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陸棄歸來


"周大歡,你不要考驗我的耐性!"魏紳咬牙切齒地道.

"老爺,蘇娘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啊!"大歡滿眼懇切地哀求道.

魏紳的堅持在她的婆娑淚眼下慢慢瓦解,看著她忽閃忽閃的眼睛道:"那個孽種,真不是你生的?你跟我說實話,就算是你的,我也不會殺他."

"真不是."大歡搖搖頭,語無倫次地慌亂道,"我也想是我的,可是我娘說,我懷孕了你就不高興了要殺我,讓我趕緊跑.我從船上被抓下來,壞人要殺我,娘子救了我,還說我不是懷孕,是生了大肚子病.她幫我治好了,我想回京,但是她說還得吃一年的藥.老爺,我可想您了,但是我不敢回去.你從來都不聽我說完,我就怕你為難娘子他們……我喜歡柏舟,他是個男孩;里面還有他的妹妹靜姝,龍鳳胎.他們的娘也是娘子救助的苦命人,她不能要他們,我雖然知道我這麼想不對,可是我還是很高興.我把他們帶回京城,咱們就有兩個孩子了,別人也不會笑您斷子絕孫了……"

她哽咽著,聲音模糊,但是聲音誠摯而懇切,眼中帶著珍珠般純淨的淚花.

魏紳徹底松了口氣.

他眉頭一皺,看看杜景,又看看做婦人打扮的蘇清歡,皺眉道:"怎麼偏偏是杜景的女人!"

杜景嘴唇動了動,卻終是沒說話.

蘇清歡也低下頭,心里想著若是這般能把陸棄撇出去就好了.

"才不是!"大歡出人預料地道,"阿杜是家里的護院,蘇娘子的相公是京城人士,回了京城半年多都沒回來.娘子雖然不說,但是我知道,她很想他.老爺,您有本事,能不能回京讓人幫娘子找找她相公?若是他相公家嫌棄娘子,您幫娘子說說話,您那麼厲害,肯定有用的."

蘇清歡感動又無語,費盡心機掩藏的人,就在大歡的好心中這樣暴露出來.

魏紳看看蘇清歡和錦奴,又看看杜景,挑挑眉毛:"護院?能讓地虎軍右威將軍做護院,你這位蘇娘子來頭可真不小."

蘇清歡嘴唇緊抿,正想著如何應答的時候,突然聽到一個消失了許久,但是依舊那麼熟悉的冰冷聲音道:"她是我的娘子,杜景給她做護院,她擔得起!"

陸棄!

蘇清歡慌亂抬頭,循聲望去,就見陸棄站在門口,錦衣衛的火把照亮黑夜,他一身玄衣,手握寶劍,明明風塵仆仆,卻又毫無疲憊之色,沖她眉眼溫柔地笑,棕色的眼眸中含情脈脈,又帶著睥睨一切的狂妄.

見她吃驚的模樣,陸棄嘴唇微動:"我回來了."

錦衣衛們嚴陣以待,刀劍相向,不斷後退著,想要攔住他,卻不敢真的動手.

陸棄輕蔑地看了他們一眼:"就憑你們,也想攔住我?"

"讓他進來."魏紳忽然開口.

"指揮使,"他身邊跟著的錦衣衛千戶盧俊阻攔道,"秦放太危險,屬下擔心……"

"不用擔心,"魏紳笑了,看著彼此對望的兩人,涼薄地道,"如果秦放殺了我,你怎麼辦?"

盧俊立刻道:"屬下一定不惜任何代價,將他繩之以法."

"嗯?"魏紳尾音上挑,明顯是不滿意這個回答.

盧俊擦了把汗,想了想後又道:"屬下一定不惜任何代價,親手殺了他替您報仇."


魏紳冷笑:"蠢貨!十個你加在一起,也不是他的對手,就算你真的說到做到,也不過白白送命.你送命就算了,我在地底下,看著你這般蠢,也會氣得跳出來."

大歡插嘴道:"老爺,呸呸呸,不要說晦氣話,你快吐幾口."

魏紳:"……你閉嘴."

"你先吐幾口,這可不是開玩笑的!"大歡十分焦急地道.

"滾!"魏紳想用帕子把她的嘴捂著,自己身為皇帝寵臣,錦衣衛指揮使的那些威儀,被她揮霍的基本只剩渣渣了.

他已經看到陸棄在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自己了.

簡直豈有起理.

自己裝的b,跪著也得裝下去.

這是魏紳向來的行事准則.

他瞄了一眼蘇清歡,又看看眼神幾乎沒離開過蘇清歡,現在還被攔住的陸棄,口氣森然道:"如果秦放敢殺我,我也不要你殺他,只要把她……"他伸出戴著黃金護甲,保養得宜的手,指向蘇清歡,"把她宰了,最好先,奸,後,殺!"

魏紳一句一頓,斜眼挑釁地看著陸棄.

陸棄笑笑,"我能做的不多,只能到時候十倍,百倍還到她身上."

他目光凜冽地掃過大歡.

"都夠了!"蘇清歡怒氣沖沖地道,"你們要打要殺滾出去,辱罵彼此女人算什麼!滾滾滾,都滾出去!"

說完,她不動聲色地用眼神余光盯著魏紳.

魏紳眼皮子都沒抬,揮揮手示意手下放行,等陸棄走近後方道:"你的女人,很聰明."

比起現在也搞不清楚狀況,只知道哭泣的大歡,蘇清歡表現得太完美.

她剛開始從容鎮定,現在又觀察入微,謹慎試探--她根本就是看出來魏紳今日失而複得,解開誤會,心情極好,更看出來大歡對他的影響力,所以故意口出惡言,試探他到底能不能接下這句帶有玩笑之意的話.

如果能,那麼他就能放陸棄一馬;如果不能,那就准備撕破臉皮.

陸棄也很明白,臉上露出自得的神色:"她向來冰雪聰明."

大歡茫然地道:"蘇娘子,這是你相公嗎?他長得真好,你倆郎才女貌,不,郎才不才我不知道,你是真的有才,郎貌女貌是真的."

這樣通身氣派的男人,才配得上她的女神.

人家有神助攻,自己卻只有豬隊友,魏紳氣結.

"昔日你曾鄙視我,村姑配閹奴,堪稱良配;"他只能自己火力全開,嘲諷道,"那今日你又算什麼?你的這位娘子,是賣身為奴的賤籍,是不是更配你這鹽奴?"

蘇清歡的資料,魏紳早已拿到,包括她忽然出現的殘疾相公.只是沒想到,原來竟然對應著戰神這麼一條大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