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說開了


屋里空空蕩蕩的,只有燭光晃動,沒看到蘇清歡,陸棄忽然覺得很不舒服.

"清歡--"他用沙啞的聲音喊道.

自從蘇小草一家搬來,除了兩人獨處的時間外,他都喊她名字.

"妹夫醒了,妹妹出去給人接生了,約摸著快回來了."蘇小草聽見他喊,隔著窗戶急急地道.

"什麼?"陸棄一聽急了,掙紮著要起身.

世子蹦蹦跳跳進來,見陸棄臉色焦急,道:"爹,娘說了你不能動,她很快就回來了.娘囑咐我看著你,不讓你動!"

"把你娘叫回來!"陸棄眉頭皺得快夾死蒼蠅了,聲音冷冰冰的.

蘇小草在外面聽見他口氣不高興,心里忍不住罵蘇清歡,連聲道:"我去看看,應該就要回來了."

陸棄卻沉聲道:"請姐姐務必把她帶回來."

"哎,好,我這就去."蘇小草連忙道,又忍不住替她分辨,"她就是熱心腸,也沒想到能耽擱這麼久,我這就去把她帶回來."

陸棄想起從前看過的戲文,心亂如麻.

從前她給鹽幫幫主夫人接生是為了活命必須為之,現在為什麼還要去做這樣的事情!

難道她不知道,初生嬰兒身上元氣最足,若是沖傷了她……

"不行!"陸棄掙紮著要起身.

他雙手染盡鮮血,身上煞氣重,他要去替她鎮一鎮.

世子伸手攔住他:"爹,你要聽娘的話!"

"這個臭丫頭,不許你去做那些汙穢的事情,你偏偏去.這可怎麼辦,妹夫都生氣了!"

陸棄剛要下炕,聽見蘇小草絮絮叨叨的聲音響起,動作不由一頓.

"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母子平安呢!"蘇清歡笑嘻嘻地道.

陸棄聽著她聲音清亮,笑意吟吟,不由松了口氣.

然而下一刻,就聽見蘇小草緊張的聲音響起:"花兒,你這是怎麼了?肚子疼嗎?"

他的心頓時懸了起來,連聲喊道:"清歡,你怎麼了?"

蘇清歡捂著肚子,感到一股熱流順著腿留下,心里罵了一句,早不來晚不來,這時候來!

"沒事!"她咬牙道,卻絲絲抽著冷氣.

她向來調養很好,幾乎沒有過每月一痛.

但是最近太過勞累,精神緊張,又吹了冷風,所以這次親戚來了,就有些不同往日的疼.

蘇小草是過來人,貼著她耳朵道:"來葵水了?"

蘇清歡點頭:"疼得厲害,褲子髒了."

蘇小草借著燈籠的光在她身後照了照:"透過來了,快回去換下來,我給你洗洗."

"你進來!"陸棄焦急地喊道.

"來了!"因為親戚來,脾氣就很急,蘇清歡的口氣不是很高興.

蘇小草瞪了她一眼,道:"你沒懷上,妹夫沒說你,你還來脾氣了!"

蘇清歡無語.


她要是懷上了,陸棄才要原地爆炸呢.

她進了屋,陸棄上下打量她一番,見她除了面色蒼白些外再無異常,才松了口氣.

這一松懈,怒火就騰騰地起來了.

"你過來!"他口氣不善地拍著炕沿道.

蘇清歡打開櫃子,有氣無力地道:"等等."

陸棄剛要罵人,忽然被她裙子上的一抹紅黑的血跡灼傷了眼.

"你怎麼了?"他聲音都要顫抖了,指著她身後的髒汙道.

蘇清歡找出了衣裳和自制的"小天使",本來很煩,但扭頭看見他如遭雷劈的表情,忽然就笑場了.

"沒事,正常現象."她含糊解釋道,准備去世子屋里,把他趕過來再換衣裳.

"等等--"陸棄掙紮著就要下來.

蘇清歡見狀氣血翻湧,怒罵道:"你給我老實點!為了治你,我站了兩個半時辰,頭昏眼花.你現在不聽話,就功虧一簣了."

陸棄見她罵人中氣十足,不由困惑,道:"你先說,你到底怎麼了?是誰傷了你?是不是那個孩子?"

"什麼孩子?"蘇清歡一臉莫名其妙,"我就是來了葵水."

陸棄意識到自己好像過度緊張了,然而依然不恥下問:"……葵水到底是什麼東西?"

他在書里是見過這個詞的,知道是女人的事情,但是並不知道到底是什麼.

蘇清歡覺得這個笑話,她能笑一輩子.

用科普的態度告訴他之後,一直到吃過飯躺在床上,蘇清歡還是捧著肚子偷笑.

陸棄出糗,惱羞成怒:"別以為我現在就打罰不了你了."

"你能,你當然能!"蘇清歡樂不可支,"打罰我也認了,太好笑了.鶴鳴,你怎麼能這麼可愛?"

可愛的某人,臉都黑了.

"還有啊,"蘇清歡笑過一輪又一輪,"我總覺得你對我有什麼誤會,你說出來,我看能不能解釋清楚."

他的有些舉止真的太奇怪了,比如拒絕她接觸任何道士和尚,拒絕她接近新生兒,對她給人治病,有的支持,有的則十分反對.

陸棄:我那是視情況輕重,哪里能讓你時時給人度氣!那都是你的修行!

他終于忍不住和盤托出:"呦呦,你別瞞著我,我都知道了."

蘇清歡黑人問號臉:"什麼?知道什麼?"

"你的父母不是蘇家夫婦,你所學所會的很多東西,也不是程家教給你的……"

蘇清歡臉色變了下,隨即釋然道:"你會發現我不奇怪,畢竟朝夕相對,我也沒想隱藏."

陸棄又巴拉巴拉說了許多,蘇清歡越聽眼睛瞪得越圓.

大哥,你不去寫玄幻小說,真是屈才了!

陸棄終于把心中藏了這許久的話都倒了出來,看著她,情意拳拳:"呦呦,你不必擔心.我對鬼神向來沒有敬畏之心,也不認為人妖殊途,只要是你,不管你是什麼族類,我都一樣喜歡你."

喜歡你三大爺的二表哥的傻兒子!

她剛想破口大罵,就見陸棄眼帶祈求地看著她:"你家里的情況,你的過去我都不過問.但是你要告訴我,你所做的這一切,不會讓你遭遇天罰,你也不會離開我,對不對?"

那麼驕傲冷峻的雙眸,此刻卻盡是擔憂,懇求和期待.

蘇清歡的心,瞬間軟得像一汪水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