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無邊春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如果涉及到自己心愛女人,陸棄也不會迂腐到還守什麼風度.

"鶴鳴,"蘇清歡輕聲道,"我和大歡待彼此如姐妹,如果不是不死不休的仇恨,那……"

大歡也連忙道:"老爺,你再這樣,我就活不成了."

魏紳徹底沒脾氣了--自己選的土肥圓,專業扯後腿一百年.

"我累了,收拾上房,今晚我要在這里歇一歇."他給自己找了個台階,倨傲地道.

蘇清歡知道這是暫時和解,道:"那公公屋里請."

大歡卻怕魏紳出爾反爾,道:"老爺,這家里不好,咱們走吧."

魏紳氣得已經不看她,面無表情地問:"你住哪里?"

"這里……"大歡指了指自己的房間.

魏紳冷哼一聲:"住在廂房里,你還甘之如飴,蠢貨!"

大歡剛想辯駁,就見他揮揮手,對盧俊道:"讓他們散了,你留下伺候就行."

盧俊急了,看著陸棄和杜景,神色緊張:"他們……"

"沒聽懂本座的話嗎?"

"是……"盧俊只能應下.

大歡看看蘇清歡,道:"娘子,我先進去看看……"

"嗯."蘇清歡點點頭,"我去廚房做抻面,你一會兒出來取一份."

"謝謝娘子,我家老爺不吃辣椒,不吃香菜,不吃辣……"

"滾進來!"魏紳在屋里喊了一聲.

大歡帶著喜悅,又有幾分踟躕,把柏舟送到林嫂子那里,才挪到東廂房中.

終于松懈下來,杜景看到許久未見的主子,自然十分激動,下拜行禮:"大將軍,屬下來晚了."

陸棄也感慨萬千,雙手扶起他來:"你怎麼來了?"

心里卻並不覺得他來晚了.

來得早,還有蘇清歡什麼事情?

世子眼巴巴地看著陸棄,卻沒有插嘴.

蘇清歡見那兩個人要秉燭夜談的模樣,道:"王爺一切都好吧."

陸棄伸手摸摸世子的頭:"一切都好,讓你好好在這里住著."

"好."世子興高采烈地答應.

"先去洗洗,髒死了."蘇清歡嫌棄地道,"我去做飯,家里有什麼就將就著吃點什麼."

說完,見他含笑點頭,她牽著錦奴的手往廚房去了.

是夜,家里人太多,分配房間讓蘇清歡很費神.最後,她和陸棄一間,魏紳和大歡一間,杜景和盧俊一間,世子一間.世子房間,林嫂子打地鋪,帶著兩個睡小床的孩子.

陸棄洗了澡,吃了兩大碗面,心滿意足地看著蘇清歡在炕上鋪著被褥.

燭光下,她背對著他跪在炕上,美好的後背曲線一目了然,順著往下看……

陸棄欲蓋彌彰地掀了掀長衫,想遮擋些.

"跟你說話呢!"蘇清歡絮絮叨叨說了一大篇,也沒聽到他回話,不由嗔道.

"回來的時候遇到個故人,"陸棄淡淡道,"她遇上點麻煩,我護送她去了要去的地方才回轉."

"那也不讓人帶個口信來."

"走得急,想早點回來,身邊沒有別人."陸棄道,"給你寫了很多信,怕你見了信更牽掛,沒敢讓人送回來."

蘇清歡撇撇嘴,拍了拍枕頭,聲音壓低:"魏公公的事情怎麼辦?"

她救助大歡,從未後悔,但是如果因此牽累了陸棄,那她肯定內疚.

陸棄看她神情愧疚,開解她道:"即使不因為這件事,他若是想查,早晚也能查出來.杜景他們都能查到,錦衣衛也差不了多少.你不用擔心,魏紳是個極其聰明狡詐的人,否則不能走到今天.他今天本來就無意于動粗,有他夫人的緣故,還有很多朝廷上的原因."

"什麼原因?"蘇清歡不解,"難道你和他不是死敵?"

"我和他並無多大冤仇,不過因為當年我年輕氣盛,罵了他一句,戳到他軟肋,所以得罪了他;我到今日地步,他也並非主謀,最多是落井下石,一雪前恥而已."陸棄淡淡道.

魏紳慣會審時度勢,外人都道他心狠手辣,不近人情,但實際他精于算計謀劃,給自己留了多條後路.

"現在面上他和太子親近些,但是也並非堅決的太子一派,"陸棄耐心地跟蘇清歡解釋,"他滑不溜秋,也想多給自己留幾條路……"

"狡兔三窟."蘇清歡道.

沒有永遠的敵人,也沒有永遠的朋友,陸棄今日為當年之事道歉,誠心實意,原本不是想解困局,卻無意中解開了魏紳仇視他的症結.

魏紳表面上是給他面子退讓一步,但未嘗不是覺得陸棄日後有東山再起的機會.

"對."陸棄欣慰一笑,"呦呦冰雪聰明."

蘇清歡翻了個白眼:"你是不是傻?見了那麼多錦衣衛還要往里沖!"

"我怎麼能躲在你身後?軟飯雖然好吃,但是偶爾也要換換口味,"陸棄開玩笑道,"你不信你相公的身手嗎?如果是其他凶險的情況,我可以帶你離開,咱們去塞外,或者出海,天下之大,總有我們的容身之處."

原來,他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了.

蘇清歡揚起頭,笑嘻嘻地道:"我看行,到時候我一身醫術,別說一個你,兩個三個我都養得活!"

"胡言亂語!"陸棄起身,不知怎麼就撲到她身上,把她壓倒,捧住她的臉,俯身擒住她的粉唇,深深吻了下去……

夜很長,久別的人兒熱情碰撞,蔥段般的雙手緊緊抓住床單,身體被人掌控,白膩如雪的肌膚上,殷紅盛開,腦海中大片大片絢爛煙花,騰空而起,綻放,熄滅,再綻放…….

"陸棄啊……"蘇清歡覺得靈魂都不知飄散到何處,只剩下身體任由陸棄予取予求,聲音都染上了媚意,"別,別……"

"別停,我知道."陸棄從她胸前抬起頭來,眼神邪魅,"呦呦,我的好呦呦,你為什麼這麼甜……"

"呦呦,幫幫我,我想要……"

混鬧了一個多時辰,蘇清歡被陸棄伺候著擦了身子洗了手,惱怒地用被子把自己裹成粽子,滾到最邊上,瞪著陸棄:"你再敢過來,我就咬你!"

"咬我哪里?"陸棄挑眉,意有所指.

臭流,氓!

蘇清歡已經用皂角洗了幾遍手,卻仍然覺得黏糊糊的難受,恨聲道:"下次離我遠點."

這個偽君子,這樣和要了她又有什麼區別!

"我在云南,每天都想你……"

蘇清歡心微動了下,酸而甜.

"每天都想把你壓在身底下,脫了衣裳……"

"滾!"蘇清歡把枕頭砸向他.

陸棄大笑不止,笑聲響亮,發自內心地暢意.

蘇清歡卻忽而警覺:"你是不是出去招惹了什麼女人!怎麼突然就無師自通起來!"

要知道,他可是連大姨媽都不知道的愚蠢直男,怎麼回來就無師自通了?

陸棄脫了衣裳,在她身邊躺下,把胳膊強行插入她的脖頸下,把人緊緊地摟在懷里,這才道:"無意中看了一場好戲而已.不過,"他狡黠一笑,"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風,流,古人誠不我欺."

兩人笑鬧一會兒,蘇清歡擔憂地道:"魏紳能就這樣走了嗎?"

陸棄閉上眼睛,道:"安心睡覺,不用再為這件事情費心."

雖然極度困乏,但是蘇清歡舍不得睡覺,總覺得醒來會發現是夢.

她絮絮叨叨地把陸棄離開後發生的事情說了,而陸棄更是沒有睡意,一直耐心含笑聽著,直到蘇清歡實在耐不住睡過去了,他才轉頭替她蓋好被子,久久地看著她.

有她在,便是心安處.

東廂房里.

大歡跪在地上,耷拉著頭交代著離開後的所有事情.

"娘子給我治病之前,跟我說過會在我肚子上開個洞,其實那時我雖然說不怕,但是心里特別慌,害怕再見不到老爺了……"

"起來說."魏紳盯著那青磚地面已經很久了,這不是家里鋪著地毯的地,跪得時間長些也不打緊.

大歡扶著炕站起來,繼續道:"後來病好了以後,我想回去,又怕再複發,所以便想等著……"

"既然沒懷孕,為什麼不等我回來跟我解釋?"

"我怕,我怕我嘴笨,還沒能說明白,老爺已經讓人砍我的頭了."大歡囁嚅著道,"就像今天,我說了半天,不如娘子說幾句話明白,我怎麼這麼笨!"

"知道自己笨就好."魏紳哼哼著道,"下次再敢私自跑出來,我就打斷你的腿,在你脖子上拴一根繩子鎖在家里!"

"是,是,再也不敢了."大歡連忙道.

"而且,"魏紳緩和了語氣,"你要記得,你再蠢也是我的人.我的人,我可以嫌棄,別人不可以輕視,知道嗎?"

"知道,知道."大歡點頭如搗蒜,"比方老爺的那條松獅,出去被人咬了,老爺就讓錦衣衛出去幫它找場子."

魏紳氣笑了,點著她的頭道:"還有一句話你給我記住,死死記住,不會說話的時候就別說,尤其在外人面前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