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倉皇而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腳印很大,顯然是男人留下的.

蘇清歡提起裙子,邁到黃泥上踩了踩,繡花鞋頓時染上了一圈黃泥.

剩下幾個人都不解地看著她.

蘇清歡又走下來,指著自己留下的腳印道:"我剛過百斤,腳這麼大的男人,身量不會低,體重也不會比我輕.可是你們看,即使他們從圍牆上跳下來,最深的腳印,也沒有我的腳印深."

"所以,"世子接口道,"這兩個男人不該是村里的閑漢,而是武藝高強的好手,所以身輕如燕,也沒有驚醒我們."

蘇清歡看了一眼林三花,心中無聲歎息,道:"幸虧你三花姨還沒睡著."

這種時候,大歡知道自己腦子不夠用,乖乖地站在一邊,等著蘇清歡說話.

林三花也弄不清楚情況,試探著道:"難道是鹽幫的人?清歡,你在鹽幫,可得罪過人?"

蘇清歡搖搖頭:"沒有.而且我覺得鹽幫之人都擅水,但是輕功這種精巧的功夫,他們很少有人練習,不像鹽幫之人."

她在鹽幫謹言慎行,除了治病救人,沒有得罪過人.

"那到底是誰?"世子也迷惑了.

蘇清歡想了想,"無論是誰,都不是我們能對付的.眼下咱們必須離開,先去鹽幫暫避一下,等你爹回來再說."

這不是猶豫的時候.她們都是婦孺,真有惡人,很難對付.

蘇清歡做了決定,林三花和大歡就回去收拾東西.

世子不無擔憂地低聲問:"表舅回來找不到我們怎麼辦?"

"我去讓孫嬸子看顧著些,若是你表舅回來,定然會打聽我們的去向.到時候讓她告訴他."

世子道:"娘,我想出去告訴豆豆一聲."

他才剛回來幾天,和豆豆他們正玩得熱乎,離開有些戀戀不舍.

"去吧,"蘇清歡摸摸他的頭頂,"把我剛煉的那一碗豬油給豆豆家帶去.咱們不知道要走多久,放在家里怕糟蹋了."

世子答應下來,進屋取了豬油往里正家去了.

如果云南那里收到存糧,那戰爭進程應該加快不少吧.或許,他能夠在櫻桃酒釀好的時候回來?

他受過傷,受過寒涼,櫻桃酒對他最好,所以她今年做了許多許多,就等著他回來喝.

再相見的時候,她能撲到他懷里擁抱他麼?會不會覺得陌生?

蘇清歡忍不住胡思亂想,半晌後才回屋去收拾剛打開不久的包袱.

到底是誰,半夜跳牆而入呢?

他們有什麼所圖?莫非知道自己是三里五鄉的"有錢人"?或者他們干脆是土匪山賊,有同伴受傷,下山綁個大夫?

一時間,蘇清歡思緒紛雜.

"娘--"去了大概只有一刻鍾的時候,世子氣喘籲籲地跑回來,大聲喊道.

"這麼快就回來了?"蘇清歡笑道,"咱們家的碗呢?怎麼沒帶回來?"

世子轉身把門栓拴上,快步走到蘇清歡面前,仰頭低聲道:"娘,出事了.我剛才去豆豆家,他們家聚集了很多找宋大山的人.我聽說失蹤的衙役不僅有宋大山,還有個姓孫的衙役."

蘇清歡的臉色,刷的煞白.

世子看她臉色,頓時知道了答案,喃喃地道:"我記得娘提過,當初是宋大山找了個姓孫的衙役,兩人把表舅抬了回來.昨天又有人半夜跳入我們家里……"

把這兩樁事情聯系起來看,真相呼之欲出了.

有人察覺了當初宋大山和那個孫姓衙役幫她偷天換日之事,並且抓了他們兩個人.

而很可能,他們已經供出了蘇清歡,所以半夜才會有人來打探消息.

"必須趕快走."蘇清歡強行穩住心神道,"我去找輛車,咱們先去縣城,再去鹽幫.咱們現在就走,光天化日的,咱們走官道."

她想著既然昨日他們害怕驚動別人,那更不敢在白天公然擄人了.

坐在進縣城的牛車上,蘇清歡歉疚地對知道事情始末的林三花道:"大歡無論如何都得跟著我治病,只是連累了你.你既然在我家里住了那麼長時間,我就是把你送到別處,怕是你也難逃這無妄之災.我只能把你們都先帶到鹽幫了."

"沒有你,我早就活不了了."林三花摸摸身邊厚重的大包袱道.

大包袱里是冬天蘇清歡替她做的新棉衣,里面絮著厚厚的棉花.她從來都沒有穿過這麼厚實暖和的棉衣,所以舍不得留下,執意要帶走.

大歡聽得云里霧里,道:"既然有壞人,咱們就報官啊!為什麼,"她聲音低了些,萎靡不振,"為什麼非要去鹽幫?"

她剛從那里面出來,覺得村里的日子那麼好,真不想再回去了.

一言不合就拔刀殺人,那里面都是壞蛋!

"因為我們被壞人盯上了."蘇清歡道,"你放心吧,在鹽幫里只要跟緊我,就沒人傷害你."

大歡嘴一咧:"娘子你人真好."

"娘,"世子亮晶晶的眼睛警惕地四處觀望著,忽然道,"我覺得有人在跟著我們."

蘇清歡被他說得緊張起來,卻不敢露出一絲一毫情緒,假裝篤定地道:"沒事,光天化日,他們不敢怎麼樣的!"

陸棄曾為戰神,那他的對頭定然也不容小覷.

當初做得自以為天衣無縫,甚至連賀長楷來查,都只能查出一個尸骨無存的結果,但是現在來人卻能夠摸到宋大山這里,蘇清歡細思極恐.

可是現在她就是頂梁柱,絕對不能露出膽怯擔憂的情緒,只能強打精神穩住其余幾人,心里卻恨不得生出兩只翅膀,立刻飛到鹽幫,尋求徐夫人的庇佑.

幸虧之前徐大當家表態站在賀長楷一邊,所以看在世子的面子上,即使知道他們惹了麻煩,鹽幫的人也不能翻臉.

"娘子,您怎麼在這里?"

剛進縣城,就遇到了熟人,蘇清歡大喜過望.

"小七,你怎麼出來了?"

小七笑道:"多虧娘子替我在夫人面前美言,我現在跟著夫人,夫人讓我出來采買東西."

蘇清歡忙道:"你自己還是帶人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