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特殊的夫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徐夫人的船看著尋常,但是開起來又快又穩.

船頭原本跟著的彪形大漢們已經分散到外面守衛,蘇清歡隨徐夫人進入寬敞亮堂的船艙,立刻有六個真正嬌滴滴的美人前來服侍.

美人們身穿豔麗的錦緞衣裳,滿頭珠翠,不亞于富貴人家的打扮.

只是,個個身嬌腰軟,眉眼間,一顰一笑俱是風情,顯然是調教過的,不像良家子.

蘇清歡有些頭大.

徐夫人和徐大當家是一對匪夷所思的夫妻.

據徐夫人說,當年她發現自己喜歡女人,不喜男人,和義父攤牌後,義父還沒怎麼樣,徐大當家不干了!

他提著刀,揚言要把她所有的丫鬟宰了,被她攔下後,干脆把她扛到自己的船上,就地正法.

徐大當家美妾無數,都以為他是風,流浪蕩的性子,但是蘇清歡知道,很大程度上,他是給徐夫人背了鍋.

徐夫人生性放蕩不羈愛自由,被徐大當家綁到花轎上成了親後,也依然喜歡女人.

但是徐大當家開發了她的另一面,讓她知道自己男女通吃.

後來事情發展地就比較玄幻了.

徐大當家和徐夫人,都享用這些美人.當然,是徐夫人更多一些.

徐大當家對徐夫人是真愛,對其他女人,不過出于身體需求,又想著好歹自己覬覦多年的人,留在自己身邊,又不是給自己戴綠帽子,有點特殊癖好怎麼了!

夫妻倆竟然相安無事.

蘇清歡當初從徐夫人口中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,驚訝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.

這也是為什麼她後來拼命想和鹽幫撇開關系的原因之一--徐夫人,想讓她留下來,給徐大當家做妾!

艾瑪,嚇死寶寶了.

但是除此之外,蘇清歡真的很喜歡徐夫人的性格.

豪爽熱烈,像一支帶刺的紅玫瑰,肆意綻放.

"你們退下吧."徐夫人看蘇清歡的表情,頓覺好笑,揮揮手道.

美人們齊齊行禮稱是,聲音嬌柔,而後婀娜地魚貫而出.

徐夫人笑道:"身段功夫都是極好的,就是你不好這一口,可惜可惜."

蘇清歡尷尬地笑笑,心里道,一點兒也不可惜.

"蛟哥兒怎麼樣了?我聽說有些咳嗽?"她連忙轉換了話題.

"應該沒什麼大事,"徐夫人道,"大當家也沒事,我就是想你了,這春暖花開的,邀你來玩.那些兔崽子們聽說我要請你,都想趁機占便宜,讓你給他們瞧病."

蘇清歡:"……呵呵."

"對了,你夫君呢?怎麼找了個瘸子!"

蘇清歡知道徐夫人沒有惡意,甚至還是向著自己,替自己委屈,但是聽到"瘸子"兩個字,還是很不舒服,便道:"他腿腳已經好了,之前只是受傷.他是京城人士,家里有事情回家了."

"回家為什麼不帶著你?你們不是新婚嗎?"徐夫人語言犀利,"我聽馬煥說,他還有個兒子?"

蘇清歡點點頭:"嗯.丑媳婦害怕見公婆,程家我都不討喜,到了京城,還不被人吃掉?算了算了,還是不去了."

"扮豬吃虎,沒人比你行.我看你是躲清閑.說起孩子,你大度,我可受不了."徐夫人道,"我不生,誰也別想生."

蘇清歡笑嘻嘻地道:"那是認識我之前的,總不能塞回去.蛟哥算起來,也八個多月了,現在會咿咿呀呀了吧."

"不知道,我好久沒見了.我爹當成眼珠子一樣疼著,我脾氣不行,聽見他哭就想給他兩個嘴巴子讓他閉嘴."

蘇清歡:"……"

和徐夫人聊天,真是需要很強大的心理調適能力.

兩人說著話,船飛快的行進,兩岸春光在船槳打水的聲音中極速後退.

"夫人回來了!"

"夫人回來了!"

遠遠見到徐夫人的船,船塢中頓時回蕩起了響亮的傳話聲.

徐夫人的這個"夫人",是鹽幫內部自封的,但確實是從下到下都打心底里敬畏的人物.

"走,妹妹,咱們幫里坐坐去."

徐夫人引著蘇清歡往里走,一路上都是畢恭畢敬的請安聲.

蘇清歡看著忙碌的船塢,往來的人流和一艘艘滿載麻袋的船,心中暗想,她又一次來到了大楚朝的私鹽運轉中心.

不用納稅的私鹽,雖然風險極高,但是利潤也高的令人願意鋌而走險.

日進斗金,大概也不足以形容鹽幫的繁盛.

這也多虧了皇帝昏庸,官僚貪汙,鹽幫才能夠肆意壯大.

苦力們看到徐夫人經過,都扛著麻袋讓到一邊,讓徐夫人先行.

蘇清歡感受到身上傳來的目光,倍感壓力.看著那沉重的壓彎苦力脊背的麻袋,她下意識快走,不想讓他們等太長時間.

陸棄從前在鹽場,也干過這樣的苦力吧.

"轟!"一個苦力不知什麼原因,手一松,麻袋掉落在地上,發出巨響.

麻袋很結實,但是封口處被摔壞,里面白花花的東西淌了不少出來.

剛開始蘇清歡以為是鹽,可是再定睛一看,顆粒比鹽大很多,竟然是白米.

她心里暗暗想著,徐大當家做的越來越大了,漕幫的生意竟然也搶.

因為鹽幫漕幫涇渭分明,前者販鹽,後者販除了鹽以外的生意.

"娘的,小心些!弄撒了你賠不起!"管事模樣的一個漢子上來,嘴里罵罵咧咧道.

那苦力低頭哈腰地道歉.

徐夫人對這些早習以為常,並沒有格外關注,一路引著蘇清歡往里走.

她們走到徐大當家處事的院子前時被人攔下.

徐夫人柳眉倒豎,拔刀就砍,嘴里罵道:"我偏要進去看看,到底是什麼好事,還要攔住我!"

蘇清歡見門前戒備森嚴,幾十個彪形大漢嚴陣以待,氣氛森然,里面看起來是在談重要的事情,便笑著勸道:"我記得後面有一個涼亭,地勢高,四周風景也不錯,徐姐姐帶我去看看吧."

徐夫人何嘗知道"退縮"二字如何寫,火冒三丈道:"你不用勸我,我今天就要進去看看!這幫里,竟然還有事情瞞著我!是不是明日也給我變個兒子出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