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甜愛如斯(二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求婚的那一夜,魏紳極盡溫和.

他說:"不扣月銀,但是你要知道,我是太監,這輩子都不可能與你做真夫妻."

大歡詫異地看著他:"我們成親了,不就是真夫妻了嗎?"

魏紳竟然有些不知道怎麼解釋.

"我是說男女之事."他咬牙道.

"男女什麼事?"大歡眼神直往裝滿蘋果的盤子上瞥--魏紳有個怪癖,不喜歡吃水果,卻喜歡聞水果的香氣,所以他的臥房中,高高的黃銅仙鶴舉著三層圓盤,常年滿滿地擺放著各種水果.

魏紳看她貪吃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,怒道:"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!要不就讓你把所有的蘋果都吃完,吃不下砍你腦袋."

大歡嚇得縮縮脖子,不敢再看.

魏紳滿意了,正想說話,就聽大歡低聲嘟囔:"我覺得我可以試試,全部吃完……"

魏紳:"……蠢貨!"

大歡抬頭討好地笑笑,目光卻是篤定的:"就算我吃不完,老爺也不會殺了我,我知道的."

魏紳瞬間心軟.

"大歡,夫妻在一起,你知道怎麼回事嗎?"他耐著性子道.

"我娘說,就是搭伙過日子."

"是搭伙過日子,可是還有些別的事情."

"什麼事情?"

"就是一起睡覺,生兒育女……"在皇上面前沒有話接不上的魏紳,此刻舌頭卻有些打結,內心更是一片痛楚.

"一起睡覺啊……"大歡遲疑,"我睡覺可不老實了,還把我二弟蹬到地上,被我娘一頓好打.我要是,要是不小心把你蹬到地上……您知道,我力氣很大的……您能不能打我?"

"不會."魏紳保證.

"那就一起睡吧."大歡如釋重負,"可是我覺得,臥房里除了水果,還可以放些點心……"

"周大歡!"魏紳怒了,這麼溫情的時刻,她竟然只惦記吃的!

"聽您的,聽您的,您說不放就不放."大歡慫了.

這個傻子,是你自己看上的,自己看上的!

魏紳給自己做著心理建設,半晌才覺得緩過來一口氣.

"我是不能生孩子的."他淡淡道,眼睛一瞬不瞬地看著她,緊張地就像他剛剛淨身入宮時,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麼樣的命運.

"男人本來就不會生孩子啊,我會就行了!"大歡拍著胸脯道,"原來,太監還要會生孩子啊."

可是她家老爺不會生,好可憐.

想到這里,她沒看到魏紳青黑的臉色,急急保證:"我身體好,生個十個八個的,給您分一半!"

說完話,見他臉色沉的要滴水,她囁嚅著道:"要不,都算您的?好吧,那就都算您的,橫豎都跟您姓."

魏紳長歎一口氣.

她還是個孩子,對男女之事一無所知.

也許,這樣更好.

只是,她終究會長大的.

如果到時候,她哀怨地看著自己,郁郁寡歡,到時候他又該如何是好?

他知道,自己心狠手辣,殺人如麻;可是,對她,他舍不得.

與其到時候深陷其中,難以自拔,不如現在說個清楚.

她是他心尖的一根芒刺,拔出來會血流如注;但是日後等她徹底與他的心融為一體,再想拔出來,他大概也活不成了.

"生兒育女,是夫妻兩人共同完成的;而所謂太監,就是去勢,不能像尋常男人一樣生兒育女."魏紳面無表情的解釋道,袖子下的手卻緊緊攥著,指甲劃破掌心也毫無察覺.

"哦,不能生孩子啊!"大歡臉上劃過失落的表情.

她其實是很喜歡孩子的.

魏紳的心像墜了鉛塊,急速下沉.

倘使別的女人,看在他幾乎無所不能的權勢上,此刻定然會毫不猶豫地表態,不會嫌棄他,不會在乎有沒有孩子.

可那些都不是他喜歡的.

他就喜歡她的真.

這種真,此刻正深深,深深地傷害著他.

他問自己,她不願意,他能放她走嗎?

"那可以領養幾個嗎?"大歡道,"要不,養幾只貓貓狗狗也行.您不在家的時候,我可以陪他們玩.您也不讓我干活,不讓我種菜,那些名貴的花我也侍弄不來……"大歡想起被她養死的茶花"十八學士"就心疼不已.

"可以."魏紳的心一下從地獄到了天堂,"你想領養誰,領養幾個都可以."

只要你陪在我身邊.

"還有一件事……"大歡支支吾吾地道,"我聽說,別人家夫人有二十兩月銀,您能給我漲一漲嗎?十兩行不行?"

魏紳氣得眼珠子都要鼓出來,怒道:"不行!"

蠢笨到如此不識眼色,他真是自己找虐.

"那五兩行了吧."大歡覺得自己也要硬氣些,"我現在都有二兩呢!"

"那你嫌棄現在多了?"魏紳陰惻惻地笑,"那以後一兩."

"不不不,不嫌少,二兩就二兩."大歡忙表態.

在魏紳的記憶里,這一天,忐忑與歡喜並存;而大歡則並沒有覺得兩樣--月銀一樣,做的事情一樣,又有什麼區別,哼.

婚後兩人相處融洽,有時候半夜夢回,看著身邊如嬰孩般沉睡的大歡,魏紳便覺得心滿意足.

這種美好一直持續到將近一年前,魏紳奉旨去西北.

他知道自己要在那里呆一段時間,只是沒想到有半年之久;他也曾猶豫過是否帶大歡,但是糾結許久,還是沒帶她,因為實在舍不得她去西北忍受嚴寒風沙之苦,也舍不得她去見別人.

在他的要求下,她歪歪扭扭給他寫信,實在不會寫就畫.

那些狗爬一般的字和粗劣的畫作,成為他在西北最珍惜的東西.

直到有一天,屬下支支吾吾來報,說是她肚子大起來了.

這種事情,屬下不敢造次,魏紳砸了一屋子的東西.

他恨不得立刻趕回去,抓到那個奸夫,在她面前把他一刀一刀剮了.然後把她……

他最終也沒想把她怎麼樣.

可是過了幾天,正當他加緊處理事情,恨不能立刻回去的時候,聽到另一個驚人的消息:她跑了,不知道跟著哪個野男人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