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生個兒子


"你們的將軍身體沒事,但是眼下仍然是見不得光的'死人’.從前的事情,他跟我隱隱提起過,我只知道他是被人陷害才淪落至此.我若是你們,既然得知他安好,就回去找證據替他洗清罪名,更重要的是--"

蘇清歡頓了頓,一字一句道:"守住基業!"

人在,基業在,陸棄才可能重新成為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戰神.

最後四個字,聲量不高,然而聽在劉杜二人耳中,卻是振聾發聵.

"我們本來確實替將軍守著地虎軍,不想大權旁落,只等他歸來."劉均凌開口道,"可是後來聽說將軍在鹽場中被人打斷了腿,境況十分不好,我們兄弟哪里還能等下去?正好魏狗家中有事,近來放松了對我們的轄制,我們才能偷偷出來找將軍."

"你們綁架我做什麼?"蘇清歡道,"你們既然知道我是他娘子,為什麼不直接來問我?"

"因為我們不確定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,也不確定你知不知道將軍的身份,不敢暴露自己,只能假裝……"

"你們是想試探我?"蘇清歡冷笑,"那我在兩位將軍眼里可合格?"

"勉強吧,但大將軍如果看上了你,後院的事情我們也不好插嘴."劉均凌大大咧咧地道.

蘇清歡想把撿起燃燒的柴火戳瞎他的眼,堵住他的嘴.

杜景客氣得多,但是意思也基本差不多,"您既然嫁給了將軍,還是謹言慎行些好.鹽幫的這些人,不能來往;那種劫色的話,"他臉色紅了下,"也不要再說.須知女子名節比命還重要."

"我就這樣,改不了.可是你們將軍眼瞎,就是看上我了,怎麼辦?"蘇清歡無賴地攤攤手.

劉均凌哈哈大笑,"果然是有意思的女子,怪不得我們將軍喜歡你."

杜景則板起臉:"請您慎言."

貧賤之知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.

蘇清歡對陸棄有再造之恩,無論如何都不能辜負她.但是他的妻子,日後要出得廳堂,代表了戰神的臉面,絕不可以如此跳脫.

杜景想,他是不是該從京中請個教女四書的嬤嬤來教教她?

蘇清歡心道,小鮮肉竟然長了一顆老夫子的心,頓失可愛.

"還有一件事情,你們不認識我兒子嗎?"這是她十分想不明白的事情.

賀長楷和陸棄好的穿一條褲子,而作為陸棄左膀右臂的這倆人,竟然不認識世子,這有些說不過去,也讓她疑竇叢生.

聽她口氣,他們應該認識.

杜景仔細想了想,卻還是誠實地道:"眉眼有些說不出來的熟悉,但是確實不知道是誰."

劉俊靈也道:"我去看個小孩子干什麼!"

蘇清歡道:"你們若知道他是誰,就能知道你們將軍去哪里了."

劉均凌向來是粗人,遇到這種燒腦的問題,下意識地扭頭看杜景.

杜景略一思考,將軍腿腳恢複了,那他能去找誰呢?和他交好的人並不多……

他靈光一現,突然想到云南之亂,想到蘇清歡曾去給鎮南王世子看病,想到那孩子的眉眼,不正和鎮南王神似?

"是世子!"杜景脫口而出,眼神一瞬不瞬地看著蘇清歡,"那將軍去了云南?"


蘇清歡點點頭,又一次提出自己的疑問.

"世子一直跟著王妃,長大些就去了云南,是以我們兩個也只在很小的時候見過他而已."杜景解釋道.

劉均凌十分不滿:"鎮南王,那可是咱們攀不上的高枝!將軍有難,他屁都不放一個;他封地起火,就好意思叫將軍去滅火?誰給他那麼大的臉面!"

杜景卻道:"各有各的難處.既然他能來找將軍,說明還不是徹底不顧舊情.我看過云南邸報,說鎮南王手下有一悍將,脫穎而出,姓蘇名思……蘇,思……"

他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著,看蘇清歡的眼神多了幾分敬重.

將軍用了這個名字,如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,可見蘇清歡在他心中的地位,真是不同一般.

這是他承認並且深愛的妻子,那也就是他們的主母.

"酸掉牙了."蘇清歡撇撇嘴道,心中卻酸酸甜甜,帶著若有若無的苦澀.

被思念是一件很甜的事情,但是又因分離而苦澀.

陸棄,他用了母姓,用了一個"棄",可見當時內心的絕望;而現在,他用她的姓氏,用一個"思",向天下昭告他對她的愛意和思念.

"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……"劉均凌不滿地道.

杜景不贊同地看了他一眼,對蘇清歡道:"我們多有得罪,夫人不要見怪."

"大水淹了龍王廟,算了算了."蘇清歡大度地擺擺手,"快把我送回去,你們該回去回去,等陸棄回來了,我讓他聯系你們.不,先等等,你們兩個先處理下身上的傷,我回去給劉將軍把斷箭取出來吧."

再勇猛的人,在強敵環伺圍攻之下,也不可能自己毫發無傷.

"我們商量下."杜景謹慎地道.

說完後,他拉著劉均凌走到一旁.

蘇清歡聽不清他們說話的內容,但是看動作神態,兩人似乎發生了激烈的爭吵.

"你留下,正好讓夫人給你處理下肩傷.我回去!"杜景道,"你在這里休養,等到將軍回來再回京."

讓人帶信,總不如親眼見到來得踏實.

"不,你留下."劉均凌道,"我回去!你比我聰明,能幫上將軍得更多."

最終兩人議定,杜景留下,劉均凌回去.

"哎哎哎,你肩膀的傷."蘇清歡道.

"以後再說."劉均凌說走就走,翻身上馬,對蘇清歡拱手道,"夫人,今日得罪,等將軍回來,我自到將軍面前負荊請罪,給您賠罪."

杜景提點他了,讓他對蘇清歡恭敬些.

"不知者不為罪."蘇清歡很大方.

"還有件事,"他面色嚴肅,"事關軍心穩定,還請夫人一定上心."

蘇清歡斂容,正色道:"你說."

"早點生個兒子,哪個再敢說將軍是天煞孤星,老子卸了他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