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屠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徐大當家道:"胡鬧!"

徐夫人卻不管不顧,把蘇清歡和世子一起拉走,嘴里道:"這事我拍板了,就這樣!"

"大哥,"等三人走出去後,狄睢新上前道,"該怎麼安排?"

徐大當家不複剛才被娘子逼得臉紅脖子粗的模樣,猛的拍了一下扶手大笑道:"蘇清歡真是我的福星.她也是有福之人,竟然連鎮南王世子也能弄到身邊!能跟著正主干,誰他娘的願意跟著個長反骨的玩意!一不做,二不休,把賀長瑞的人都宰了,換成咱們自己的人,壓糧去云南,我親自去,給鎮南王送上一份大禮!"

蘇清歡的提議很好,也充分為他考慮了.

但是徐大當家處事,不做則以,要做則做票大的.

之前他不過試探世子的態度,見他早慧可信,便下定決心要跟鎮南王干了,要表現出為難的模樣,不過是為了顯示自己是克服了重重困難才作此決定的.

既然做了決定,那就不能做牆頭草,還給自己留後路,要表現地堅決跟金大腿一條心.

徐夫人看似魯莽,但是內心最為聰明通透,她一聽事情原委便知道了徐大當家心中所想,所以才會故意為之.

全了和蘇清歡的姐妹情,更成全了夫君心中所想.

狄睢新想了想道:"大哥,這事情我覺得這樣更好……"

晚上的時候,世子也和蘇清歡如此剖析了,道:"娘,徐夫人不比面上這般簡單,你要提防些,別傻乎乎地被她賣了,還和她親親熱熱."

蘇清歡給他鋪好被褥,笑道:"難道我就沒有自己的算計了嗎?我不也是在和她以及她夫君談判嗎?既然利益一致,已經達成了共識,何必去糾結細節?人都是自私的,有共同利益,嘻嘻哈哈,親親熱熱,沒什麼不好."

"還沒傻到家."世子松了口氣.

"小鬼!"蘇清歡屈起食指在他頭頂輕輕敲了下,"你今日表現太好了,我自愧不如.人果然需要逆境成才,從前眾星捧月,你有名的不聽話,現在才像個真正的世子,夠聰慧,也夠有勇氣."

"我父王不知現在情況如何,還有母妃,側妃她們……"世子垂下頭道.

"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.他們知道你表現得這麼好,都會為你驕傲的!別胡思亂想,咱們該做的都做了,明天早上徐大當家還請我們去看戲,你可代表著你父王的顏面,不想頂著兩個黑眼圈去吧."

世子點點頭,看著蘇清歡忽然展顏一笑:"娘,如果表舅惹你生氣,那你不要原諒他.等我長大了娶你,一定對你好!"

"哈哈,"蘇清歡大笑不止,"你想得倒挺遠.那你得好好習武,最起碼得打得過你表舅."

第二天一早,鳥船上身著便服的官兵們起床,站在船頭上隔著水面相互說著渾話.

"這里連個像樣的婆娘都沒有,昨天看上一個還被那個惡婦搶回去."

"嘴里都淡出鳥來了."

"怎麼他娘的還不開飯,要餓死你爺爺嗎?"

他們嘴里不干不淨地罵著,大爺一般對鹽幫伺候的人頤指氣使.

"來了,各位爺,飯菜這就來了.大當家囑咐把各位爺伺候好,今天早上一大早,後廚就殺豬宰羊……"總管陪著笑臉大聲道,後面跟著一排端著端盤的漢子,每個端盤上都是滿滿當當的葷菜.

半個時辰後,徐大當家陪著世子一起來到堤壩上,居高臨下地掃視過去.

而徐夫人則拉著蘇清歡走在後面,不停地說著話.

"嘖嘖,蘇妹妹果真是神醫,這無色無味的藥下去,讓他們一刻鍾倒,絕對堅持不到半個時辰."徐夫人看著甲板上橫七豎八躺著的士兵,拍著手掌大聲道.

話音剛落,徐大當家揮揮手,早已准備好的鹽幫的漢子們赤膊跳上船去,一人拖一個,像拖死狗一樣把他們都拖上岸,擺了長長的兩行.

"都宰了!"徐大當家一聲令下.

蘇清歡扭過頭去,同時捂住世子的臉.

"娘,你松開我."世子沉聲道,"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.易位處之,他們也不會對我們手下留情."

徐大當家看著世子,眼中閃過激賞之色.

蘇清歡只能松開手,道:"若是不舒服了,告訴娘."

徐夫人看她脖子扭到一般,不敢轉過來,嗤笑一聲:"少裝模作樣!你見過的死人和血還少嗎?"

蘇清歡誠實地道:"救人見過很多次,殺人卻沒見過多少."

"那總殺過雞吧?沒什麼差別!"徐夫人興致勃勃地看著道.

大姐,說雞不說巴,文明你我他!

"世子!"徐大當家拱拱手道,"賀長瑞所有的人都已經處理完了,等兩天後,我的人會押送這些糧食到王爺那里."

現在,他對世子的態度,說畢恭畢敬也不為過.

"大當家勞苦功高."世子氣勢十足.

"都是應該的."

徐夫人和蘇清歡兩人,白眼都快翻出天際了.

也許老天也看不過去這倆人裝,有人立刻跑來打臉:"回大當家,還有一個人!"

徐大當家立刻拉下臉,怒道:"拖出來,一並砍了,廢話什麼!"

那人猶豫了下,聲音小了些:"是個大肚婆."

徐夫人接口道:"船上怎麼會有女人?"

"那大肚婆藏在底倉里,是以我們都沒有發現,剛才兄弟們到船上檢查糧草的時候發現了她."

江湖道義,如果不是毀家滅門的仇,是不可以對孕婦下手的,所以發現了孕婦,他們要來稟告.

徐大當家道:"把人帶上來問問,到底怎麼回事!"

蘇清歡心中明白,倘若是這些死去兵丁的家眷,那她必死無疑.

他們滅了她的家,就不會允許還有人能夠再來尋仇.

希望她不是.

世子不動神色地拉拉她的衣袖,低聲道:"娘,別胡思亂想."

蘇清歡點點頭,勉強道:"我沒事."

她已經努力給自己做心理建設,死了那麼多人都是立場不同,你死我活.但是一想到是孕婦,她覺得自己真的過不去這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