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下套


蘇清歡看著畫屏驟然色變,臉色由白變紅,由紅變紫,心里激爽,暗道回頭要給陸棄做點好吃的,好好補補這張鐵嘴.

只是已經撕破臉皮,她就沒打算再讓這兩人進去坐.

她雙手環胸靠著門,態度十分不歡迎,"不知兩位貴腳踏賤地,有何指教?"

"我……我……"畫屏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.

她總不能說,是你得罪了夫人,所以夫人讓我穿金戴銀,來刺激你這個嫁了瘸子的盧瑟.

王夫人也不是絕不能容人,夫君身邊伺候的大丫鬟,只要安分守己,提一兩個做姨娘也是慣例.

但是一來蘇清歡在程家半個丫鬟半個小姐的身份讓她不舒服,二來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蘇清歡竟然在程宣心中占據那麼重要的地位,這無異于給她上眼藥,不,簡直是往她心上捅刀,忍不了.

畫屏對蘇清歡的情感更為複雜.

她們算是一起長大,情意談不上深厚,但是也算相處融洽.她喜歡蘇清歡寬和的性子,但是又忍不住嫉妒她的好人緣和她在程宣心中的特別.

今日來,她確實也有自己的炫耀之心.

可是,看到陸棄,她就像被紮了一針的氣球,從膨脹變得渺小,破碎.

盡管陸棄身穿粗衣,卻依然掩蓋不了通身的氣派;她錯誤地以為蘇清歡不為他所喜,結果卻被陸棄用言語狠狠嘲諷踩踏一番.

岳嬤嬤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.

她怔愣片刻,眼珠子轉轉,有了主意.

她假裝在畫屏身上拍了一下,罵道:"說這些有的沒的干什麼!清歡啊,今日我們娘倆來,是給程大人帶口信的.他說畫屏笨拙,伺候得不好;如果你願意回去,他會很高興的.你嫁個泥腿子,能比得上跟著大人嗎?你看看我們畫屏這身上的穿戴,你再看看你……"

畫屏緊張地拉拉岳嬤嬤的袖子:"娘……"

她怎麼敢假借程宣的名義撒謊呢!如果蘇清歡真的起意要回去,程宣肯定是歡迎的.那她到時候該怎麼辦?

要知道,現在程宣對她的一點點兒微末的關注和寵愛,只是因為她從前和蘇清歡走得還算近.

岳嬤嬤看著陸棄沉下去的臉,越說越起勁,唾沫橫飛:"清歡,大人身邊的這些丫鬟,加起來也不如你在大人心里的分量.當年你日夜服侍,府里誰不知道!"

她故意把"日夜服侍"四個字咬得重重的.

但是出乎她預料的是,陸棄雖然面沉如水,但是並沒有當場發作;而蘇清歡竟然還帶著笑,就那樣直盯著自己,姿態很閑適,毫不緊張.

"說完了嗎?"蘇清歡冷笑著道,"要不要進門喝口水,繼續跟我相公講講,當初我是如何貼身日夜服侍程大人的?嬤嬤當年是不是還在旁邊伺候著,端茶倒水?現在李姨娘伺候程大人,嬤嬤是不是還要指點一二?"

"你……"岳嬤嬤被蘇清歡的"厚顏無恥"打敗,抬眼去看陸棄的反應.

陸棄面色難看,卻忽而問道:"程大人,到底是哪位程大人?"

合著這位還不知道程大人是誰,怪不得這麼盲目自信.


畫屏挺胸驕傲地道:"程家祖上到現在,為官已經五代,程大人正是前科榜眼程宣."

陸棄似乎是受了極大的驚嚇,吞了口口水,忽而很艱難地道:"從前的事情,過去了我也不計較了.清歡,既然是你舊相識,于情于理該請到家里坐坐."

蘇清歡瞪大眼睛看著他,你倒是跟我說說,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啊.

陸棄眼神灼灼的看著她,乖,配合點,我有主意了.

蘇清歡不情不願地道:"人家兩位都是貴客,看不起咱們屋里簡陋,還是算了."

陸棄猛然抬高了音量:"待客的禮數都不懂了嗎?要不要我現在當著人面教教你!"

畫屏有些反應不過來,這前倨後恭,所為何事?

岳嬤嬤卻自以為聰明,斜眼看著蘇清歡,皮笑肉不笑地道:"清歡啊,你這就不對了,原來在哪個府里伺候都不跟你相公說嗎?"

在她看來,定是陸棄之前以為蘇清歡在小門小戶做丫鬟,不知道程家的門楣有多高.

男人嘛,趨炎附勢,為了得到利益,有什麼不能付出的?

看,知道她們是哪個程家,態度立刻就變了吧.

蘇清歡十分不快卻又"不得不"把兩人請了進去.

等他們進去後,陸棄俯身,在世子耳邊交代了幾句.

世子本來有點摸不著頭腦,聞言眼睛亮了,露出算計的笑容,道:"爹,放心吧,這事情交給我!"

屋里.

蘇清歡看著畫屏,冷聲道:"你們母女倆記性太差了吧.當年是誰不擇手段,想要趁著程大人醉酒爬床而不得!現在倒好,把汙水全潑到我身上,打量我相公會信嗎?"

"你是不是處子,你相公不知道嗎?"岳嬤嬤得意地道,"既然做了丑事,就要敢承認!"

蘇清歡想起當年發生的事情,覺得自己特麼地就是南郭先生!

"你是說,我為了救你女兒,而……"

"不要說那些!留著解釋給你相公聽吧,如果他願意聽的話."岳嬤嬤搶白道,"不過,其實他早已知道你什麼貨色.我看他,現在想的是如何從程家撈到好處吧.你信不信,只要大人給他些許好處,他就能把你拱手獻上?"

蘇清歡正要說話,世子端著一盤蜜瓜進來,道:"娘,這是我爹剛出去買的羊角蜜,讓我洗好了給兩位客人嘗嘗.我爹還說,讓你好好招待客人,他去鎮上買肉,說一會兒讓你出去買條魚."

岳嬤嬤覺得自己的話被驗證,神情得意,而畫屏也由開始的緊張變為現在的倨傲.

蘇清歡想掀桌,陸棄到底搞什麼鬼!

"娘,你快去買魚吧,我陪客人."世子乖巧地道,卻始終沒有稱呼兩人.

蘇清歡皺眉看他,世子給了一個讓她放心的眼神,示意她出去.

蘇清歡便出門去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