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談判和助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蘇清歡早有准備,不慌不忙地道:"世子重病,鎮南王全城求醫,是我救了世子.世子和我很親近,賀長瑞反了後,鎮南王回去鎮壓反叛,擔心這膝下獨苗,便和我商量留在我這里.我相公回京探親,我就謊稱他是我兒子.至于你和賀長瑞的事情……"

把小七供出來是不可能的.

她早就想好了說辭,從容道:"那日徐大當家在和官家的人接洽,我便覺得奇怪.後來我在堤壩上行走,聽見幾個人是西南口音,站住聽了一忽兒,隱約聽見賀長瑞和糧草的字眼.前後一聯系,便大概猜了出來."

每一艘鳥船之上都有人嚴陣以待,站住船頭,看氣勢就是賀長瑞的人.

徐大當家拍了一下扶手,罵道:"這群廢物,成事不足敗事有余.要是我手下的人,非要綁了去喂魚不可!"

世子道:"大當家,所有事情你都已經知悉.無論你所求是什麼,我父王都比賀長瑞更加可靠.你把這批糧食送到我父王手中,我願意留下為質!"

徐大當家就算原本不信,在聽了世子所說的話,見了他的凜然氣勢後,也不得不相信他的身份.

更何況,他還持著鎮南王的信物.

可是賀長瑞那邊,他已經答應了,云南那邊究竟什麼情形,他也不得而知.

萬一是賀長瑞占了優勢,自己又倒戈,以後豈不是就是他眼中釘,肉中刺?

蘇清歡看他手指不停敲著扶手,知道他在遲疑,和世子交換了個眼色後開口道:"我還有個對徐大當家來說更妥帖的主意."

"說來聽聽."徐大當家眯起眼睛看著她道.

從前便看出她不似尋常女子,原本以為她單單醫術精湛,沒想到她膽大心細,智計過人.

"鹽幫百年基業,傳承至今,著實不易.我能明白徐大當家光宗耀祖的理想,也能明白你不知幫哪一派的遲疑.您可以按照計劃把這批糧草運走.但是船行險灘的時候,發生意外,那是誰都無法預測的,對吧."蘇清歡冷靜地道,眼中熠熠生輝.

"是."世子接過話頭,"只要你中立,就是偏幫我們.天災人禍,就是將來賀長瑞僥幸幸存,最多只是不悅,卻無法把怨氣加諸到鹽幫身上."

"幾百艘船,並上千個兄弟的性命,我不能不顧."

話雖如此,蘇清歡卻看得出來,徐大當家已然心動,此刻磨著牙,不過是在談條件.

"鹽幫中人,個個水性好,水下功夫俊俏,浪里白條,對水路更是了如指掌,在水中逃生,暫且躲避起來,應該不是難事.至于船,或者鑿穿,或者找隱蔽的所在藏起來,日後等云南事畢,您再看如何處理.最壞的結果,是這些兄弟改名易姓,您的這些船重新改裝再用,並沒有什麼事關生死的事情."蘇清歡道.

徐大當家越發動搖,但是沒有說話.

眼前的孩童婦孺,總讓他覺得這件事情不踏實.

"徐順!"徐夫人暴躁的聲音在門廳外面響起,隨即她一身紅衣,風風火火地進來.

"蘇妹妹,你在這里做什麼?"看見蘇清歡,她隨口問了一句,隨即暴風驟雨般地向著徐大當家就去了.

"你招來的那都是些什麼東西!敢動我的人,老娘要把他們閹了!"

徐大當家"騰"地一聲站起來,道:"誰動你的人了?"

徐夫人就差指著他鼻子罵了,"官家的那些人,一個個散兵游勇,到了我的地界上就裝大爺.看見百合梔子她們,毛手毛腳!打量老娘好欺負是不是!你今天不給我個交代,我就去把他們一個個拎出來,切了鳥喂魚!"

她的所有美妾都是以花命名.她和徐大當家對女人都不是暴虐之人,又不缺金銀之物,出手大方,是以這些美妾都誠心實意伺候他們夫妻.

徐夫人最護短,哪里能讓她們被人欺負.

文先生適時站起來道:"這種做派,哪能做大?大當家,不妨考慮下世子的意見."

"世子,什麼世子?"徐夫人急躁地道,"趕緊讓我去教訓那群鳥人,要不我咽不下這口氣!"

雖然她行事魯莽,眼睛里揉不得沙子,但是也知道分寸,並不會一味沖動壞事,是以還是要得到徐大當家的同意,才能去有仇報仇.

"錦奴,"蘇清歡對世子道,"這是徐夫人,你也可以喚她一聲徐姨母."

"徐姨母."世子拱手行了個晚輩禮,姿態優雅而無可挑剔.

"哎呦,哪里來的小孩,嫩生生,白淨淨的,像根削了皮的藕似的!"徐夫人道.

蘇清歡滿頭黑線.大姐,您這是表揚人嗎?

世子從容道:"回徐姨母,我是鎮南王世子賀明治,您可以隨我娘一起,喊我一聲錦奴."

乖乖巧巧,一點兒驕縱的樣子都沒有.

小屁孩還挺會套近乎,蘇清歡心中暗暗道,又有與有榮焉的驕傲--這麼優秀的孩子,她做過他娘,咳咳,假的也行.

徐夫人聽得一愣一愣的.

蘇清歡耐著性子把前因後果都一一道來.

徐夫人一拍桌子:"徐順,你還猶豫什麼!趕緊答應!賀長瑞什麼德行我不知道,蘇妹妹的品性你還不知道嗎?你不會想忘恩負義吧!別忘了,我和蛟哥兒的命都是她救回來的!我不管你那些狗屁算計,這事就這麼定了!知恩不報,以後你怎麼在幫里混?你敢不幫忙,我就去告訴爹,說你根本就不喜歡蛟哥,不在意他死活."

蘇清歡:"……"

河東獅吼,她算是見識了.

徐大當家皺眉道:"你別咋咋呼呼,這事情沒那麼簡單!"

"是你想多了!"徐夫人拉著蘇清歡往外走,"欠債還錢,欠情還情,天經地義.別說還許了你那麼多東西,就是不許,讓你幫忙,你也得幫.走,蘇妹妹,帶上白小子,去我那里說話.這件事情,我給你拍板了."

蘇清歡看向徐大當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