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蘇清歡的好主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蘇清歡直覺她語氣不對,心中一震,握著她的手,用了幾分力氣,沉聲道:"別傻,別人再好,也不比親娘.你以後的路還很長,我有了一百畝地,我打算種藥材,你幫我管著,咱們的好日子在後面!我被祖母造謠,說我失去清白,村里人背後議論紛紛.你看現在怎麼了?我過得不好好的?"

林三花笑笑:"你想多了,我就是想跟你說,認識你,我真慶幸."

蘇清歡心里不知為何悶悶的.

世子很快出來,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個小包袱,走過來仰頭看著蘇清歡,眼神堅毅,有著他父親的影子,所不同的是,他神情信賴,待她態度親昵.

"娘,我收拾好了."

"好,走!咱們去吃烤全羊去!"

六子送他們出門,林三花托著肚子走在後面,看著蘇清歡的背影,眼睛里閃著淚花,喃喃自語道:"我不是你,你那麼厲害,我這麼蠢笨……我這樣的人,活著又有什麼意思?不過舍不得肚子里這團肉.既然投生到了我肚子里,好歹要讓他見見這世界.跟著你,比跟著我強……"

蘇清歡沒有聽到這些話,帶著錦奴策馬而去.

"娘,怎麼停下了?"走了一半路,行到偏僻處,蘇清歡勒馬停下,世子不由問道.

"咱們娘倆在這里說吧."

蘇清歡把自己所見所聞一五一十地詳細道來.

世子越聽眉頭越緊,道:"我父王與我說過,十三叔的母族,妻族都很有勢力,他蓄謀已久,便是納妾都不看色,只求結盟.但是這些人和他,也不是完全一條心,所以眼下可能不願意發兵相救.可若是背水一戰,十三叔真的給出足夠的價碼,就不愁找不到援軍.你想,連鹽幫這樣的幫派他都許以厚利拉攏,真是黔驢技窮,也孤注一擲了."

"所以,若是給了他喘息的機會."蘇清歡詢問道,"那樣就意味著你表舅多一分危險,對吧.你父王這邊可有人相幫?"

若是賀長楷完全不怕賀長瑞的援軍,那她也不必太緊張.

"除了表舅,並無旁人."

蘇清歡:"……"

這倆人可能真是舍對方其誰的好基友,出了事情,也就能依靠彼此了.

"那如果賀長瑞的援軍都來了,你父王對上他,有幾分勝算?"

"零."世子不客氣地道.

他態度冷靜沉穩,絲毫不像一個七八歲的孩子.

蘇清歡歎了口氣道:"那也就是說,咱們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了.來,聽我說吧--"

世子看著她道:"娘,你有什麼主意?"

她讓自己帶出父王留下的所有東西,定然有她的道理.

若是別的女人知道這些事情,恐怕早就嚇得腿軟了.但是她不一樣,第一反應永遠是解決問題,而不是害怕,後退,更不會覺得事情與女人無關,要讓男人承擔一切.

無論賀長楷怎麼覺得,世子自己覺得,她是最配得上陸棄的女人.

蘇清歡長話短說,面色嚴肅地道:"從我探聽的消息來看,徐大當家求的是出身.賀長瑞能給他的,你父王也給得起!我想我可以找他談談,但是我缺個信物.若是你相信我,把你父王的私印給我,我去跟他談!在此之前,我要安頓好你,送你去開客棧的清瑩姨母那里好不好?她和我,也算生死之交.你在那里等你父王消息,若是聽到大捷,再想辦法差人給他送信!你表舅應該也能找到……"

世子打斷她:"娘,你害怕談不妥有危險,那你怎麼辦?而且,你打算用什麼身份去跟徐大當家談?"

蘇清歡飛快地道:"我都想好了,你父王不是來過這里,又匆匆離開嗎?我就說我是你父王的女人,當年我隨程家入京,他驚鴻一瞥深愛上我,只是苦于不知道我是誰.後來輾轉找到我,我已經嫁人,已經說好解決我相公隨他去,但是聽到賀長瑞反了他就匆匆離去,留下私印給我."

她想了許久才想到這個"天衣無縫"的主意,覺得自己簡直可以寫部腦洞劇本了.

最重要的是,她想把陸棄摘出來.

無論賀長楷勝負,都改變不了陸棄逃奴的身份.

他是皇上要處置的人,必須更加小心謹慎.

世子被她的腦洞嚇了一大跳,隨即道:"這不行!你是我表舅的,怎麼能和我父王……"

"迂腐!"蘇清歡賞了他一個爆栗,"現在什麼時候了,哪里是計較這些的時候?不過口頭說說而已.你若是不反對,這事情就這麼定了,在清瑩姨母那里乖乖聽話,藏好自己的東西和銀票.我教你藏東西的那些方法,都記住了吧.一定要分開藏,貼身的,外面的,地上的,地下的……"

"不行,我反對."世子再次打斷她的話.

"說說你的意見."蘇清歡平靜地道,一副"你說什麼,我都能反駁"的姿態.

"我表舅為了你,跟我父王對上,眾人都覺得匪夷所思,只有你覺得這很正常;你說我父王會對你一見鍾情,尚且有人信,畢竟你樣貌確實過得去……"世子思路嚴謹,條理清晰,不疾不徐地道,"但是說我父王會千方百計找你,會把私印留給你,任是誰也不會相信的."

蘇清歡愣了下,不得不氣餒地承認,自己確實是失算了.

這些從小受過貴族教養的人,尤其是賀長楷這樣經過層層厮殺,踩踏兄弟鮮血上位的人,會為了女人失了分寸,公私不分,那真是天下紅雨.

"你說得對.但是既然有你表舅這樣的情癡,"想到陸棄,蘇清歡嘴角露出淺笑,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,"你父王癡情一些也不算匪夷所思.真真假假,虛虛實實,這故事可能不盡如人意,但卻是眼下最好的辦法了."

"不,這沒有說服力,我有更好的解決辦法."世子成竹在胸地道.

"什麼?"蘇清歡大喜過望,握住他的肩膀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