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大局落定


徐夫人出去找蘇清歡了,回來又是一番盤問.

她是看起來粗糙,但是內里十分剔透之人,見蘇清歡有意隱瞞,也沒有多問.

蘇清歡誠摯地感謝她的收留之恩,向她辭行,要帶著一家子回去.

徐夫人忍不住和她抱怨起了徐大當家:"都去了這麼久,還不回來!幫里這麼多事情,押送個糧食他偏要去."

蘇清歡自然安慰她幾句.

而被抱怨的徐大當家,遠在千里之外,站在船頭打了兩個噴嚏.

"還有多遠?"他問身後的人.

"回大當家,過了前面險灘,就進了蘭江,水流湍急,順流而下,就能到明城.行進一半的時候拐彎,就能停在城外."

"你小子現在還試探我,以為我沒拿定主意跟隨誰?"徐大當家哈哈大笑,聲音堅定,"咱們既然選了主子,那便是死,也只能跟他一起死了!"

"是,大當家."

"下去告訴兄弟們,過險灘的時候多注意.平安過了這里,以後咱們都是光明大道."

"是!"

他們沒有發現,旁邊蘆葦掩映中,停泊著幾艘小船,有一艘小船在他們離開之後,像離弦的箭一般竄了出去.

"果真如你所料,"賀長楷接到加急送來的情報,匆匆掃過幾眼後遞給陸棄,面色冷凝,"這個逆賊果然找了糧草來.蘭江上,水流湍急,無法攔截……"

"不能為我所用,就毀掉."陸棄接過來掃了一眼便扔到一邊,面無表情地擦拭著寶劍道.

"如何毀掉?我們沒有那麼多水下功夫好的人能分出去……"

"並不難,在河道最窄的兩岸設伏,放火箭,燒糧草."陸棄道.

"蘭江寬闊,找到這樣的地方不容易;而且水克火,用火攻並不是上策."

"那就派水鬼鑿船."

"我得到的消息,這次運送糧草委托的是鹽幫的人.還有人,比他們更擅水嗎?"賀長楷反駁後,大手一揮,"升帳議事."

兩人都很清楚,這批糧草意義重大,絕不能落入賀長楷手中.

賀長楷營帳中,謀士將軍們立了兩排,你一言我一語,但是都沒有足夠好的主意,反而像幾百只鴨子在吵架.

有人道:"就算賀長瑞得了這些糧草,也不過能多撐幾個月,不足為懼……"

幾個月?戴著面具的陸棄一眼掃過去,說話之人頓時覺得後背汗毛站立起來,生生止住了話題.

"回王爺,外面有人求見……"

賀長楷正是煩躁的時候,怒道:"沒看到正在議事嗎?不見!"

來人支支吾吾地道:"回王爺,來人自稱是鹽幫的人."

如果因為害怕觸怒王爺挨軍棍就不再稟告,日後耽誤了正事,恐怕王爺要的就是他項上人頭.

"鹽幫?"

賀長楷立刻想到這是有人要通風報信,又喜又疑,吩咐眾人散去,又道:"把人帶進來."

陸棄坐在位置上,一動不動,冷眼旁觀.

眾人早已習慣他在賀長楷面前的優待,魚貫而出.


"鹽幫現任幫主徐順拜見王爺."來人進來,俯身就拜.

賀長楷愣住了,就連陸棄眼中都有訝然之色一閃而過.

原來以為是對方的叛徒,不想來的竟是對方老大?

"徐大當家請起."賀長楷端坐著,手揮了揮手,氣勢十足.

徐順起來,說話之前先從懷里掏出了一封信,恭恭敬敬獻上道:"事情複雜,個中事宜,王爺看過此信便知."

賀長楷身邊的侍衛下來從他手中接了信,撕開後查驗一番信紙,這才遞給賀長楷.

賀長楷一目十行地看了信,臉色先是驚訝,而後笑容慢慢綻開,又把信遞給陸棄:"這封信,想必你想好好看看."

陸棄接過信看過,依舊面無表情,只按在劍鞘上微微顫動的手,顯露了他此刻的情緒.

蘇清歡,你好大的膽子!

沖鋒陷陣,兩軍對壘之事,自有他去做,她是向天借的膽子,如此膽大妄為!

雖然信上言簡意賅,但是他已經能從字里行間想象出當時的驚險細節.

他不敢想象,如果徐順做了其他選擇,她該是什麼下場.

他現在只想立刻插上翅膀飛回去,把人綁起來,狠狠抽一頓,認錯都不停手!

徐順面上淡定,但是心中忐忑不已.

他以最大的誠意來,賭的是鎮南王心胸開闊,有招賢納士之心.

若是殘暴恣睢,一言不合,很可能就將他推出去斬殺了.

結果……他十分滿意.

賀長楷非常高興地接待了他,也承諾了比賀長瑞給他的更多的東西.

徐順激動之下,道:"云南戰亂,苦的是百姓.這些糧草我願意捐給王爺,等戰事結束後,再捐紋銀百萬,以做後續休養生息之用."

賀長楷更高興了.

等徐順暈暈乎乎地被帶下去休息後,陸棄終于開口說話.

"讓我們的人,藏到糧草船中進城,里應外合."

"我也這般想的."賀長楷撫掌大笑道,"這次,弟妹和錦奴,是最大的功臣!"

聽著他自然地說起"弟妹"二字,陸棄挑了挑眉毛,嘴角弧度愉悅.

"九哥,"他開口道,"大局已定,我多留無益.我明天就回去."

"回哪里去!"賀長楷狠狠瞪了他一眼,"有沒有點出息!不就是個女人,讓你如此神魂顛倒!"

陸棄站起身來,"九哥別忘了,是你口中那個女人,四兩撥千斤,替我們搬掉了前方最大的石頭.而且,"他露出痞笑,"有了她,我還要什麼出息!"

"滾!"賀長楷罵了一句,自己也忍不住笑了.

深夜,陸棄在燈下把自己寫給蘇清歡的厚厚一疊信裝進包袱中,眼前浮現出蘇清歡的一顰一笑,臉上不由帶上溫柔的笑意.

所有思念,都寫在其中,卻從來沒有發出去的勇氣.

他害怕一旦宣泄出這些思念,得到了她的回應,就再也沒有留在戰場上的勇氣.

她的一聲呼喚,就能讓他放棄一切.

現在好了,他帶著這些信回去,就罰那個不知天高地厚,又讓他魂牽夢縈的女人,抄寫一百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