉國兵力強大,跟晉國皇帝也有很大的關系,晉國皇帝知人善用,晉國兵力世代掌握在姜家手中,但是從來沒有哪一任皇帝會懷疑姜家,總是會信任姜家,而姜家也從未有過造反的心.

並且,每一任晉國皇帝立太子後從來不會更改,太子都由晉國世代相傳的方法選出,一定下,就誰也不能改,以此減少皇位爭奪.至此,晉國史上只有一屆晉皇所立太子去世,後造成動亂.也是從那以後,太子人選都是定下了就要經受非人訓練,以保證不會被害.

但是,從昨日起,現任晉國皇帝鍾文頭痛不已.太子鍾梓蕭遭人偷襲,至今昏迷不醒.眼見著太子氣息逐漸衰弱,就連太醫也束手無策,不由得怒火中燒"你們這群庸醫,若救不了蕭兒,就等著被誅九族吧."

皇帝思及祖訓,俞發生氣,太子絕對不能出事.不然,若是再次上演奪位之爭,朕如何去面對祖先.由此,皇上面色越發難看.皇上雖然現如今已經四十有六,但是自己保養的還不錯,平日里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好幾的樣子.雙目炯炯有神,可以看的出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劍眉星目的美男子.但因這事,看起來足足老了好多.

眾太醫不由得直冒冷汗,思慮再三,太醫院院首戰戰兢兢上前回稟道:"啟稟皇上,太子身中劇毒,微臣實在是學藝不精,無法接此毒,還請皇上饒命"."皇上,太醫已經盡力,蕭兒身中劇毒,依臣妾看,咳,咳,咳,恐怕也只有鬼醫能救他性命."

皇後姜云,姜老元帥獨女,兄長乃執掌三軍的姜元帥,出身顯赫.當年也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,長相溫婉,只可惜體弱多病,多年來被病痛折磨的猶如枯萎的花朵,毫無生氣.且膝下一子不成氣候,在宮中受太子生母李貴妃轄治多年,就只是說這一句話,也早已經上氣不接下氣.

皇上見此,急忙安撫道:"你先坐下休息會吧,這兩天你也辛苦了."李貴妃是當朝丞相獨女,長相就跟她的脾氣一樣,囂張不已.不同于皇後,李貴妃就像是盛開的鮮花,嬌豔,光彩奪目.自從她大兒子鍾梓蕭被立為太子,她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登上後位.

因此,她看皇後一向是極度厭煩,"姐姐話說的輕巧,這鬼醫行蹤不定,姐姐這些年也費了不力里去找吧,都沒一點消息,這太子都這樣了,哪里還有時間去找鬼醫......"看著皇帝意味深長的看著自己,李貴妃的氣勢瞬間變弱了,只得將話咽回去.

皇後見狀,緩緩握住皇帝的手,溫婉的說道:"妹妹也是心急,皇上別再動怒了,當心身體."轉而又說道:"現在太醫都束手無策,恐怕也只有鬼醫有辦法救蕭兒,不如讓皇上去找,太子吉人自有天相,相信一定可以找到的,妹妹別擔心."說完嘴角還掛著淺淺的笑容,不仔細看壓更就發現不了.

"你........"李貴妃無奈偏過頭不去看皇後,看著床榻上的兒子,她突然發現,沒有他,自己什麼都不是,這兩日後宮中的變化足以說明一切.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祈禱,菩薩,你一定要保佑他平安無事啊.

"啟稟皇上,白大人,于大人求見."小太監的聲音打斷了李貴妃的瞎想,同時也阻止了正在下令的皇上.李貴妃瞬間反應過來,"快,快讓他們進來啊,皇上,他們一定有辦法救太子."

"宣"皇帝的聲音變得莫名緊張.但是誰也沒瞧見皇後那一抹一閃而逝的不甘心的神色.

"拜見......""快起來."皇上也顧不上禮不禮了,"你們過來看看,蕭兒這是怎麼了,你們可有辦法."(白大人叫白少凡,于大人叫于柏,兩人是男主結拜大哥跟二哥,都與女主有點關系,後面會介紹清楚)兩人也是經常出沒于後宮的,見狀都不矯情了.

兩人先後上前把脈,互相看著對方"她".多年的默契,已經讓兩人不需多言了."老二,你想辦法先保住老三,我去找她."于柏猶豫了一下:"但是,她會來嗎?""會的"

白少凡繼而向皇上道"啟稟皇上,微臣也沒能力救太子,但是可以去找微臣故交,只有她能救太子性命.""白大人,你能有把握嗎?你說的人是誰啊,這要是他也救不了,不能就干等著啊"皇後聽見說有人能救,瞬間就著急了,這次布局,就只為他死.不,不會的,我不會輸的.

"姐姐這是何意,白大人乃太子師兄,見多識廣,怎麼就不能認識一些能人異士,難不成姐姐是存心不想太子好嗎."李貴妃聽有人能救太子,懸著的心放下了不少"皇上,就讓白大人去吧,別耽誤時間了"


"少凡,你真的有把握嗎?太子如今情況危急,可是經不起折騰了,于柏醫術了得都沒辦法,你說的那個人難道比他醫術還高嗎?"雖然現在已經火燒眉毛了,但是多年的習慣讓皇上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,可是一說話,語氣全然不同,完全是擔心啊

"請皇上,皇後娘娘,貴妃娘娘放心,只要那人肯來,就一定就救得了,現在請皇上和娘娘去殿外等待,容微臣為太子施針,要不然太子撐不了那麼久,找人之事,大哥定能辦妥.那人沒來之前,微臣定當盡力為太子續命."皇上見此,只能退居殿外,讓白少凡趕緊出宮找人.不一會,殿內只剩昏迷的太子和于柏.

本來皇上想等著于柏出來,誰想皇後突然昏迷,皇上也就顧不上這邊,只得先送皇後回宮.因此,待于柏出來,就只剩貴妃和太醫在外等待.

"于大人,太子怎樣了."一見于柏出來,貴妃急急忙忙上前問道."貴妃回宮休息吧,這邊有微臣在就夠了,別到時候太子好了,您又病倒,那就不好了."見他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,李貴妃也只能不甘心的回自己宮.

眼見李貴妃走遠,于柏喚來站在一旁的侍衛"莫文,你去吧他們幾個全找回來,再吩咐下去,加強警戒,太子沒醒誰也不能松懈."雖然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,但是眼中露出一絲狠戾.

老三分明是中了蠱毒,這些年老三夠低調了,看來有些人是沉不住氣了啊.偏偏動手的時間挑的這麼好,所有人都不在他身邊.她,恐怕也該回來了吧,想起她那張堪稱絕色的臉,嘴角都不禁變得柔和起來了.

僅僅一個下午,太子命在旦夕的流言便傳出了宮.同時盯著白府的各路人馬也在不斷增加.但是讓人奇怪的是,號稱能找到人救太子的白大人毫無動靜,都沒出府,也沒有傳任何消息出去.整個白府就只有七歲的白大小姐和奶娘去了一趟寺廟祈福,而且全程有人盯著.白府眾人該吃吃,該睡睡,倒是苦了一干人也不能成眠.

盯了一整個,就在眾人以為沒動靜了.白少凡終于從書房出來了,眾人以為白少凡終于要出手了.結果,人家只是看天黑了,去門口接女兒了.

"怎麼樣,今天好玩嗎"白少凡雖然已經三十了,可是只看臉,絕對沒人能猜到他的年紀.常年一身白衫,說話永遠帶著無可挑剔的笑容,看起來是那樣的溫文爾雅,和藹可親.盡管有不少千金大小姐有意于他,甚至都不介意他女兒,白少凡也從未心動過,一心守著女兒.

白少凡親手從奶娘手里接過女兒,父女倆互相看了一眼對方,白少凡的女兒白念碧笑嘻嘻的說:"嗯嗯,好玩".一切盡在不言中.

哄好女兒睡覺後,白少凡也去了自己房間睡覺.趟在床上,思緒卻回到了當年,那個時候,七個人只是兄弟,沒有紛爭,可惜,終究是回不去了.非然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就別怪我與你為敵了.但是,爭歸爭,若傷著她了,我就徹底沒辦法跟你交代了,落碧.那樣,恐怕我也會看不起自己吧.

而此時,遠在千里之外的北漠,將軍府中,一封密信躺在了將軍府三小姐的桌上."清言,通知沿路分部,備好馬匹,干糧,我們現在就走"姜墨璃一邊將密信燒毀,一邊吩咐送信來的冰山美人,"讓他們准備好千里馬,兩天,我們必須趕回去"."是,屬下領命."

三天過去了,白府依舊沒有動靜,于柏也兩天沒出東宮,一直寸步不離的守著太子鍾梓蕭,但是外面都已經開始風起云湧了.

太子性情冷淡,且行事狠辣,有些人不滿已久,朝堂之上,太子一派已經勢弱,不少人認為太子已經救不回了,便開始著手打壓.而太子一派得到命令是暫避風芒,這也讓不少人認為太子是真的救不回了.

但是大家還是不敢有太大動靜,畢竟,太子背後還有威震武林的凌霄閣,凌霄閣勢力強大,且凌霄閣副閣主神秘莫測,萬一到時候他來報複怎麼辦.

都第四日了,真是天不絕我啊."皇後娘娘,姜家女眷今日進宮來看望太子,娘娘也准備了"翠蘿,椒房殿的大侍女,皇後的心腹,自知主子這幾日心情大好,不免調笑道"娘娘何不早點過去,恐再等幾日;娘娘恐怕也看不見這大快人心的一幕了呢."

"你這妮子,佛祖面前也這麼輕佻,罷了,叫人進來吧."翠蘿微微一笑,"娘娘教訓的是,奴婢下會回也不敢了"便轉身向外走去,吩咐道:"快准備下去,娘娘要沐浴更衣."待到皇後沐浴出來,姜家眾人剛好到達椒房殿.

這姜家在晉國也是數一數二的望族,世代掌軍權,晉國兵馬盡握于手.唯一可惜的是,如今姜家陰盛陽衰.姜老將軍與姜老夫人只得兩子一女,女兒就是當今皇上姜云.大兒子姜洪不成氣候,一次在戰場上受傷,雙腿殘疾,只能在家休養至今,膝下只有一女.


二兒子姜磊倒是掌管三軍,但是自從姜家二夫人留下兩女一子去世,姜家老夫人以其二女兒逼其在娶,姜磊就與姜家鬧翻,帶著兒子女兒遠赴北漠,這些年除了在兩老生辰讓人送孩子回姜家,就再也沒回來過.但是當初姜磊再娶的也生了個兒子,所以這些年姜家現在這個二夫人,也只能守著這個來之不易的孩子生活.

"墨璃,你也回來了,可是有好幾年沒看見你了."一進殿內,皇後便被一旁的少女吸引了.只見她身穿一身青色紗衣,頭發也用同色絲帶綁住.渾身上下也沒戴其他的首飾,卻依舊叫人移不開眼睛.皇後上下打量著她,不得在心里感歎,真是堪當絕色.當真是膚若凝脂,面若芙蓉.尤其是一雙眼睛,就像是會說話一般,清澈靈動.

她就是姜墨璃,姜磊小女兒,一副容顏像極了她母親."父親近幾年身體不好,臣女只能留于父親膝前以盡孝道,所以這些年沒能回來,還牢姑姑掛念,真是墨璃的不是."

可惜只是容貌相似,這脾氣嗎,也不知道像誰.要是姜磊在這,恐怕都要出言反駁,這都幾年了,連影子都沒看見,還盡孝嘞.

"是嗎,北漠氣候惡虐,哥哥也該回來了,墨璃你可要多勸勸你爹,一家人都惦念著他呢"姜墨璃不由得在心里撇撇嘴,裝的可真好"好的,姑姑,下回見面我一定勸爹回來."

姜老太太今年六十有八了,歲月在她臉上無情的劃過數到痕跡,但是依稀可見當年的風采.可惜,她從來都認不清現實.對待說有人她都能有好臉色,唯獨姜墨璃.

這不,見女兒只顧跟著自己最看不慣的孫女聊的火熱,頓時心里就不痛快了,"行了,要敘舊可以改天,現在還是去看太子吧"皇後剛想再說些就被打斷,很想生氣,可想著是自己娘親,也只能作罷.遂帶著眾人往東宮而去.

姜墨璃走在隊伍最後,心里樂開了花.這回還真的得謝謝祖母你了,要不然還得耽誤時間.想起自己來這的正事,不禁又眉頭緊鎖.希望三哥情況別太嚴重,一定不要有事啊.

"誒,你究竟想干嘛,別告訴我你只是單純進宮來看太子"一旁的姜萱看見自己這表妹時而笑,時而皺眉,直覺告訴她等會一定會有事發生.

姜萱雖然大姜墨璃一歲,卻心思單純,從小只有跟著姜墨璃屁股後面打轉的份.兩人關系極好,但是由于姜萱管不住嘴,有些事姜墨璃也只能慢著她.

"沒什麼,別說話了,到東宮了"姜萱見狀,只能作罷.

一踏入殿內,姜墨璃就感覺到了殿內氣氛凝重.隨眾人行禮後,墨璃四下打量了周圍.皇上李貴妃還有幾位皇子都在,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悲傷,若不是心知肚明,還以為有多關心躺在床上的三哥呢.太醫齊刷刷的跪在一旁,三哥就在內殿,也看不見里面的情況.可是外面守著的為什麼不是三哥的人,看來事情比較麻煩.

"皇上,蕭兒怎麼樣了"皇後一臉悲淒地問道.皇上見是皇後,本想發作的脾氣也歇下了,連忙道:"皇後,你怎麼又來了,你身體本來就不好,這些天又一直為了蕭兒在費心,怎麼不多休息會"

太子多日沒有起色,讓皇上心里也十分難受.太子一旦有事,那邊會引起舉國動蕩,必會傷及根本.皇後,誒,"蕭兒情況已經開始惡化,現在少凡和于柏在為他運功壓制毒性,先在外面等等吧,讓老夫人掛心,倒是蕭兒不是了"

無論皇後怎樣,對待姜家,皇上都是一貫如常.姜老夫人只得道:"太子乃一國儲君,關心太子安全是臣婦應盡之責,皇上此言,倒是折煞臣婦,況且太子吉人天相,定當會平安無事"."老夫人啊,那就借你吉言了,快,賜坐,老夫人年紀大了,站久了不好"

姜墨璃不住的在心里腹誹,誒,看來也就祖母這樣的有坐著的資格了,連皇子也只能站著,以後還是少進宮吧,要不不跪死也得站得痛死.是等還是現在就闖呢,現在在運功,還是等他倆出來吧.猶豫半天,姜墨璃還是打算繼續裝死.

于是,在皇上不打算說話後,殿內一下子變得格外安靜,安靜得有點詭異."吱--",等了好久,開門的聲音終于打破了這種怪異的氣氛.眾人齊刷刷的向門口望去.


向來風光霽月般的兩位臉色蒼白,互相攙扶著走出來了.不過,大家注意到他們好像都望著一個人,那就是姜墨璃.最終是白少凡反映了過來,上前道:"啟稟皇上,太子病情已經暫時穩住了"

"是嗎,那能進去看看嗎"皇上雖然奇怪,但也就是轉瞬即逝了.相比一些小事,他更關心太子性命."能,但是別進去太多人了"于是皇上,皇後,貴妃,和姜老夫人便先行進去了,其余眾人只能等在外面.

但是,一進內殿,姜老夫人最先反應了過來,"你怎麼進來了,皇上面前也敢放肆,不要命了"姜墨璃也懶的理她了,直接往白少凡背後縮.眼見皇上就要發火,白少凡拍拍姜墨璃的頭,上前一步,道:"太子之毒,唯有墨璃能解,還請皇上恕罪,臣自作主張將墨璃帶進來"

貴妃這幾日著急上火,脾氣無處發,這回撞上了,不由得怒罵,"白大人,莫非你說的能救太子的人就是這小丫頭,你這是要存心害死太子嗎,這麼點大的小丫頭,你安的是什麼心啊."

皇後驚異之余,也不忘補上幾句"墨璃,皇上面前,可不能放肆,你先下去,別開玩笑了.萬一太子出事,這責任可不是你能擔當的起的"

姜墨璃懶的與她們浪費口舌,只要能勸的了皇上,那還用與她們廢話嗎.

"皇上,俗話說得好,用人不疑疑人不用,今日若不是師兄受傷,臣女也沒這必要跑這一趟,今日就算皇上不准,臣女也得替三哥治療,三哥受傷已久,不能再拖.臣女自幼長于鄉野,若有失禮之處,還請皇上降罪,但別怪罪大師兄與于大人,治與不治,請皇上示下."話落,姜墨璃便跪于地上.

"皇上,白少凡不可信,那不知道微臣作保是否可以相信,姜姑娘自幼聰穎,拜玄機老人為師,是盡得真傳,若論醫術,臣,絕非姜姑娘對手."在一旁的于柏見皇上有些動搖,趁機也上前進言道:"太子現下情況不妙,耽誤不得啊".

"不行,墨璃你不能,皇上,墨璃年幼無知,還請皇上原諒,哪能將太子性命交給她,萬一出事"姜老夫人可不信姜墨璃可以治好太子,急忙上前阻止."若出事,我姜墨璃一人做事一人當,絕不牽連姜家,祖母大可放心"

皇上這才仔細打量著姜墨璃,見她毫不避諱自己,不由得問道:"你這語氣倒是和你爹一模一樣,你爹每回出征都是這樣,回回都勝利而歸,那你是否也有必勝的把握呢"

姜墨璃聽了,不由得會心一笑,"父親教導有方,臣女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"皇上聽後,思量了一會,道:"好,朕姑且信你一回,若你救了太子,朕自當重賞,若救不回,那朕可是不會輕饒了你".

姜墨璃不由得大喜,但是面上還是十分平靜,"那請皇上答應,不得干預臣女,臣女不想耽誤時間.""好"反正都這樣了,皇上想著也只能寄希望于她了.

姜老夫人見皇上都同意了,也只能無話可說,但是心里都快罵死她了.就跟她娘一樣,是個害人精,今天就不該讓她跟來.老天保佑,太子平安無事.

雖然有心理准備,可是看見自己日思夜想的人臉上毫無血色地躺著,心里就像被刀子一刀刀的割開一般.稍稍平複了情緒後,姜墨璃先給他把了脈,不由得眉頭緊鎖.噬心蠱,看來是魏非然干的.

姜墨璃心里明白,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.一邊強行壓制心里的怒氣,一邊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.連莫言,清靜,清水都不在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.

"大哥,東宮莫字輩的侍衛在哪,叫一個進來,我有事要問"姜墨璃一邊將太子上衣脫掉,一邊說道:"于大人,麻煩幫我把太子扶起來".待姜墨璃檢查完,于柏將太子放下,白少凡剛好回來,身後還跟著一個看起來虎頭虎腦的侍衛,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.

姜墨璃不由的頭皮一緊,幸好把信物帶來了.待他行過禮後,不帶好氣的問道:"你是莫字輩的那一個,莫言人呢?死哪里去了""啟稟姜小姐,屬下莫文,莫言外出未歸,不知道小姐有何吩咐"雖然白大人事先說的很清楚,但是莫文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姜小姐,嬌嬌嫩嫩的一個人,怎麼有時候感覺這麼像主子啊,尤其是她不說話看著自己的時候.

姜墨璃在心里快莫言祖宗給罵遍後,直接將腰間的玉佩准確的砸到了莫文面前,"立刻,馬上,把蠱母叫過來."莫文一看玉佩,傻眼了,這,為什麼她會有這塊玉佩.一時間,莫文反應不過來,還是立在原地.姜墨璃不由得翻了個白眼,咬牙切齒地說:"你是想回厲堂待了吧".嚇得莫文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