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禮物


"從前如何稱呼我,"陸棄道,"在你父王來接你之前還怎麼稱呼."

世子立刻干脆響亮地喊了一聲:"爹!"

蘇清歡在他膝蓋上拍了一記,笑罵道:"有沒有點骨氣,剛被罰了,還喊這麼親熱!"

"莫非,"陸棄挑眉,"你還敢不服?"

"不敢不敢."蘇清歡沒好氣地道,"打不過你!"

陸棄又對世子道:"這些日子我不在,你荒廢了不少……"

"才沒有."蘇清歡忙幫他說話,"自己讀書,跟著杜景習武,還跟我學醫,什麼都沒耽誤."

陸棄瞪了她一眼,對世子道:"我說的是規矩!以後自己去西屋睡!王府的規矩,七歲以後自己開院搬出去,現在你至少要學會自己睡."

世子蔫蔫地答應了.

蘇清歡哼哼道:"假公濟私."

"嘀咕什麼?"陸棄虎著臉,"再說一遍."

"秦大將軍英明神武,一統江湖!"蘇清歡狠狠翻了個白眼,"一桶漿糊!"

該送走的送走了,該教訓的教訓了,晚上睡覺前,陸棄神清氣爽,看著蘇清歡好奇地一一翻看他帶回來的東西.

"這是什麼?"她打開沉甸甸的一包,立刻被閃瞎了眼.被教訓的那點不愉快,被眼前所見的東西一掃而空.

各種各樣的頭面首飾,運用了金銀玉石,瑪瑙翡翠,貓眼珊瑚……各種材質,累絲,點翠,花絲,燒藍……各樣繁瑣精致的工藝.

"哪來的?連個盒子都沒有!"蘇清歡撿起一根金累絲鑲五色寶石的簪子,看著被擠壓得有些變形的累絲,心疼地道.

那麼名貴的應該被精心呵護,妥善保存的首飾,到了他這里,像破爛一樣,隨隨便便裝了一包袱,路上還不知道怎麼在馬背上顛簸.

直男沒救了.

陸棄見她目不轉睛地看著首飾,心中高興,道:"在賀長瑞的一個庫房里,隨便抓了一包帶給你."

"你多抓幾包啊!"蘇清歡開玩笑道,"下輩子,下下輩子也夠過了."

"下輩子,下下輩子,我再給你掙!"

蘇清歡:"下輩子或許當牛做馬,做不了人了."

"當牛做馬,我也得拴住你,不讓你當別人的牛,做別人的馬."

蘇清歡:"……霸道!"

"過來,給你個好東西."陸棄坐在炕上沖她勾勾手道.

"什麼好東西?"蘇清歡歡快地撲過來.

陸棄變戲法似的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枚直徑寸余的錢幣狀的東西來.

蘇清歡搶過來,仔細打量,發現這圓餅子像是青銅材質,上面鬼畫符似的畫了些分辨不出來的花樣,正反兩面都有,中間有個圓孔,應該是用來系起來掛在身上的.

"我還以為是多麼名貴的東西."蘇清歡撇撇嘴,興致缺缺地把圓餅子扔回給陸棄,"從哪個古墓得來的?這種古董,我看著都瘆得慌,哪里比得上那些亮晶晶的首飾."


說話間,她就要去看剛才沒看夠的東珠手串.

"等等!"陸棄用力拽住她,"不准走!明天打個絡子把這個戴在身上,以後除了睡覺不准摘下來.就是睡覺的時候,也要記得壓在枕頭下."

"干什麼?"蘇清歡詫異,怎麼覺得神神叨叨,陸棄這是中邪了?

"聽見了沒有!"陸棄很嚴肅地盯著她道.

"白天戴在身上,晚上睡覺壓在枕頭下."蘇清歡無奈地重複了一遍."鶴鳴,你總該讓我知道,這是什麼東西吧.若是墓里出來的,我怕我會做噩夢."

"你放心,不是墓里出來的."陸棄道,"這是九哥從小隨身佩帶,從未離身的東西."

蘇清歡看他像看個傻子:"你,你把王爺的貼身之物給我?"

他是不是瘋了!

陸棄垂下眼瞼,口氣不無擔心:"涉及到你的去留,我也顧忌不到那麼多了.九哥小時候總生病,有位世外高人將這枚飾物贈與他,說是與他壓身的."

蘇清歡哭笑不得:"我又沒生病;再說,這種東西,王爺也要隨身佩戴,你冒冒失失要來,他怎麼辦?"

陸棄怎麼會犯這麼幼稚的錯誤!

"你別管,讓你戴著你就戴著."陸棄態度強硬.

蘇清歡只能答應下來.

陸棄親眼看她把東西壓在枕頭下面,才松了一口氣.

高人說幼時的鎮南王神魂不穩,所以需要法器壓身;高人還說,他命格貴不可言,就差直說是天命所授了.

陸棄從來不信,但是為了蘇清歡,他甯肯信其有.

替鎮南王打了大小二十六場仗,最後他把所有的功勞,與他換來這個東西.

鎮南王如果果真是天授之子,那他貼身多年之物,理應也讓三界有所忌諱,那蘇清歡就多了一重保障--陸棄可以傾盡所有,包括生命保護她,卻仍時時惶恐,她被超乎人力的力量奪走.

見蘇清歡的表情有些茫然和不以為意,陸棄耐著性子把利害關系解釋給她聽,當然隱去了鎮南王的天命,只說這是高人所贈,所以他厚著臉皮討來.

"呦呦,"陸棄嚴肅地道,"答應我,任何時候不能離身."

蘇清歡點頭:"好!"

他的舉動雖然幼稚可笑,但是以愛之名,令她感動滿滿.

不就是一個圓餅子嗎!她豁出去了,戴著!

陸棄臉色緩和了些,指著桌上另一個藍色包袱道:"我讓人去搜羅了些苗醫的方子和醫書……"

"太好了!"蘇清歡激動地跳了起來,抱住陸棄,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記,興高采烈地道,"知我者,鶴鳴也."

陸棄剛剛體會到了美人投懷送抱的喜悅,還沒等這喜悅舒展開來,她又蝴蝶般飛走,意猶未盡.

而蘇清歡已經忘了她的首飾和圓餅子,求知若渴地投入到醫書之中.

陸棄看著她認真的側顏,因思考而微蹙的眉頭,嘴角笑意漾開.

"娘,下雨了,下雨了--"世子忽然在西屋喊道,"藥材收了嗎?"

"都收了,你安心睡.下雨好,咱們的藥田也干了……鶴鳴,明天帶你去看我的藥材地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