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離別前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敢住鬼屋,是因為我無處而去;能變出冰來,那是因為有方子,誰都可以;救豆豆,那就是普通的施救手法,只要我教,你也可以;害怕驚雷並非因為渡劫,是因為母親離開……我會許多東西,那是因為我有前生記憶,我大概,"蘇清歡一一解釋,自嘲地笑笑,"沒有喝孟婆湯吧.這樣,你是不是都可以理解了?"

陸棄點點頭,又搖搖頭,臉上高興與擔憂之色交雜.

"說吧,"蘇清歡坐在炕沿,用手指在他掌心的硬繭子上摩挲著,"你還有什麼疑問?"

"你忘了喝孟婆湯,是陰司漏網之魚,會不會有危險?"他看著她,神情擔憂.

蘇清歡攤攤手:"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."

穿越大神什麼時候發作,她真的管不了.

陸棄聞言神情複雜,忽而緊緊握住她的手,過了許久也沒有說話.

"你的腿怎麼樣?現在麻沸散的藥力過了,應該很疼."蘇清歡生硬地轉換了話題.

"尚可忍受."陸棄顯然沒有從上個話題中緩過來.

人力有時盡,即使號稱戰神,在真正的鬼神之力面前,也那般渺小無奈.

如果真的有那一天……他不敢想象.

蘇清歡雙手放在肚子上揉著,感到小腹一陣一陣的疼痛,不由娥眉微蹙.

陸棄把手伸進她被子里,動作輕緩地替她揉著,道:"國師深受皇上信賴,也許有點真才實學.我想辦法與他聯系上,看你這件事情有沒有解決之道?請座安魂塔或者供奉什麼東西?我不太懂."

"你之前不是說國師誤國,妖言惑眾嗎?肯定都是騙人的."蘇清歡不以為意.

溫熱的手掌在小腹上輕輕打著圈,蘇清歡……舒服地昏昏欲睡.

她也當真睡過去了,所以沒有聽到陸棄的喃喃自語.

"為了你,即使只有微末的希望,也總要去嘗試."

陸棄的腿恢複地很好,半個月的時候就已經慢慢扶著牆走動了,而時間已然來到了臘月.

他們沒有收到任何來自于云南的消息,世子都有些沉不住氣了,有時候偷偷垂淚想念賀長楷和府里之人.

而陸棄顯然也有些著急,每天都要把蘇清歡送他的寶劍拿出來擦拭.

蘇清歡怕他鑽牛角尖:"這把劍我就是隨手買的,肯定比不上你用的.有更好的,一定要用更好的,別死腦筋非要用我送的."

陸棄道:"這把就極好."

蘇清歡:"……"

"我還沒送過你東西."陸棄看著她道,"你想要什麼?"

蘇清歡狡黠一笑:"當然是銀子,金子更好!"

"貪財!"陸棄笑道,伸手摸摸自己的腿,"我到現在都還覺得,做夢一般,竟然真的就好了."

"遺憾吧?"蘇清歡心中酸澀難忍,卻貧嘴道,"說不定等你回來,我已經帶著'你兒子’,嫁給了屠戶,哈哈……"

"你敢!我總要還自己一個清白,"陸棄看著她眼睛,無比認真地道,"然後讓你十里紅妝,風風光光嫁給我."

"好,我等你十里紅妝."蘇清歡笑眯眯地道,"如果沒有十里紅妝,就按照村里的聘禮來;如果連村里的聘禮都沒有,你就靠這張臉來.我是個好,色的,看著你這張臉,也賞心悅目.但是你要完完整整回來,缺胳膊少腿我是不要的,更不要指望我做貞潔烈婦,你敢死,我就敢改嫁!"

起初還是說笑,到後來就紅了眼眶.

"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的."陸棄咬牙道.

"錦奴就留在你身邊吧,我放心."過了許久,他握著她的手,托付意味十足.

"嗯."蘇清歡輕輕答應,卻是一諾千金的誓言."傷筋動骨一百天,但是你身體底子好,恢複又好,等過了年就走吧."

她不留他,家國天下,都是這個男人不可割裂的世界.

"嗯,陪你守歲之後再走.我說過會回來,就一定會回來."

這話既是對她說的,也是對自己說的.

可是,陸棄還是沒有等到過年.

過了臘八,賀長楷終于派人來送信了.

陸棄看完信,神色十分沉重.與其說是傳遞消息,不如說是一封托孤信.

賀長瑞手中握著前鎮南王手中一只精銳騎兵,占了五六座城池,氣勢如虹,賀長楷不敵,眼下形勢不容樂觀.

他已經在做最壞的打算了.

信中還說,賀長楷向皇上求救,結果被拒絕.

賀長瑞已經明確表示,只爭王位,但仍忠于朝廷,皇上才懶得管.

蘇清歡這才知道,原來這個朝代的藩王可以有私兵,每個藩王都相當于土皇帝,土皇帝的兒子們如何爭斗,只要不威脅朝廷,朝廷不會管.

盡管她極力阻止,陸棄還是把信給世子看了.

世子短暫慌亂無措之後,仰頭問陸棄:"表舅,你要去幫父王嗎?"

見陸棄點頭,他懇求地道:"你帶我去吧,倘若真到了家毀人亡的地步,我也不會獨活."

蘇清歡一巴掌拍在他頭上:"胡說八道!無謂的犧牲,有什麼意義!你老老實實呆在這里,哪里都不許去."

"不,我要去."世子喊道,淚水在眼眶里打轉,卻咬牙不肯落淚.

蘇清歡要繼續說話,陸棄道:"你出去,我跟他說."

也不知道他如何和世子談的,後來世子就不再嚷著要走.

陸棄腿沒有完全好,長時間騎馬是不行的,蘇清歡決定去買輛馬車,來送信的人被留下,倒是現成的車夫.

五十兩銀子的馬車,寬敞而結實,只是坐在上面的時候,實在太過顛簸.

蘇清歡試探著跟劉成提:"姐夫,你看能不能在馬車上加點東西,讓它不那麼顛簸?"

劉成覺得不行.

但是等蘇清歡把彈簧畫出來給他的時候,他的眼睛頓時就亮了,當即表示可以嘗試一下.

陸棄道:"時間緊急,不能再等了."

"我還要給你准備干糧棉衣,怎麼也要兩三天,不妨看看姐夫能不能有好主意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