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驚慌失措


大歡去燒香的時候還不情不願,舍不得離開兩個孩子,反複囑咐林嫂子好好照看,又請杜景一定得幫忙,才不放心地跟著蘇清歡去了,一路上還嘮叨著要快去快回.

"拜佛要虔誠."蘇清歡嚴肅地道.

大歡撇撇嘴:"您是臨時抱佛腳."

蘇清歡: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.

正逢廟會,寺廟外面熱鬧喧嘩,熙熙攘攘的人流,夾雜著叫賣聲,討價還價的聲音,空氣中彌漫著各種小食的香氣,引得人食指大動.

大歡很快被吸引了,左手拿著炸鵪鶉馉饳,右手拿著炙羊肉,吃得不亦樂乎.

"娘子,你嘗嘗,味道可好了.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!"大歡滿嘴油光道.

蘇清歡道:"喜歡你就慢慢吃,你在這附近轉就行,別走遠.我去廟里上了香再回來跟你彙合.如果見了有孩子需要的東西盡管買下,記得給錦奴也買東西,他也是個孩子."

出來燒香,最起碼的虔誠她還是有的,她打算茹素一個月.

大歡連連點頭,拒絕了蘇清歡給過來的銀子:"我有銀子,我是干娘,該給柏舟和靜姝買東西,也不差錦奴那份."

蘇清歡也不跟她客氣,自己提著買來的香燭往廟里去了.

她給佛祖上了一炷香,虔誠跪下,雙手合十道:"民婦陸蘇氏清歡,祈求佛祖保佑遠征相公,不求他聞達于諸侯,只求他平安歸來,康健順遂.若得償所願,願傾盡所有,為您重塑銅身."

她特意去打聽過了,自己也就能承擔得起銅身,而且只是外面一層,約摸著大概五十兩到一百兩百兩銀子也下來了.

她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,才緩緩站起身來往外走.

出來找大歡的時候,蘇清歡發現她正沒頭蒼蠅似的到處亂竄,急得都要哭了.

"大歡,我在這里."她擺擺手,嗔怪道,"說了你就在這里等我.胡亂走動,我險些都找不到你了."

"娘子,你快回家!"大歡臉色變了,帶著惶恐,用帕子掩住她的臉,"你快回家!別跟我在一起!"

蘇清歡意識到不對,拉著她的手,冷靜地道:"大歡,你怎麼了?剛才遇到了什麼?走,我們一起回去."

"不,我不能回去了."大歡依然一手遮住她的臉,一手急急地推她,"娘子,你快走!我在篾席下面放的銀票東西都留給柏舟和靜姝,衣裳你也留著送人……別掛念我,我,我不會有事的……"

她力氣很大,蘇清歡被她推了個趔趄.

"等等!"蘇清歡提高了音量,"大歡,到底出了什麼事!你說明白,是不是有人威脅你,或者要傷害你,或者是什麼其他事情!你告訴我,我會幫你的."

"娘子,你走!"大歡跺腳,不時焦急而惶恐地往身後看,"我不能連累你.我沒事,但是要讓他們看到你收留了我,我……你就慘了.快走,快走!"

"走,先跟我回家,有事情咱們回家再說!"蘇清歡拉住她的手堅持道.

大歡的人品,相處這麼久以來,她信得過.

她出了事,蘇清歡自認做不到置身事外.

而且家里有杜景,身手了得,還是地虎軍的將軍,最壞的情形下,他亮出身份,也能嚇退絕大部分魑魅魍魎了.


"人呢?人不見了……壞了,壞了……"大歡回頭看不見了熟悉的人影,心中慌亂不已.

他定然是回去通風報信了.

那人應該不會殺她,可是他向來陰晴不定,最愛遷怒她身邊的人.

她不能拖累蘇娘子.

"大歡,有事咱們回家慢慢說."蘇清歡緩和了口氣,哄她道,"三個臭皮匠,賽過諸葛亮,咱們一起想辦法;再說,兩個孩子都是你帶著的,你走了,晚上他們哭鬧著找你怎麼辦?"

她不知道大歡到底害怕什麼,但是不會讓她獨自面對這份惶恐.

"真不見了呢……"大歡泄了氣,一屁股坐到地上,險些把蘇清歡也拉倒.

她現在就是去追,也追不到人了.

他們到底看沒看到蘇娘子的長相?能不能連累她?

大歡心思複雜,被蘇清歡硬拉了回去.

回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,蘇清歡看著大歡失魂落魄的樣子,推了推她道:"你先回屋歇著,我去做飯,咱們有什麼話,吃完飯再說."

大歡張張嘴,幾次想說什麼,卻又不知從何說起,帶著矛盾和深深的疲憊,腳步沉重地回到了自己屋里,連兩個孩子也沒有去看.

杜景都看出來了異樣,走到廚房門口問蘇清歡發生了什麼事情.

蘇清歡一邊淘米摘菜,一邊把今天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.

"如果你去就好了,就能找到暗中窺探我們的人."

"她害怕什麼?難道……"杜景心里有了猜測,見蘇清歡並沒有不悅,便試探著道,"難道她是逃奴?"

"逃奴?"蘇清歡喃喃道,"所以你的意思是,遇到了從前熟人?然後害怕被舉報,連累我也被說收留逃奴?"

"我覺得可能是,否則為什麼這般害怕!"

"可是大歡說過,她家是開綢緞莊子的,而且她手中確實也不缺銀子……"

"但是您看她行走坐臥,可是很有規矩的樣子?"杜景反問道.

蘇清歡知道這確實說不通,但是下意識里還是想維護大歡,"也許她家只是中途暴發呢!"

"夫人,"杜景一臉嚴肅,"若是做別的暴發還可能,大字不識,生了一窩孩子養不起的農夫,怎麼認識絲綢緞子?又哪里來的本錢,哪里來的八面逢迎,能夠在京城開得起那麼大的綢緞莊子!依我看,她最大的可能性,是京中富貴人家的粗使丫鬟,偷了主家的金銀外逃."

蘇清歡頓時語塞,握著一把小白菜,不知如何辯駁.

杜景沉默地看著她.

"那,"過了一會兒,蘇清歡咬牙道,"那她就是逃奴,我怎麼辦能夠救她.替她還了銀子,買下她可以嗎?"

"夫人,您覺得這麼做對嗎?"杜景歎了一口氣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