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程家來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林三花卻不聽勸:"清歡,我想好了,他給了我十兩銀子,這幾年為了嫁給他,我自己偷偷摸摸也攢了幾兩銀子.我能做繡活兒賺錢,再有這些銀子傍身,養個孩子不成問題的.這還是最壞的打算,宋家如果認了這個孩子……"

顯然,她對宋家還是抱有幻想的.

蘇清歡忍不住給她潑了一盆冷水:"宋大山讓你打掉孩子.他的態度尚且如此,宋家其他人呢?"

林三花道:"說不定孩子生出來,見了孩子,宋家的長輩改了主意也說不定.如果他們不認,我就鬧,宋大山不是喜歡上峰的女兒嗎?回頭他若是有了孩子,看人家還願不願意進門就當娘!"

"你想的是,能進門就進門,不能進門就攪得宋家雞犬不甯,對嗎?"蘇清歡眼中已有冷意.

但是林三花沒有察覺,點頭道:"我就是這麼想的!"

蘇清歡道:"那你有沒有想過孩子的處境?不管是父不詳還是庶子,他這輩子都毀了!他生來就帶著你給他的原罪,這輩子都不清白,受人白眼.你現在談起來只恨宋大山,完全沒想到他,以後等他出生了,看他痛苦,你這個做娘的,心里能好受嗎?而且,你非但搭上了孩子,也搭上了你自己!有了這種經曆,以後你如何嫁人?"

這可不是一個奉行單身主義的時代,一個女人自己帶著孩子過活,名聲又差,半夜敲門爬牆騷,擾的閑漢不要太多!

她該勸的都勸了,可是林三花打定主意就是要留下這個孩子.

蘇清歡很無奈,但是也並沒有像世子說的把她送走.

過了年,林三花慢慢想通了,誠摯地跟蘇清歡道:"清歡,這些日子多虧你.我不識好歹,你別跟我生氣.這孩子我不要了,你,你幫幫我吧!"

墮胎絕對不是蘇清歡願意的,但是這種情況下,人道主義那套不適用.

她著手准備的時候,發現林三花有點炎症,便給她開了兩劑藥,打算過個幾天再替她手術.

但是沒想到,林三花又動搖了.

"清歡,他會動了!他會動了!我什麼都沒有了,就給我留個念想吧.我忘了宋大山,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,以後我就守著他過."

胎動仿佛激活了林三花的所有母性,她發瘋似的堅持要這個孩子.

這次,她堅持到了最後.

蘇清歡只能由著她.

她不是她,只能嘗試理解,但是無法做到感同身受.

林三花的痛苦糾結,只有她自己能懂得.

但是很快,蘇清歡發現,林三花的精神狀態不太對,有點像抑郁症了.

她睡不好,大把大把地掉頭發,天天坐著炕上,雙目無神,喃喃自語,而且脾氣起伏不定,在自己和世子面前偶爾還笑笑,見了別人,情緒很難有起伏.

蘇清歡家里求診之人來來往往,所以林三花在她家的消息不脛而走.

不知道是不是牙婆放出話了,林家的人並沒有敢上門鬧,但是林三花的弟弟林寶兒仗著自己年紀小,厚著臉皮上門討吃的.

他含著髒兮兮的手指,看著桌上擺放的點心,口水流了出來,舔著臉對林三花道:"三姐,三姐,我要吃點心."

林三花道:"我不認識你,滾!"

若不是因為他,家里怎麼會堅持要那麼多聘禮?如果不是那麼多聘禮,她和宋大山早就成了.

林寶兒也不是省油的燈,指著她日漸隆起的肚子罵道:"你肚子里的野種都有好吃的,你親弟弟都要餓死了!你怎麼這麼惡毒!"

林三花聽了這話,發瘋似的用大掃帚把他趕走.

不是嚇唬,是真實打實的打了下去.

若不是蘇清歡回來攔住,怕是要把她親弟弟打個半死.

"都怪他們,都怪他們……"

一直到林寶兒走了,林三花整個人都是崩潰的.

蘇清歡照顧她,倒是沖淡了對陸棄的擔憂和思念.

陸棄一直沒有只言片語傳來,有時候她甚至會生出惘然,和陸棄的那段感情,到底是不是莊周夢蝶?

但是等她看到世子,便又嘲笑自己又胡思亂想了.

三月,草長鶯飛,大地回春.

宋家迎娶新婦,幾乎全村的人都去道賀了,風風光光.

鼓樂之聲和鞭炮聲熱鬧歡愉.

蘇清歡哪里都沒去,在家里看醫書,陪著林三花.

林三花忽然笑道:"我放下了,徹底放下了."

蘇清歡不辨真假,伸手摸摸她高高隆起的肚子,笑道:"龍鳳雙胎,這是吉兆,三花,你是個有後福的."

林三花沖她笑:"承你吉言,你是見過世面的人,給兩個孩子取名的事情就麻煩你了."

"好."蘇清歡一口答應下來.

自此以後,林三花再也沒提起過宋大山,一直到死.

"娘,娘--"蘇清歡正在提煉精油,世子跑進來,"外面有人打聽你,說要來找你呢!"

"誰?"蘇清歡一個激靈,難道是陸棄差人送信來了?

"不知道,我不認識."世子道,"我聽說就先跑回來報信了."

話音剛落,外面就傳來了敲門聲.

蘇清歡忐忑又期待,心如擂鼓,快步走到門口打開門.

"怎麼是你?"

見到來人,她的心頓時涼透了,臉色也瞬間冷了下來.

洗硯笑道:"清歡姑娘,好久不見了."

洗硯今年十七歲,眉清目秀,說話眉眼帶笑,是個討喜的小哥.

他是程宣的書童,與蘇清歡自然相熟.

"我已經不是姑娘了."蘇清歡態度極為冷淡,指著自己梳起的發髻,"我相公姓陸,你可以喊我一聲陸家娘子或者蘇娘子."

洗硯如遭雷擊,不敢置信地看著她,半晌才又驚訝又憤慨地道:"你怎麼能嫁人呢?你怎麼能嫁人呢?少爺對你那麼好!"

"我相公對我更好."蘇清歡冷冷地道,"我已經被程家發賣,和程家路歸路,橋歸橋.你我私交仍在,若是今日你路過我門口,我歡迎你進門喝茶;但倘使是給程家任何人送信的,恕不接待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