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我的心肝我的命


"還有,你蠢成這樣,我才不會要你的腦袋,我怕你的蠢笨隨著腦漿流出來,傳染了別人."

大歡聽明白了這句話,歡快地道:"謝謝老爺.我其實也知道,老爺不會要我的腦袋的.從前我就知道您對我好,但是出來了這麼久,跟著娘子也見過許多人,學了很多道理,所以更知道老爺對我的好.我會好好報答您的!"

魏紳心里有種我家土肥圓竟然長大了的欣喜.

他手中把玩著一綹長發,戲謔地問道:"跟我說說,你都學了什麼道理?讓我也跟著學學."

大歡認真地想了想,竟然果真開口道:"娘子剛回家的時候,被祖母欺負,每個人都說她的壞話,不跟她交往.如果是我,肯定想不開就投水了……"

"你再說一句想不開就如何的話試試!"魏紳粗暴地打斷她的話,"周大歡你給我記住,你是我十兩銀子買來的,從頭到腳,每一根頭發都是屬于我的!我不准你死,你敢死,我……我就讓你家所有人給你陪葬!"

大歡看著他凶狠的樣子,想到了家人,碩大的眼淚撲撲往下落,也不說話,就是大滴大滴地流淚,十分委屈的樣子.

魏紳對自己道,這是個打不得罵不得的傻子,嚇唬她,回頭還得自己哄,為什麼要這麼為難自己!

他剛想著該怎麼哄哄她,就聽她道:"我知道老爺不會那樣做的.娘子說,愛屋子就愛屋子上的烏鴉,您對我好,對我家人也會好的.可是,我出來得倉促,沒回家看看,也沒,也沒給他們送東西回去……"

魏紳覺得自己沒被她氣死,真是全靠自己堅強.

"我給你家開了綢緞莊,從掌櫃到伙計,全是我找來的人,錦衣衛親自輪班守衛,不僅沒人敢上門收保護費,反而還得討好你爹.你爹娘和四個蛀蟲弟弟,天天山珍海味,綾羅綢緞,賺的錢他們都揮霍不完!"

"我,我習慣了……"大歡臉紅了.

"習慣了偷偷摸摸往家里送米送面?你娘每次跟你說,不要再送米面了,不是因為害怕你被我責怪,是因為他們栗子面餑餑都吃膩了……"

"那我娘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!"大歡震驚了,綢緞鋪她知道,但是她以為只是掛他爹的名字而已--他爹斗大的字不認識一籮筐,還能開綢緞莊?

原來不知不覺,飯都吃不上的家人,已經在魏紳的救濟下,如此豪奢了?

"哼,"魏紳冷冷道,"你是你們家的財神爺,誰不供著你!誰敢跟你說個不字!"

大歡震驚得說不出話來.

魏紳又道:"你娘竟然慫恿你跑出來,我一氣之下……"

"怎麼樣?"大歡緊張地拉住他的袖子,"老爺,你把我家人怎麼樣了?"

魏紳本想嚇唬嚇唬她,但是看她臉色煞白,又一次妥協了.

"我就是讓人帶你家人去錦衣衛詔獄走了一趟,嚇唬嚇唬他們.後來發現他們確實不知道你去哪里了,就把他們放了,讓人看著他們."

"就這樣?"

"你還想怎麼樣?"魏紳提高了音量.

"老爺你真好."大歡感動地道,"我早就知道你是個好人."


"你繼續說!"

魏紳不接受好人卡,他是不是好人,她都得和他綁在一起.

"我,我忘了說到哪里了!"

"說到你的好娘子,教給你許多做人的道理."魏紳咬牙切齒地道.

"是是是,"大歡道,"很多人都不喜歡娘子,可是娘子自己上山采藥賣錢養活自己,行的正,坐得端,遇到別人有難處也搭把手,慢慢人緣就好了起來.現在娘子在三里五鄉,提起來就沒人不稱贊的!娘子跟我說,世人都是如此,看一個人如何,不是看他說什麼,而是看他做了什麼.于是我就想到了老爺,老爺雖然總是對我很凶的樣子,但是老爺讓我吃飽,還買花給我戴,教我識字……比我爹對我都好."

魏紳起初還覺得很欣慰,但聽到最後想掀桌:我他娘的為什麼總要和你爹扯到一起!

他覺得不能再讓她說下去,否則他這麼久不適應周氏大歡獨家氣人大法,說不定一下就氣過去了.

"打水洗漱!"

"老爺,"大歡驚喜--這流程有些不對啊!從前每次犯錯,魏紳教育一番後,總要小懲大誡,但是看起來今天好像他要輕輕放過,她不確信地問,"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?"

魏紳冷笑一聲:"你覺得能這麼算了嗎?"

大歡耷拉著頭:"不能."

"回去再收拾你!這是別人家,我給你留著臉.回去,呵呵,一天打三頓,像吃飯一樣,讓你長足記性!"

大歡笑了.

通常魏紳話放得越狠,越是沒事;一言不發就那樣看著她,她才害怕呢!

她歡快地打來溫水伺候他洗漱,挽起袖子蹲在地上道:"老爺,我給您洗腳.您膝蓋不好,我特意跟娘子學過按摩之法,能緩解疼痛.娘子還會針灸,用那麼長的針紮進去,然後很多病都能治好.不過我笨,膽子又小,不敢學那個."

說話間,她用略顯粗糙的手替他脫了鞋襪,把他的腳放到溫水中,然後掀起他的褲腿.

"老爺,您的腿怎麼腫了?"大歡看著他明顯粗出來一圈的腿,又是詫異又是心疼的道.

魏紳冷笑一聲:"難道不是胖的嗎?"

"胖和腫才不一樣."大歡道,"而且老爺消瘦這麼多,腿怎麼還會胖!"

說著,她用手指在他腿上用了幾分氣力按下去,深深的肉窩,久久都沒有平複.

"聽說你在這里,四天四夜沒有下馬,腿就腫了."魏紳面無表情地道.

大歡愣了下,隨即低下頭,淚水吧嗒吧嗒,一滴滴掉進盆里,激起了水花.

"看到你抱著孩子,身後站著男人,我有毀天滅地的沖動,"魏紳繼續道,"可是我沒敢下令要那孩子的命,我怕你跟我拼命."

你是我的心肝,更是我的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