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徐夫人其人


馬煥又來了,邀請蘇清歡去鹽幫出診.

他憨厚地笑著道:"蘇娘子,又要麻煩你了.自從你從幫里走了,幫里的人再也信不過別的大夫.徐大當家年前讓奸人捅了一刀,現在恢複得差不多,但是嫂子不放心,說讓你看看,有沒有別的妨礙;小侄子有些咳嗽;三當家的娘膝蓋疼得走不了路……當然,還有我娘,她老人家半夜睡不安生,總夢見我爹……"

蘇清歡扶額,這都什麼跟什麼!

鹽幫魚龍混雜,和朝廷既對立,又有千絲萬縷的聯系,實在是個是非之地.

從鹽幫離開後,她就打定主意不會再聯系,但是為了給陸棄治病,她到底又和他們扯上了關系.

欠下的人情,早晚要還.蘇清歡歎了口氣,自我安慰道.

可是錦奴怎麼辦?

他的身份到底特殊,經不得半點閃失.

還有林三花,她大腹便便,如果自己不在家的時候,林家的人來鬧事怎麼辦?

"馬大哥,不是我不想去,"蘇清歡為難道,"可是家里有孕婦,有孩子……"

"孩子?孕婦?"馬煥看著世子和林三花,吃驚道,"誰的孩子?"

"我相公的."蘇清歡解釋道,"我相公回京城處理事情了,約摸著得大半年才能回來."

"你相公真是好豔福."馬煥不由感慨,"大兒子這麼大,你又這麼好,給他養孩子,還養小妾.你也是,怎麼能讓小妾在你前面懷上了?"

蘇清歡:"……馬大哥,你想多了."

她簡單解釋了下後,咬牙道:"三花自己能做飯,也能幫我照顧錦奴.但是我不放心,害怕他們被人欺負,要不你幫我找個人照看他們?"

馬煥這次來帶了兩個小弟,蘇清歡便把主意打到他們身上.

家里有男人照看,總是放心些.

馬煥立刻指著一人道:"六子,你留下!等我送蘇娘子回來,你再回去."

六子有些不情不願的樣子,但是也沒敢說不同意.

蘇清歡微微一笑,道:"六子兄弟可給我幫了大忙,回頭在徐夫人面前,我也要提提."

六子立刻眉開眼笑,道:"多謝蘇娘子."

徐夫人是大當家最敬重的女人,幫里的事情也說得上話,在她那里掛上號,對于鹽幫中人來說,那就是青云直上.

馬煥忽然一拍腦袋,笑嘻嘻地道:"我還忘了一件事情!上次聽說蘇娘子你嫁人了,嫂子便總嘮叨著你成親沒給你送禮.後來托人打聽,在你們村里買了一百畝地給你當陪嫁.來,"他從懷里掏出一張蓋著紅印的紙,"這是地契."

蘇清歡咋舌,這禮也太重了!

一畝上好的地要十二兩到十五兩,這份禮,價值千兩之多.


一百畝地,那就是正經的小地主了.村里只有一戶財主,家里不過一百多畝地……

"我可不能收."她連連推辭,"無功不受祿,夫人的心意我領了,地契萬萬不行."

"夫人就說你不能收,"馬煥道,"她說你不收,就是不把她當姐姐.他們娘倆的命都是你救的,難道還不值這點銀子?你不收就是看不起她."

徐大當家的夫人,原本是徐大當家父親的養女,和徐大當家青梅竹馬,一起長于水上,從小混跡在鹽幫之中,身上匪氣十足,是個爽利的大姐大.

蘇清歡只能收下:"我得當面謝謝夫人."

世子拉著蘇清歡進屋,帶著點委屈小聲道:"娘,我也想去!我要陪著你,我也想去鹽幫見識見識."

蘇清歡卻義正辭嚴的拒絕,"錦奴,君子不立于危牆之下.等你父王和表舅那邊轉危為安,你有的是去見識的機會.你是你父親的獨子,享受了多少榮耀,就要承擔多少責任!"

世子咬著嘴唇,"我不是貪玩,我聽父王說過,鹽幫和漕幫勢力范圍很大,朝中也有人和他們聯系.我想深入內部,多了解一些……我想幫我父王."

"我知道,你是好孩子."蘇清歡摸摸他的頭,"但是多事之秋,實在不能再冒險了.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回來,不要闖禍,不要相信任何人……"

"好."世子答應下來,扯著她的袖子道,"娘,你早點回來,注意安全,也別多管閑事.你什麼都好,就是心太軟了……"

"還教訓起來我了!"蘇清歡笑道,"錦奴長大了.記得把你父王留給你的東西都收好,千萬別拿出來,也別讓人見到."

世子鄭重點頭:"我爹叫陸棄,我娘叫蘇清歡,我生母是貼身伺候爹的丫鬟,已經不在了……"

"乖孩子."

蘇清歡又跟林三花好生囑咐了一番,這才坐上馬煥趕來的馬車.

到了鹽幫,徐夫人親自出來迎她.

徐夫人二十出頭,濃眉大眼,英氣逼人,穿著一身黑色練功服,披著紅色斗篷,腰間別著柳葉雙刀,身後跟者十幾個赤,裸著上身的大漢,威風凜凜.

"妹子,來--"徐夫人站在船頭沖蘇清歡伸出手.

蘇清歡笑眯眯地喊了一聲"徐姐姐",卻沒有伸手,而是道:"姐姐比男兒氣概更甚,壓得住船頭.我可是嬌滴滴的女兒家,不敢上."

船家曆來規矩,女人不得站船頭.

但是徐夫人就是例外.

不是因為她是徐大當家的夫人,或者是前徐大當家的養女,而是她一身本事,柳葉雙刀舞得虎虎生風,七八個壯漢都近身不得,更曾經以一己之力,斬殺幫中叛徒十幾人,救出被暗算的徐大當家,確實沒人不服氣.

蘇清歡在鹽幫呆了一個多月,知道他們的規矩,也不想破戒.

她只求平安,不求出頭.

徐夫人哈哈大笑,道:"虧你好意思說自己嬌滴滴,老娘看著你拿刀豁開我肚子,眼皮子都沒眨一下.你是怕出什麼事情賴到你頭上,這就是不放心你徐姐姐了!我敢讓你上,有什麼事情就沖老娘來,我看他們哪個敢!"

話已經挑明,蘇清歡就不再矯情,伸出手來,大大方方被她拉到船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