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陸棄吃醋


第二天,蘇清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還在陸棄懷里.

睜開眼睛迷茫了片刻,感受到身後男人火熱的胸膛,她發現兩人姿勢有點……惹人遐思.

她動了動,想從他懷里出來,就聽陸棄帶了笑道:"別亂動,我可不是柳下惠."

"滾!"蘇清歡罵了一句,掙脫了他的懷抱,回身看著他依然遍布血絲的眼睛,沒好氣地道,"快睡覺!"

"我要吃雞肉餛飩,再來一盆水煮魚片,我自己要一盆!"

"給你一桶,飯桶!"蘇清歡笑罵道,知道陸棄日夜兼程,長途跋涉累得狠了,她也不跟他多說,穿好衣裳出了門.

"娘子--"大歡在東廂房喊她,聲音有些委屈,"我有點不舒服,晚點再起來--"

她說這話的時候十分愧疚,眼巴巴地看著魏紳,希望他能夠改變主意讓她出去.

"好,你不舒服就歇歇,我自己做飯就行."蘇清歡笑著答道.

魏紳用毫不遮掩的聲音罵大歡:"蠢貨!你是我的人,想著伺候好我就行,粗活不用你做!"

大歡本來想說"那麼多人的飯,一個人做多累",但是又想如果是蘇清歡會怎麼說,于是她道:"我跟娘子學了幾樣手藝,想給老爺展示展示."

果真,魏紳臉上閃過愉悅之色,只是還道:"等回京你給我一個人做."

"好."大歡覺得這種代入初獲成效,十分高興.

蘇清歡出門去孫寡婦家買雞,又去河邊找打魚的人買了三條大鯉魚.

回來的時候,杜景迎上前,伸手從她手里接過東西,道:"夫人,您去忙活其他的,殺雞殺魚我來."

"好."蘇清歡笑著答應,又向他睡的屋子呶呶嘴,壓低聲音道,"那個盧俊怎麼樣?昨晚你倆沒有把屋頂掀了吧."

"各為其主,相安無事."杜景平靜地道.

"那就好,"蘇清歡松了口氣,"我總覺得他不是很好相與的樣子."

杜景臉上露出笑容,看著她明媚而生氣勃勃的笑臉,不自覺露出個笑容:"多謝夫人關心."

"咳咳--"陸棄不知何時站在門口,清了清嗓子.

一出門他就見到蘇清歡和杜景笑著說話,杜景拎著東西,側顏柔和,笑意溫柔;蘇清歡也笑吟吟,唇角彎彎.他高大英俊,她眉目如畫,站在一起,竟然意外的和諧.

但是陸棄心里別扭的要死.

杜景抬眼,觸及他不悅的目光,忽而垂下了頭,不動聲色地側了側身體,和蘇清歡拉開些距離,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.

蘇清歡渾然未覺,叉腰罵道:"讓你多睡一會兒,偏要起來!看看你,眼紅的跟兔子似的!再看看你那眼袋,說三五十歲也有人信!"

"你嫌我老?"陸棄磨著後槽牙.

蘇清歡哼哼了兩句,"本來就老,還不知道好好保養."

杜景拎著東西退到了廚房里,把空間留給兩人.

"老也是你男人."陸棄怒道.

定然是她對著杜景那張騙人的俊臉太久,才會嫌棄自己!這見異思遷的女人,真想狠狠掐死她.

"呵呵."蘇清歡翻了個白眼表示不屑一顧.

陸棄直接幾步上前,把人拉進屋里,按在炕沿上噼里啪啦打了幾下,罵道:"夫為妻綱,你回頭給我寫一千遍!一萬遍!"


說是打,其實跟撓癢癢差不多,蘇清歡卻覺得姿勢太過曖昧羞恥,腿撲騰著,手也往後胡亂揮舞著,直到……撞到硬物.

"陸棄!"她觸電一般收回手,大罵道,"你臭不要臉!"

這都能硬!雖然學醫知道這是正常生理現象,但是也太羞恥了吧!

"呦呦,"陸棄看她悲憤欲死的樣子,心情大好,松開她道,"你可以再大點聲,估計他們都能聽到."

蘇清歡:"……滾!"

"娘,娘,您醒了嗎?"話音剛落,世子的聲音響起.

蘇清歡的臉刷的紅透了,做賊心虛!

陸棄玩味地看著她.

"醒了,"蘇清歡瞥了一眼陸棄不安分的地方,忽而狡黠一笑,"你進來吧!"

腳步聲響起,陸棄狠狠瞪了蘇清歡一眼,快步走到書桌後坐下,正襟危坐.

"噗--偽君子!"蘇清歡挑釁地道.

說話間,世子已經推門而入,揉著眼睛打著哈欠道:"娘,我還是跟您睡吧.林嫂子睡覺打呼嚕,比柏舟和靜姝哭鬧還厲害,我都睡不著.哦,"他睡眼朦朧中看見陸棄,"表舅早上好."

"嗯."陸棄矜持地點點頭,教訓道,"你不是小孩子了,怎麼能睡在這里?"

世子愣住了,心里的話脫口而出:"可是您沒回來的時候,我都是跟我娘睡啊!"

陸棄臉黑如鍋底,看看蘇清歡,用嘴型道:"你給我等著!"

不讓她把女四書抄寫一百遍,倒背如流,他就不是陸棄.

蘇清歡卻不怕他,從炕櫃中取出昨晚才收拾起來的小的被褥枕頭,替世子鋪好,道:"快補一覺,你長身體的時候,不能缺覺!早上想吃什麼?瘦肉粥配包子還是炸面魚配豆漿?或者給你做蝦子面?"

陸棄的臉更黑了.

他和錦奴的待遇,為什麼差這麼多!

蝦子還是他在的時候看她費了很多功夫弄的,平時給他吃都扣扣搜搜,給這小子倒是殷勤!

摔!

世子道:"蝦子面吧."然後熟練地爬上炕,脫了衣裳抱著被子呼呼大睡.

蘇清歡看著陸棄:"你不睡一會兒了?"

"不睡."陸棄沒好氣.

"不睡就去燒火!"蘇清歡惡狠狠地道.

狗咬呂洞賓,不識好人心.

陸棄覺得自己心得多大,還能睡得著.

去了短短數月,回來的時候發現比他帥的,比他小的,都想要取自己而代之了.

魏紳並沒有在這里呆多久,吃過飯,問清楚大歡的病情,他就讓盧俊去找馬車,著手准備回京事宜.

蘇清歡給大歡開了一個月的藥,然後讓魏紳找個大夫來學藝.

大歡自然不舍,淚水漣漣地拉著蘇清歡不肯走.

"不用跟生死離別一樣,用不了多久就見面了."魏紳意味深長地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