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雙面世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馬車上,林三花問:"清歡,那個是程家的夫人嗎?"

蘇清歡點點頭.

大歡憤憤道:"什麼夫人?哪有一點兒夫人的樣子!我做夫人,都比她做得好!"

蘇清歡"噗嗤"一聲笑出來,打趣地道:"你想做誰的夫人?"

大歡撇撇嘴,扭過頭去,沒有作聲.

"大歡姐剛才罵人的樣子,真是太有氣勢了."林三花笑道.

"我爹總罵我,他嘴巴可毒了,罵我都不帶重樣的."大歡嘟囔著,眼中卻有思念的水光閃現.

"我替你治病,你就可以早點回去了."蘇清歡見狀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,"先讓人給你爹娘帶封書信回去,免得他們擔心."

"不行不行,"大歡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,"我爹很多疑,從來不信別人.就算到時候我跟他說,需要在你這里治病,他也不會相信,而是會把我強行帶回去的.我不想回去,我不想再被人說懷孕,我要等病徹底治好了再回去."

世子忽然插話:"你們遇到程家的夫人了?她是不是對我娘無禮了?"

"都是過去的事情,相見確實也不算愉快."蘇清歡淡淡道.

"豈止是不愉快,那夫人簡直……"

"大歡!"蘇清歡不贊同地打斷道.

"你說給我聽."世子看了一眼蘇清歡,又看看大歡,堅持到底.

大歡才不是個憋的住的性子,繪聲繪色把事情說了.

世子聽完後臉上浮起冷笑:"她算什麼東西!程宣就是榜眼,現在為官也不過六品七品芝麻官,我表舅是二品……"

他忽然意識到語失,把"驃騎大將軍"這幾個字生生吞了回去.

蘇清歡怕林三花和大歡起疑,拍拍他的頭,"別吹牛了,你表舅就是個看門的,二品家官員家看門的,不還是看門的!"

"娘,"世子仰頭看著蘇清歡,清澈的眸子里有憤怒,有憐惜,有堅毅,"等我長大了,會讓所有欺負過你的人都沒有好下場."

蘇清歡心中感動,卻不希望他戾氣太重,拍拍他道:"那娘等著你長大,給我撐腰.只是呀,有很多你現在覺得憤憤不平的事情,將來站得高了,格局更大,視野更廣闊了,便覺得不值一提.你心里,應該裝著更重要的事情,後院的這些微小之事,娘還應付得過去,程家老祖宗對娘很好很好,我搬出她來,王夫人不敢輕舉妄動."

清瑩告訴她,知道她被賣,從山西燒香回來的老祖宗大病一場,責令王氏閉門思過.

王氏是程家父子百般求來的貴媳,這般懲罰,老祖宗已經盡了最大努力.

世子沉默地握住她的手.

多說無益,要麼狠要麼忍.現在他只能忍,等他真的大權在握那一日,這些賬,他會一一清算!

回到家後開了門,見家里多了個大男人,林三花和大歡都嚇到了.

"這是我從前在程家認識的護院阿杜,也不想在程家呆了,身手又好,我便請他來給錦奴做武師傅.再說,咱們幾個女人加孩子,到底有個男人守門護院更安心."蘇清歡道.

"娘子想得周到."大歡覺得女神什麼都好,所有決定都要附和,"晚上再有敢跳牆的,阿杜兄弟抓住打斷他們的腿,讓他們蹦跶!"

杜景的耳根子紅了紅.

蘇清歡別過頭去努力忍笑.

世子背著手,故作老成模樣道,挑剔地看著杜景.

杜景拱拱手行禮,含糊道:"給小主子請安."

世子矜持地"嗯"了一聲,道:"安分守己,好好伺候."

大歡瞪大眼睛看著世子,"錦奴,你這說話的樣子,和我爹一模一樣."

眾人:"……"

把馬車上的東西卸下來,蘇清歡張羅著做飯,大歡給她燒火,林三花孕後期腿水腫厲害,回屋躺著.

世子和杜景在屋里說話.

"我知道你心里看不起我娘,覺得她出身低,"世子叫得十分自然,面色冷厲,"但是不管是你還是任何其他地虎軍的人都要記住,她是我娘,我就是她的依仗."

杜景對世子表現出來的和蘇清歡的親近感到意外,他不卑不亢道:"地虎軍唯大將軍命是從,將軍夫人,即使出身貧寒,只要將軍認可,地虎軍便無人不敬."

"記住你今天的話."

"錦奴,飯好了,來幫忙盛飯!"蘇清歡在廚房喊世子.

"好,娘,我這就來."世子卸下嚴厲,臉上掛著和年齡相符的笑容,往廚房走去.

杜景立在原地,忽而對蘇清歡產生了無盡的探究之心.

"我們在三花姨屋里吃,你和阿杜在屋里吃."蘇清歡把飯菜分成兩份囑咐世子道,"你和阿杜應該更容易說話,告訴他,讓他不必拘謹,多吃些.他身上有傷,你從我藥箱里找些傷藥,吃完飯幫他上藥.我想准備下,明天給大歡把腹水引出來."

"娘,我給你打下手行嗎?"

"行."

世子高興地端著飯菜往屋里走去.

杜景見狀連忙接下,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和大歡談笑風生的女人,也就是她,能在知道世子身份後,還如此從容地使喚他.

第二天,蘇清歡給大歡做了手術,引出了腹水.

世子出來就吐了,一天都沒吃飯.

"習慣了就好了,我第一次進解剖室的時候,出來三天,想起來就吐."蘇清歡笑眯眯地道.

"什麼是解剖室?"

蘇清歡簡單解釋了下,盤算道:"解剖室這里是不行的,但是是不是可以去義莊……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."

杜景在一邊聽得頭皮發麻.

大歡身體底子好,養了幾天就活蹦亂跳,只是還是要長期服藥.

她吃藥的時候也不費勁,滿滿一碗黑乎乎苦澀的藥,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就灌下去.

"大歡,不苦嗎?"蘇清歡咋舌,"來兩塊蜜餞."

大歡放下碗,抹抹嘴,"不苦,只要能好,再苦都行."

她想早日回京,可是想想蘇清歡又舍不得,便道:"娘子,你進京城吧,我爹有很多宅子……"

"夫人--"杜景急切的聲音傳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