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挑撥


蘇清歡帶著陸棄和世子去看藥田,路上遇到村里人,見陸棄腿腳完全正常,不由都欽佩她妙手回春.

一時間,蘇清歡更加名氣大盛,上門求醫者絡繹不絕,這是後話不提.

"這都種的什麼?"陸棄一眼看過去,綠油油的一片,分辨不出來都是什麼.

"爹,"世子歡快地道,"這一片是止血草,那一片是三七,我娘說這都是軍中需求大的,所以種這些."

陸棄看看蘇清歡,眼中有笑.

蘇清歡有幾分被戳穿的赧然,"其他地方用處也挺多的……看那邊,"她指了指遠處的一片空地,"留了兩畝地,給姐姐回來種.既然她們決定定居云南了,那地方得想想,能補種什麼."

"娘,種菜吧."世子提出建議.

"種菜哪里用那麼多的地,"蘇清歡笑道,"還是種藥材吧,南星,牛膝,板藍根都是可以的."

"還可以種桔梗,不過就是明年秋天才能收!是不是,娘?"世子仰著頭,期待被肯定.

蘇清歡不吝贊揚:"錦奴記得很清楚,那咱們也種一些桔梗.相公--"

陸棄一聽她聲音嬌俏,尾音軟糯,就知道她又要戲弄自己,看著她道:"要我做什麼,說!"

"當然是幫我種藥材了,兩畝地,咱們自力更生,你來犁地,怎麼樣?"

世子拍著手贊同:"我來播種."

陸棄想,血雨腥風都過來了,難道還怕犁地?便點頭答應下來.

"我還想留點地方出來種花,收集花瓣做些薔薇水和胭脂,都是極好的……"蘇清歡對著自己的地,興致勃勃地規劃.

陸棄不在的時候,她沒什麼心情,現在才覺得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土地,可以隨意規劃,做個小地主,人生快意!

可惜心情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,豆豆遠遠地跑過來,喊道:"蘇娘子,家里來客人了!"

他走近後興奮地比劃著:"來了一輛馬車,兩匹馬拉的車呢,馬皮毛光亮,里面下來個老嬤嬤打聽娘子呢!"

蘇清歡看向陸棄,心里想著難道是云南來人了?

陸棄顯然也想到一處了,畢竟蘇清歡醫術再高,也只限在這三里五村,真正用得起馬車的富貴人家,怕是不能聽村里人的吹捧來求醫.

他嘴唇緊抿,賀長楷最後與他說,贊成他和蘇清歡的親事,但是覺得她規矩不足,性格跳脫,最好找個嚴厲的嬤嬤教一教,約束下性子.

他當時就拒絕了,但是不敢保證賀長楷不自作主張.

他的人,他喜歡就夠了,改成同其他貴女一樣的呆板模樣,那還是他喜歡的蘇清歡嗎?

"放心,"陸棄淡淡開口,"就算是九哥派來的嬤嬤,也是伺候你的下人."

蘇清歡撇嘴:"有手有腳,不用別人伺候.真是云南來的人,你趕緊打發走,我不喜歡家里有旁人."

陸棄忍不住道:"我也不喜家中有旁人,所以別再撿些亂七八糟的人回家了."

蘇清歡知道他指大歡,頓時有些氣短.

可是回家之後,兩人才發現原來冤枉了賀長楷.

來人竟是畫屏和她娘岳嬤嬤.


畫屏是家生子,她爹娘都是府里的,所以在她的認知里,能給程宣做姨娘,就是人生最大的追求.

蘇清歡知道,程宣也知道,因為家里把畫屏給他,就是那個意思.

彼時,程宣對蘇清歡說,他不要畫屏,他只要她.

那時候,蘇清歡天真的以為他許自己以唯一,後來才發現,完全是自作多情.

他許她的,只是個姨娘之位.

可去他的吧!

"岳嬤嬤,李姨娘,"蘇清歡不冷不熱地開口,"兩位是稀客."

畫屏穿著杭綢罩衣,軟銀輕羅百合裙,畫著精致的妝容,披金戴銀,打扮富貴.

岳嬤嬤也一身絲綢衣服,頭上兩根分量極重的挖耳勺金簪,眼神挑剔地打量著蘇清歡.

"清歡,許久不見,我今日和我娘出來走走,路過你這里……"畫屏臉色有些紅,訕訕的道.

她不是個趾高氣昂之人,從前相處還算愉悅.只是後來知道了程宣對蘇清歡情有獨鍾,這才和她生了嫌隙,暗地里總是做些小動作,但是也不太高明.

"想要路過這里也不容易."蘇清歡淡淡道,"兩位里面請,家里喝杯茶."

岳嬤嬤已經打量完蘇清歡,此刻正肆無忌憚地看著陸棄,像評估貨物價值一般看著他.

陸棄眉頭緊蹙,一個冷厲的眼神掃過去,岳嬤嬤頓時被嚇住,不敢再造次.

畫屏也感到他生人勿近的冷氣,忍不住想後退,但是想起王夫人的叮囑,她還是硬著頭皮道:"清歡,這是姐夫嗎?"

可是夫人打聽到,她夫君是個瘸子啊!

而眼前之人,高大英俊,龍行虎步,氣勢懾人,非但不是瘸子,還像久居人上之人.

畫屏忍不住心里嘀咕,難道蘇清歡又傍上了別人?

她這點倒是沒變,一貫能把男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.

想到這里,畫屏握著帕子的手收得更緊,幾乎能感到指甲扣到肉里的疼.

蘇清歡還沒來得及回答,就見畫屏掩唇而笑,"我聽夫人說,你嫁了個跛行之人,還替你擔心日子難過;原來竟是以訛傳訛."

說著,她不錯眼地盯著陸棄的神色.

看,你喜歡的女人,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燈,愉快嗎?

陸棄臉色更難看了--這個女人,像蒼蠅一樣討厭.

畫屏卻以為自己的小心機得逞,心中得意.

蘇清歡懶得跟她打機鋒,當即啪啪打臉:"我相公不過扭傷了腳,怎麼就成了脖子?我記得李姨娘曾經起過疹子,現在還不是花容月貌的……房里人!"

陸棄不耐煩地道:"趕緊回家做飯,跟不相干之人廢話什麼!"

他的口氣讓畫屏訝然,原來,蘇清歡這般不得寵嗎?

她更加起勁,面上卻笑意溫婉:"姐夫,我不是不相干的人,我從前和清歡姐姐一起伺候程大人.程大人那時候喜歡她可比喜歡我多多了……哎呀,我這是在說些什麼!我沒有那個意思."

"只要眼不瞎,都會喜歡珍珠而不是死魚眼."陸棄面無表情地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