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奇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蘇清歡發現,自己多了一個鐵粉.

大歡覺得鹽幫里危機四伏,唯有留在她身邊才會覺得安全,所以像狗皮膏藥一樣黏著她.

"蘇娘子,你太厲害了.我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女人!"

大歡看她手到病除,欽佩到無以複加,看她的眼睛里都冒著小星星,十分虔誠.

"術業有專攻而已."蘇清歡謙遜地道,從她手中拿過藥杵,一下一下搗著藥.

大歡不解:"樹葉什麼?我沒讀過書,有時候連你說話都聽不懂,真是太笨了.不過樹葉在我這里就是爛葉子,到你手里就成了藥材,真厲害."

世子在旁邊冷哼一聲,嗤笑道:"傻."

"錦奴,不能這麼說話."蘇清歡忍不住斥責道,"你身上穿的衣裳,還是大歡昨天幫你洗的."

大歡知道自己沒懷孕,也不是不治之症後,精神大作,非但吃得多,干活也十分利索,處處搶著幫蘇清歡干活.

"不要緊,"大歡道,"我……爹生氣的時候也罵我傻.可是不生氣的時候,又說我不傻.蘇娘子,還是我來吧,我力氣大."

蘇清歡覺得手中一空,藥杵又被她搶走.

"天天就是你爹,你爹,"世子道,"你爹知道你這麼蠢,真該哭了."

沒懷孕就好好解釋,難不成親爹能把她打死?

偷跑出來,弄得臭烘烘的,差點丟了性命,丟人!

大歡撇撇嘴,用力搗藥,又忍不住問:"蘇娘子,我這肚子什麼時候能下去?"

"在這里不方便,等我帶你回家."

要引出她的腹水並不 容易,而且引出後要休養一段時間.

但是她病情並沒有嚴重到要立刻處理的程度,而蘇清歡掛念家里的林三花,已經准備辭行回家了.

第二天,徐夫人戀戀不舍地送蘇清歡,拉著她的手道:"大當家帶人去云南了,我在幫里無聊,你有空就來看我.我就不去看你了,省得給你惹麻煩."

蘇清歡笑道:"好."

狄睢新站在她身後,恭敬地對世子道:"您若是有什麼需要,只管讓人來報信."

他本來想派幾個人去保護世子安全,但是被蘇清歡拒絕.

"本來我們低調,誰也不會注意到,你弄幾個大男人在院前院後晃來晃去,這不平白惹人懷疑嗎?"蘇清歡如是說.

世子小手一揮,氣勢十足:"我娘說得對!"

徐夫人忍不住打趣蘇清歡:"你這個假兒子,比真兒子還真."

終于回到了自己家,蘇清歡覺得睡覺都舒服多了.

大歡和林三花住一個房間,大歡勤快又愛說話,只是三花說的很少.

大歡和蘇清歡抱怨:"三花總不理我,是不是不喜歡我睡她的房間?要不我搬到西廂房去住?"

"她不是不喜歡你,只是心里裝著事."蘇清歡道.

她發現,大歡好像不太會看人臉色,全憑一腔熱情對人好.

大歡對她的話深信不疑,心里那一點點小小的不開心立刻散去,跑到林三花面前道:"你別愁眉不展了,蘇娘子說,你懷的是龍鳳胎呢!如果是我,開心得都要飛起來了!"

林三花看看她,苦笑道:"如果孩子們的父親不肯承認他們,你還這麼覺得嗎?"

"不肯承認?"林三花愣了下,"他的孩子,為什麼不肯承認?"

這真是旱的旱死,澇的澇死.

好好的一對兒女,說不認就不認了.

林三花把自己的事情和她說了.

"真是個壞蛋!"大歡義憤填膺,揮舞著拳頭道,"讓我見了他,非打他一頓不可."

"他可是衙役,你打不過他."林三花看她傻乎乎的樣子,苦笑著搖搖頭.

"不怕,我爹厲害著呢!我讓我爹找人打他!"

她現在說"我爹",真是越來越流暢了.

說完,見林三花還是不高興,大歡想了想,試探著問道:"三花,你是不是害怕將來孩子出生後沒銀子養活他們?"

像她自己家,窮得一日只能喝兩頓稀粥,幾個弟弟的衣裳都是大的傳小的,補丁摞補丁,活著真不容易.

林三花看看外面忙碌著處理藥材的蘇清歡,搖了搖頭.

有她在,不會讓孩子們餓著的.

大歡卻以為她嘴硬不敢承認,拍著胸脯保證道:"你放心,將來等我的病好了,帶你去京城.我家可大了,庫房里可多好東西了--"

她展開雙臂,在胸前劃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圈:"反正銀子花不完,綾羅綢緞穿不完.我,我將來也不能生孩子,等我跟我爹商量下,認你的孩子當干兒子干閨女.我爹可寵我了,肯定能同意的."

"好."林三花不忍心拂她好意,便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.

蘇清歡正好晾曬完藥材進來,聽見大歡的話便笑道:"是不是吹牛?之前還說很怕你爹,害怕他打死你才跑出來,現在又說你爹寵你."

"我只要不懷孕,我爹就寵我."大歡哼哼著道,"我去挑水了!"

想起以前的事情,她心里有些不好受,便找借口跑出去了.

取水這樣的重活,從前是陸棄,現在是大歡做.

而林三花也恰恰提起陸棄,她問:"清歡,你相公怎麼還不回來?這都四月了."

"許是家里有事吧."蘇清歡敷衍著道,"來,躺下,我摸摸胎頭在哪里."

林三花順從地躺下,不無擔憂地道:"你說,是不是你們成婚的事情,他家里人不願意?"

陸棄的底細,當初她聽了幾句,知道他從前是京城為官,猜測他家里許是不錯,所以才有此一問.

"不願意拉倒."蘇清歡心里擔憂陸棄,說出話來卻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.

"應該不能,畢竟你救了他,還治好他的腿."林三花又道.

蘇清歡剛想說什麼,就聽見門被重重敲響.

"林三花,你這個賤人,滾出來!"

"誰?"大歡本來正准備用扁擔挑著兩桶水出門,聞言放下桶,拎著扁擔就沖了出去.

她做大姐呵護弟弟們習慣了,有人敢來她女神家里鬧事,打不死他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