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綁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當然帶人了."小七挺挺胸膛,指著不遠處正在忙著搬貨的進進出出的大漢們道,"帶了二十多個人出來呢!這多虧了娘子……"

"有人跟蹤我們!就在那里!"蘇清歡回身指著一路跟隨她們,此刻假裝在買東西的兩個青衣人道,"就是他們兩個,穿石青色衣衫的那兩人,把我抓住他們!"

小七愣了下,隨即大聲招呼了人道:"你們先把東西放下,有人敢欺負蘇娘子,跟我去抓住,回頭到夫人那里就是功勞一件."

蘇清歡:"……對,抓住的我出一百兩銀子賞金!"

雖然有些無語,但是眼下抓住人是最重要的.

兩個青衣人似乎發現了異常,轉身往人群中退去.

小七大聲斥道:"小子,站住!給你七爺站住!"

話音落下,他已經帶著人沖了出去.

蘇清歡帶著幾人下了牛車,付了車錢,站在樹蔭下等著小七回來.

過了一刻鍾,小七垂頭喪氣地回來,擦著額頭上的汗珠罵道:"這兩個小子,腳底抹油,溜得飛快.蘇娘子,你放心,他們要是再敢太歲頭上動土,我一定把他們大卸八塊,扔到河里喂王八!"

蘇清歡知道這是他把人跟丟了,覺得不好意思才放狠話,便笑著道:"把他們攆走就行了.幸虧遇到你,要不然怕是我們到不了鹽幫."

"蘇娘子要去我們那里?"小七聽了她的話後倍感舒服,忙道,"走,我護送你們,看哪個不長眼的再跟鬼鬼祟祟."

蘇清歡一行在小七等人的護送下,順利到了鹽幫.

徐夫人見她回來自然喜出望外,道:"你這麼沒良心的,怎麼舍得這麼快就回來看我?"

蘇清歡讓她屏退眾人,才道:"我家怕是招了強人了,來姐姐這里躲一躲.我倒是還好,世子,大歡,還有個孕婦都跟著我,我不放心."

"什麼強人,敢欺負到我妹妹頭上!"徐夫人柳眉倒豎,壓不住火氣道,"小七,你帶人去給我把人揪出來……"

蘇清歡忙攔住她,道:"去哪里找!最近不太平,村里的衙役都失蹤了,姐姐再讓人大張旗鼓的去,萬一被人懷疑怎麼辦?不妥不妥.我估計是我夫君生意上的仇人,先請姐姐收留我們一段時間,等我夫君回來了,他就能解決."

"他還能回來嗎?"徐夫人不信任地道,"他是不是跑了?從他走以後,還有消息帶回來嗎?你當初是不是給了他不少銀子?"

蘇清歡咬著嘴唇:"確實把家里的銀子都帶給他做盤纏了.他一定能回來,我相信他!"

陸棄走了很久之後,蘇清歡某日翻開一本藥典,才發現里面夾著一枚紅葉,上面陸棄提了兩句詩,讓她當時就淚奔.

"行役在戰場,相見未有期.生當複來歸,死當長相思."

她不要他的相思,她要他好好歸來.

徐夫人剛想罵她天真,見她眼圈都有些紅了,卻倔強地逼退淚意,模樣令人心酸,不由把話咽了下去.

"罷了罷了,不提他.你安心在這里住著就是,徐順不在,現在大小事情都得我,操持,可能沒那麼多時間顧你.但是誰敢欺負你,對你不尊重,立刻讓人來告訴我!"

蘇清歡見她大姐大的仗義模樣,不由笑著點頭:"嗯."

雖然周圍都是鹽幫之人,蘇清歡不知道為什麼,總覺得心里很不踏實.

林三花和大歡住一個屋子,她和世子住一個屋子.

其實她和世子可以分開住,但是她莫名不安,所以還是住在一起.

"錦奴,"晚上睡覺的時候,蘇清歡難得嚴肅地道,"如果我出了事,你怎麼辦?"

世子毫不猶豫地道:"娘,你放心,我一定拼命救你."

他原本以為蘇清歡會高興,但是沒想到,她拉下臉道:"你還是個孩子,就是拼命救我,也不過再無謂犧牲一條命.這樣全了你的心,但是對我又有什麼意義?"

世子沉默了.

蘇清歡看他的樣子有些心疼,卻還必須硬著心腸道:"如果我出事,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.在自保的前提下,努力通過別人,比如你表舅,徐夫人他們來救我.你想,你為了救我而陷入困境,除了讓我愧疚,甚至被人掣肘,還有什麼意義?感情沖動令人一時感動,但是那樣不理智的行為,只能害了你我,明白嗎?"

"娘,"世子仰頭看著她,"如果是我出事了,你怎麼辦?"

蘇清歡:"……我是大人."

"在我心里,您是我親娘!"世子說完,扭頭轉過去,假借抬胳膊的姿勢抹淚.

"錦奴……"蘇清歡把他摟在懷里,"我當然知道你的心,我對你也一樣.我只是說萬一,萬一我出事,你一定要理智,幫我照顧好所有人……"

"娘,我不會讓你出事."世子倔強地道.

"好,好."

蘇清歡閉上眼睛,心中的不安像滴到宣紙上的濃墨,慢慢渲染開來……

半夜蘇清歡也沒睡著,嗅覺異于常人的她忽然聞到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藥香.

是迷藥!

蘇清歡立刻摸索到荷包,倒了一粒藥含在舌下,同時抓住帕子掩住口鼻,又把手伸到枕頭下面--那里藏著徐夫人送她的一把防身用的匕首.

她剛想大聲呼救,忽覺一股冷氣逼近,再抬頭,脖子上有金屬鋒利而冰冷的寒意.

"你敢出聲,我就殺了你,還有他!"

借著月色,蘇清歡看清楚進來的是兩個人,手持長刀,分別抵住她和世子的脖頸.

可能因為吸入了迷藥,世子此刻緊閉雙眼,沒有醒來.

"你們想干什麼?"蘇清歡口中有陣陣辛辣傳來,令她保持清醒.

這兩人,真是好本事,竟然能夠摸到鹽幫里,並且如入無人之境,挾持自己.

"跟我們走!"一個男人沙啞的聲音響起.

"你們是誰?"蘇清歡沉著地問,手緊握住腰帶,手指在腰帶中悄悄摸索--她今天有不好的預感,所以和衣而睡,身上藏了不少東西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