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了卻紅塵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蘇清歡從林三花屋里出來之後,靠著牆就軟倒了身子,索性就勢坐在地上,雙膝蜷起,頭埋在膝蓋中無聲地哭了起來.

就差一點點.

如果她沒有送那碗湯,而是讓林三花睡半個時辰,那現在恐怕身體都涼了.

她早就注意到她的不正常,不給孩子取名,總說類似于托孤的話,郁郁寡歡……分明是早就存了死志.

也許對于一個現代女性而言,經曆了被背叛被拋棄之後尚且能逆襲,但是對于林三花這樣一輩子最遠地方只到過縣城,所有教養都來自于父母和三姑六婆的姑娘來說,她的世界,早已崩塌.

愧疚和自責把蘇清歡團團包圍.

杜景在里面等林三花徹底睡過去後,出來就見到蘇清歡抱膝痛哭的模樣.

"夫人,她沒事了吧."他有些不自然地道,"您也別傷心太過."

蘇清歡揚起頭,用手背擦了擦淚,耳邊一綹頭發被風吹起,她淚盈于睫,緩慢地道:"去年這時候,我從外面回到這里,和祖母鬧開了,孤身離家.村里的人都覺得我聲名狼藉,不肯與我來往,只有三花不嫌棄我.她家里困難,自己常年吃不到雞蛋,端午節她娘才給她一個雞蛋,她拿來和我切開一人一半;她教我怎麼在河邊洗衣,怎麼生火……我險些被祖母賣給屠戶,她半夜敲門,給我送東西,出主意……"

她貧窮,但是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圍內,用最誠摯的真心對待朋友.

杜景不知道該如何勸解她,半晌才艱難地道:"您對她也很好了."

蘇清歡垂下頭,輕輕抽噎,肩膀不時上下聳動.

她可以對她更好的.

如果今天失去林三花,這將會是她永生的痛.

"娘子,娘子--"大歡和穩婆一起把孩子抱睡放下,出來道,"三花是不是沒事了?"

"嗯,沒事了."蘇清歡道,但是她既然生了死志,誰也不能十二個時辰不錯眼地盯著她.

她該如何開解她,幫助她?

"阿彌陀佛."大歡雙手合十,虔誠地道,"三花怎麼這麼想不開?不看著兩個孩子,卻總想著那個人渣,等她醒了,我要狠狠罵她一頓!"

世子和杜景並排坐在屋簷下,聽著她們說話.

"從前我母妃有個閨中手帕交,嫁給了云南總兵,來往密切,姐妹相稱."世子忽然幽幽地道,"後來云南總兵寵妾滅妻,把那個姨母逼死了,母妃得到噩耗,抽出帕子掩淚,身邊所有丫鬟婆子,還有我都勸解她保重.可是第二天,她聽說父王寵幸了新人,又打扮得花枝招展留父王;再之後,那害死姨母的寵妾誕子,母妃封了厚禮……"

這也是姐妹.

"我娘就不會."世子聲音突然高了些,臉上露出驕傲之色,"她重情重義,便是在最仗義的男兒面前也毫不遜色.三花姨被傷害,她就再也不待見宋家的任何人.她果斷決絕,君既無情我便休,所以才被表舅撿了便宜."

杜景的內心:你這麼說,確定大將軍不會打你嗎?

他抬眼看了看那已經收拾好情緒,重新站起來的女人,心中像微風拂過水面,掀起了輕輕的漣漪,蕩漾開來.

相處下來,他大概知道了為什麼大將軍會愛上她.

她像一朵最不起眼,遺世獨立的蘭花,靠近來卻知道美得如何驚心動魄,驕傲堅韌.

她活得率真,嬉笑怒罵,皆由心定;她心地善良,坦誠待人……

相對于她的這些品性,她出眾的外貌,反而不值一提--而在幾天前,他以為陸棄是因為她的美貌而折腰.

晚上,鎮定藥物的藥效過去後,林三花醒來,茫然地看看屋頂,再看身側蘇清歡哭紅的眼睛,閉上眼道:"清歡,何必浪費藥材救我?"

"大歡,把孩子抱進來."蘇清歡道.

"不,我不見!"林三花情緒激動地揮舞著手臂,聲音尖利,"我不要見他們!"

女孩"哇"的一聲被嚇哭,她的哥哥像是受了感染,也跟著哭了起來.

大歡一手抱著一個,頓時手忙腳亂起來.

而林三花似乎是下定了決心,任由兩個孩子哭得撕心裂肺,就是沒有回頭.

蘇清歡歎了口氣,揮揮手道:"抱回去讓林嫂子給喂點奶哄睡吧,這麼小的孩子晚上起來很多次,你辛苦些."

大歡忙道:"不辛苦,不辛苦,我樂意著呢!"她又看看林三花,喊道,"你真的不看孩子?不看等我將來抱回京城,你別後悔!"

她本來只是開玩笑激林三花,不想聽到她回道:"那就多謝你了."

大歡氣得跺跺腳,"哪里有你這樣的娘",抱著兩個孩子出去.

"三花,還想死嗎?"

"想."

"你是不是覺得,你死了以後,我和大歡就會對兩個孩子視如己出,你的過去就不會影響他們?"

蘇清歡想了一下午,終于想到了這個原因.

林三花緘默.

"可是你有沒有想過,這兩個孩子,得知生母為了他們,犧牲了性命,會如何愧疚難安,偏偏又無從彌補!"蘇清歡道.

林三花閉上了眼睛.

蘇清歡勸了大半夜,什麼道理都說盡了,可是林三花油鹽不進,只想以死解脫.

"三花,"蘇清歡實在是沒辦法了,"要不這樣,我知道縣里有個庵堂,你若是實在難過,就去庵堂里代發修行一年.若是還不想孩子,那就,那就剃度,終生伺候佛祖.你既然隔斷了萬丈紅塵,我和大歡名就可以正言順替你撫養孩子;而將來如果你想孩子,可以知道他們的情況;如果他們想你,至少知道你好好活著,心中也有個念想,好不好?"

林三花沉默了許久,久到蘇清歡以為她睡過去了,聽見她長歎一口氣.

"好,我去."

為了兩個孩子,更為了不讓蘇清歡難過,雖然活著不易,但是她還是願意艱難地活著.

感謝你為我流的淚,成為我在這人世最後的羈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