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對峙


魏紳急匆匆回京,在府里大發雷霆,領錦衣衛進府,嚴刑逼問府里的下人,卻一無所獲.

是了,害怕有一天她終懂得男女之事,她身邊的人都是他親自挑選敲打過的,平時和大歡根本不親近;而她向來又是受不了約束的性子,在府里到處亂走亂撞,魏紳縱容她,覺得這府里被錦衣衛保護得鐵桶一般,那就隨她喜歡,所以她在府里,是有著很大自由,身邊也沒什麼人跟隨的.

錦衣衛的人都知道,指揮使向來陰晴不定難伺候,但是現在卻變得無比暴虐,人人自危.

錦衣衛上天遁地,就是沒有查到大歡的任何痕跡.

直到一個月前,有位爺請他幫忙查杜景和劉均凌的去向;魏紳雖然沒有心思管,但是也不能拒絕,胡亂派了幾個屬下應付了事.

結果,那幾個人見到杜景和劉均凌在鹽幫附近出入,其中有人聲稱竟然看到了大著肚子的魏夫人.

魏紳接到消息就匆匆趕來,讓人四處找尋,終于在今天晚上布下了天羅地網,准備把這只偷逃出去的小麻雀抓回去.

至于抓回去後清蒸還是油炸,他要思量一番.

但是和她在一起的男人,他定要將其碎尸萬段.

沒想到,竟然是杜景.

聽到他要處置杜景,大歡竟然還敢替他開脫,這無疑是火上澆油.

魏紳面上冷笑,心中已經是怒火中燒.

"說,你是如何勾搭上杜景的!"魏紳厲聲斥責,把黑亮的馬鞭在空中甩出一個響亮而懾人的鞭花.

"老爺,這跟阿杜沒有任何關系啊!"大歡哭著道.

別的女人哭起來梨花帶雨,我見猶憐;她哭起來,眼淚鼻涕橫流,鼻頭發紅,嚎啕大哭.

魏紳聽見"阿杜"這兩個字,火氣立刻沖到發頂.

"你叫他什麼?"他一字一頓地道.

"老爺,他是阿杜.事情是這樣的,我當初在家里,以為自己懷孕了,所以就跑了出來;可是我沒有懷孕啊,你看我的肚子,已經變小了……"

要不是場合不對,蘇清歡就笑出來了.

一句話都沒講到點子上,真是夠迷糊的.

眼下,她有更重要的事情.

她瞥了一眼神情狠厲的魏紳,附在杜景耳邊道:"最壞情形,你有把握帶著錦奴離開全身而退嗎?"

杜景聞言怔了下,隨即緊握著刀,道:"有."

"好,"蘇清歡道,"不用回頭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帶著錦奴離開.不用管我,我能治大歡,他不會殺我!"

"……好."

蘇清歡又咬著世子的耳朵說了幾句,目光堅定不容辯駁.

世子要說話,被她狠狠瞪了幾眼.

"錦奴,聽話!"

魏紳已經注意到蘇清歡的舉動,嘲諷道:"若是在留遺言大可不必.今日除了她,"他指著大歡,"你們都得死."


"老爺,不要!"大歡嗓子已經哭啞了,"我生病了,蘇娘子幫我治病;阿杜對我也好,錦奴對我也好,他們都好……"

"那是不是除了我之外,所有人對你都好?"魏紳問.

"不,不,老爺對我也好."大歡道,"我知道的."

"那你就是依仗著我對你好,恃寵而驕,任意妄為了?"魏紳把馬鞭在掌心一上一下敲打著,自嘲地道.

他對她太好,好到她連紅杏出牆,暗結珠胎的事情都能干出來.

柏舟哭得更響,不住地往大歡胸前想要拱奶.

大歡想叫林嫂子也不敢,猶豫下,把自己手指放到柏舟嘴里.

柏舟立刻貪婪地吮吸起來.

"把杜景拿下,除了夫人……和她懷中的孩子外,別人生死不論!"魏紳終于失了耐性道.

"等等!"蘇清歡朗聲道.

還是她來說明事情始末,或許事情還不到無法挽回的地步.

沒想到,魏紳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,手一揮:"動手!"

哎哎哎,怎麼能不講道理呢!

沒想到,大歡忽然站起來,把柏舟往蘇清歡懷里一塞,就過來搶杜景的刀.

杜景不給她,她就硬拽.

"周大歡!"魏紳怒斥,"你敢為了奸夫跟我動刀!"

"不,"大歡抬眼看她,滿眼淚水,"老爺,你為什麼不聽我解釋?我是不聰明,偷跑出來給你添了許多麻煩,你怎麼罵我打我,我都不會說什麼!可是蘇娘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啊,您殺了她,我怎麼有臉活下去?"

蘇清歡適時道:"公公想必誤會了.大歡沒有懷孕,她懷里的孩子不是她的.是我和阿杜相識,她和阿杜在此之前素不相識.她生了病,肚子越來越大,以為自己懷孕了,怕你誤會她,所以才偷跑出來……"

魏紳狐疑地看向大歡,後者點頭如搗蒜,嘴里不住地道:"是這樣,就是這樣的!我剛才也說了,老爺偏偏不信我!"

魏紳心中症結一下子打開大半,看著大歡蠢萌委屈,但是完全不是做錯事情心虛的模樣,他長出了一口氣.

綠帽子將將摘下,但是心中怒火又起:這個蠢貨,有什麼事情不會跟自己說,反而要離家出走,還和陌生人這般親近!

見她還和杜景拉拉扯扯搶刀,魏紳怒道:"周大歡,再不松手,我把你爪子剁下來!"

大歡不知是不是嚇蒙了,口不擇言道:"我都不想活了.等我死了,您要剁什麼就剁什麼!"

魏紳氣得險些從馬上掉下來.

難道現在她不該跟自己解釋前因後果,讓自己息怒嗎?看看杜景的女人,多麼沉穩,口齒多伶俐!

"你為什麼不想活了?"話問出口,魏紳都為自己的好脾氣感到震驚.

大歡哭得情真意切,在魏紳看來就像死了爹,"阿杜很厲害的,他天天在院子里練劍;您殺了蘇娘子,我沒臉活著;阿杜殺了您,我也得陪著您;不管你們誰死,橫豎我是活不成了."

魏紳實在看不過去她哭的丑樣子,跳下馬來,虎著臉對她伸出手來:"過來!"

站在別的男人那里,算什麼!

"不--"大歡不肯撒手,"除非您答應,不傷害這家里的每個人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