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遲來的道歉


陸棄看看蘇清歡,憶及往事,朗聲道:"我與你本來井水不犯河水,只我年輕氣盛時,看不得你助紂為虐;時至今日,我仍然與你道不同不相為謀,我也不後悔對你的態度,不後悔與你敵對的立場.只有一件事,就是當初見你帶她出游,"他下巴微抬,向大歡的方向示意,"我說了那句辱罵的話,是我不對."

那次他是無意中遇到他們二人,見魏紳一臉寵溺,把身邊女人當成寶貝一般,不禁嘲笑他的裝腔作勢和品味.

可是遇到蘇清歡後他明白,男女之愛,其實並不僅僅是肉體之歡,更是心靈的契合與陪伴.

蘇清歡在世人眼中,是個與男主子有過糾纏,既不清白又地位低賤的女子;但是他知道她的好,在他眼中,與她相比,日月無光.

大歡對魏紳,大概也是這樣的存在.

她們于他們,都是誰都碰不得的軟肋.

從前他以為,魏紳突然瘋狗一樣地咬上自己,是因為一直以來自己對他不假辭色;和蘇清歡在一起以後,他才明白,原來是因為自己一時言語暢快.

這件事,陸棄覺得自己錯了,並沒有什麼不敢承認.

而魏紳見到的戰神,向來對自己嗤之以鼻,正眼都從未曾有過一個.

原本他以為自己多年後反唇相譏,會得到他的激烈反擊,已經嚴陣以待進入戰斗狀態,沒想到,他卻低頭認錯了.

魏紳愣了片刻,忽然仰頭大笑:"秦放,你以為你示軟,我就會放過你嗎?"

蘇清歡立即聲音清亮地回答道:"他不是示軟,也無需示軟;他只是覺得,不應該輕視任何人的感情."

陸棄伸手摟住她的肩膀,低頭用下巴蹭蹭她柔軟絲滑的發頂,空了許久的心一下子被填滿了,贊許地道:"我的……你還是這般善解人意."

"回頭再跟你算賬!"蘇清歡瞪了他一眼,"你是不是傻子?外面里三層外三層的錦衣衛,卻像個沒頭蒼蠅一樣撞進來自投羅網!"

魏紳看著兩人親密虐狗,而自己家的蠢貨還遠遠地,警惕地看著自己,眼睛哭得像桃子一般,心里無比憋屈.

他冷笑一聲,目光嚴厲地掃過蘇清歡:"你果然知道他的身份!"

一個敢說實話,一個就真敢包庇;這兩個人,真是都吃了熊心豹子膽.

大歡愣愣地看看陸棄,又看看魏紳,滿眼不解:"秦放不是戰神嗎?老爺,你魔怔了,他是蘇娘子的相公,不是……啊!"她猛然反應過來,"蘇娘子,你相公是戰神嗎?"

蘇清歡點了點頭:"這件事情,我沒告訴你……"

大歡連忙道:"沒事沒事,我也有事瞞著你,咱倆扯平了,都別生氣好不好?我一直可擔心了,擔心將來你知道我爹其實是我相公,你會覺得我是撒謊精,不理我了……"

魏紳:"周大歡,你給我滾過來!立刻!"

什麼"我爹是我相公",她想嫁給她爹還是想讓自己給他當爹!

這個蠢貨,現在簡直就是打入己方的細作,就為了活活氣死自己的.

蘇清歡嘴角抽抽:"那個什麼,你爹是挺嚇人的."

大歡雖然說過她"爹"很嚴厲,但是更多的時候都是她爹對她各種好,她想回去而不敢;提起她爹,她話匣子打開就停不下……

蘇清歡從前便覺得哪里有些不對,現在才想明白,如果把"爹"換成"相公",一切就合情合理了.

她確實生不了孩子,但是又喜歡孩子;她家確實萬貫家財,中途暴發;她爹知道她懷孕,確實能打死她……


這下,杜景的嘴角也抽抽了.

這兩個女人,在刀劍相對的此刻,是來搞笑的嗎?

不過他心中隱隱覺得,被她倆這麼一鬧,劍拔弩張的氣氛淡去了許多.

同時又覺得,大將軍真是愛慘了蘇清歡.他明明知道這里是龍潭虎穴,卻義無反顧地闖進來,只是舍不得她獨自面對,害怕她有危險.

如果……杜景忍不住想,如果他是大將軍,大概……也會如此吧.

"大歡,過來!"魏紳又一次伸手.

大歡站在原地沒動,看得蘇清歡都有些著急了.

不管彼此立場如何,魏紳對大歡的好是實打實的.

"我……"大歡帶著哭腔道,"我腿軟,走不動了."

眾人:"……"

蘇清歡無奈地把柏舟塞給陸棄,走過去彎腰替她揉了幾下腿,溫聲問道:"好點了沒?"

大歡借機趴在她耳邊道:"娘子,你讓阿杜劫持我啊!老爺不會不管我的!"

雖然這樣讓她心里內疚,但是魏紳動不動就打要殺的,她的小心髒也受不了;尤其如果傷害的是蘇清歡.

蘇清歡低聲道:"傻瓜!"

話雖如此,她心里卻十分感動.大歡赤子之心,真誠火熱,也許就因為這個原因,才能融化魏紳這般的萬年堅冰吧.

"好了就過去吧.許久不見,你不也想他想得緊嗎?"

大歡遲疑地看看蘇清歡,又看看要吃人一般的魏紳,挪著小碎步,慢慢向他走過去.

魏紳終于忍不住,向前一把拉過她,粗暴地把人拉到懷里.

終于找到他的土肥圓了,完完整整.

大歡忽然福至心靈,雙手捂著肚子:"老爺,我肚子疼……"

魏紳立刻緊張起來,"怎麼了?"

大歡不敢看他,訥訥道:"就是忽然很疼,真的疼……"

魏紳從來都很清楚,她撒謊的時候,從來不敢正視自己;而若是覺得坦蕩蕩的時候,眼睛就瞪得大大的看著自己,把自己氣得跳腳.

她的意圖,顯然可見.

魏紳覺得今天要被這吃里扒外的東西氣抽過去了,剛要說話,就聽大歡接著道:"娘子把我肚子開了個洞,放出來很多很多髒東西……"

"什麼!"魏紳怒了,"把你的肚子開了個洞?"

"是為了治病,現在都長好了!"大歡連忙道."娘子是救我,不是害我哩!"

魏紳想伸手摸摸她的肚子,卻又縮回了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