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開掛的世子


誰說世子驕縱紈绔來著?他分明人見人愛,花見花開!

蘇清歡激動地道:"快跟娘說說你的主意."

世子眼珠子一轉,微笑道:"我去!"

"什麼?"蘇清歡還沒反應過來,這孩子也是穿越的嗎?

她還想對現在的狀況大罵一句"我去"呢!

"我是說,我去跟徐大當家談!"世子胸有成竹地道.

"不行!"蘇清歡立刻炸了,"你不能去!"

"我是我父王唯一的兒子,更是世子,只有我持著私印前去談判,才有說服力.你莫要把朝中大事想象成簡單的兒女私情.他們只認利益,若說會相信感情,那也只有血脈之情或許能信一二.或者說,用我父王的私印加上我這個世子,才能顯示出我們的誠意."

"你不能以身涉險.萬一他們投向賀長瑞,用你邀功呢?我不允許,不忍心,也沒法對你父王和你表舅交代."

"但是父王和表舅現在已經很危險了.一旦這批糧草送去,戰局生變,牽一發而動全身,後果不堪設想.娘,你相信我,我不是小孩了,父王從小就把我帶在身邊,耳濡目染,權衡利弊,相信我,這方面,你未必能比我做得好."

世子有理有據,鎮定自若.

蘇清歡最終還是被他說服了,她咬咬牙道:"咱們娘倆一起去.若是失敗了,就等著你表舅來救我們."

如果他還能來的話.

"娘,"世子伸手拉著她的櫻桃小嘴往兩邊扯出一個明顯的弧度,道,"笑一笑.娘已經探聽得很明白,徐大當家求官身.我父王手下的大小官職我都知道,做什麼的也很清楚,我知道怎樣能投其所好.我有信心,能夠把他從十三叔那邊拉過啦.而且,娘和徐夫人的關系好,救過徐大當家的妻子和兒子,更多了一層保障."

蘇清歡閉上眼睛,半晌後道:"走,上馬,去鹽幫!"

到了鹽幫,她徑直帶著錦奴去求見徐大當家.

徐大當家正焦頭爛額.賀長瑞的人要他立刻派人開船南下,但是暴風雨臨近,就算再好的本事,想要把這上百艘船的糧草送到云南,也要看老天給不給命.

所以他壓著一直沒有放行,等待天氣轉好.

"大哥,"狄睢新道,"賀十三的人又來催了幾遍,威脅我們說,若是耽誤了他的事情,就……"

"就怎麼樣!"徐大當家心煩意亂道,"喪家之犬,還敢如此造次!我若不是想著……哪里能允許他們如此!"

現在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.

但是一邊是幫里兄弟的性命,另一邊是早點建功立業,他自然左右為難,進退維谷.


"我覺得,賀十三不靠譜."徐大當家的智囊文先生道,"上梁不正下梁歪,他的人有求于我們,還盛氣凌人,一副施舍的樣子,以後未必不會做出過河拆橋的事情!咱們幫他這事,一來,萬一賀十三敗了,鎮南王要清算我們.鎮南王手下的天狼軍和戰神秦放手下的地虎軍,並稱兩大神軍.秦放出事後,地虎軍只剩下空殼,核心力量可能都轉走,到了鎮南王手下也不奇怪,畢竟他們表兄弟.二來,賀十三就算贏了,到時候反悔,我們拿他無計可施,但是幫里兄弟的命填進去了,有沒得到什麼,回頭怕是幫里也會鬧起來.三是我們幫忙運送糧草,已經破了漕鹽兩幫的界限,鬧將起來,怕是很難平息."

徐大當家平日最聽文先生的話,聞言不由踟躕,但是再想到封官甚至進爵,他又覺得可以冒險一試.

聽說蘇清歡帶著兒子要來見他,他本以為只是來帶給他見見,正好不想再思考這個棘手的問題,便揮揮手道:"讓他們進來吧."

狄睢新忍不住往門口看去.

文先生搖著羽扇,看著蘇清歡和世子進來,打量了世子幾眼,道:"這孩子天生富貴命,大富大貴."

他向來神神叨叨的,蘇清歡不是很信,所以並沒有放在心上.

"徐大當家,無事不登三寶殿.今日我前來,是想跟您談一樁生意的."

世子小小的人啊,說起話來卻一板一眼,頓時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.

徐大當家還以為是蘇清歡教他這套,來插科打諢的,漫不經心道:"你說說什麼生意?"

世子胸有成竹地道:"云南局勢緊張,聽聞徐大當家想摻和進去,特意來把賀長瑞的真面目告訴您,讓您有個判斷."

徐大當家見他從容不迫,氣勢凜然,不由收起了輕視之心,但是面上卻不顯.

他抬起一只腳放到座位上,眯著眼睛道:"說來聽聽."

世子找了個位置自己坐下,然後把鎮南王府兄弟阋牆的事情一一說了,分析了形勢,從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和賀長楷本來的實力兩方面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.

蘇清歡站在他身後,聽著他條理清晰地一一剖析,心中的敬佩如滔滔江水.

"你是誰?"徐大當家用懷疑的眼神看著眼前大膽陳詞的孩子,警惕地道.

"我是鎮南王世子,賀明治."世子字字鏗然.

蘇清歡取出賀長楷的私印呈過去:"這是鎮南王私印,大當家可以查驗一下."

狄睢新從她手中拿過私印交給徐大當家,手指碰觸到她掌心,感到細膩柔軟,又帶著淡淡的藥香,竟有些沉醉.

徐大當家把私印在手中翻來覆去地看過,又遞給文先生.

文先生看了看後道:"無論是材質還是筆力,都不似作偽."

徐大當家心思飛快地轉著,面上卻不動聲色,把私印放到桌上,轉著自己拇指上的扳指道:"說出你的條件."

"賀長瑞答應你的,我替我父王都答應你!你還有其他要求,一並提出."

徐大當家忽然微微一笑,把視線轉到蘇清歡身上:"蘇娘子,你告訴我,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?鎮南王世子怎麼就成了你的兒子?我和賀長瑞之間的交易,你又是怎麼知道的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