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狐女多嬌媚


蘇清歡也沒多心,看著劉成和蘇小草緊挨在一起,抱著兩個孩子,一家四口齊齊整整,心里很是高興.

"草兒,"劉成打量著四周,內心忐忑,"這不是進城的路."

蘇小草用帕子替他擦著臉上的血汙,不再瞞他,指著蘇清歡道:"她不是什麼夫人,她是我的妹子,小花妹子."

劉成大吃一驚,嘴巴都合不上,半晌後才道:"是你那從城里回來的妹子?"

蘇小草點頭,眼中驕傲之色盡顯:"我妹子學了一身本事,現在做大夫,三里五鄉都知道她醫術高明."

劉成眉頭緊緊皺著,看看蘇清歡,再看看蘇小草,不確信地道:"你真的沒騙我?你們姐妹,長得不太像……"

他的聲音低了下去.

"成哥,你這是嫌棄我丑嗎?"蘇小草佯怒,嘴角卻翹得高高的.

從劉家出來,天是藍的,空氣是清新的,心更是自由的.

劉成忙道:"沒有,沒有,就覺得你們姐妹長得不一樣.那你剛開始,就認出了小妹?"

蘇小草不閃不避地看著他,平心靜氣道:"是.我沒想到她會來,也沒想到她會花那麼多銀子救我們出來.我知道你生氣我不告訴你,但是那個家,我真的不想再呆了,一刻鍾都不想!"

說完,她扭頭拭淚.

"我知道,我知道.都是我沒有用!"劉成垂下頭.

"不,我不怪你,成哥……"

陸棄把夫妻二人的對話都聽在耳中.

是了,蘇小草相貌平庸,圓盤臉,單眼皮,塌鼻子,說句刻薄的話,也就是給農夫做娘子;而蘇清歡姿色出眾,鵝蛋臉,明眸善睞,鼻梁挺拔,五官精致到無可挑剔,說這倆人是親姐妹,真沒人信.

"狐女多嬌媚",陸棄腦海中不知為什麼浮現出這句話來.

到了家里,蘇清歡和世子商量:"讓姨母一家住在你的房間,你暫時和我們住一起,可以嗎?"

"可以!"世子表示這樣就可以每晚聽故事了.

"我不同意!"陸棄還想偷偷揩油,怎麼能容忍多個燈泡?

蘇小草背著劉成道:"我們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就行."

劉成四處看看,指著馬棚後面的雜物間道:"若是方便,那間房子也盡夠了."

陸棄指著廂房道:"東西廂房都空著."

蘇清歡有些不好意思,剛要反駁,蘇小草忙打圓場:"這麼好的廂房,從前想也不敢想."

"天氣冷,姐姐和……姐夫,先帶大妞,二妞進去歇著,我找衣裳,被褥給你們,然後咱們熱熱鬧鬧地吃一頓."

蘇小草含淚道:"花兒,姐姐拖累你了.妹夫,你別生氣她沒跟你商量,今天花的銀子,我們努力賺錢,早點還你們."

陸棄淡淡道:"銀錢之事,都是她做主.既是一家人,不必見外."

態度疏離,但是說出來的話語卻讓蘇小草心安.

蘇清歡找了外傷藥和棉襖棉褲給他們送過去,道:"姐,你先忙活姐夫和兩個孩子,我去做飯."

蘇小草連聲應下,又偷偷說:"粗茶淡飯就行,妹夫大度,咱們自己也要有分寸."


"吃口肉怎麼了?"蘇清歡朗聲笑道,"又不是從他身上割肉."

蘇小草在她臉上掐了一把:"讓你胡說."

姐妹親昵,沒有隔閡.

世子蹲在廚房里看著盆里的鯉魚,陸棄給蘇清歡燒火,蘇清歡燉了紅燒肉,做了水煮魚,包了雞肉餛飩,熬了豬肚湯,又蒸了滿滿一大鍋米飯.

"姐姐初來乍到,總怕你生氣,你別總板著臉."蘇清歡把燒熱的油澆到鋪滿辣子和花椒的魚片上,滋啦啦的沸騰聲響起,香氣四溢.

"嗯."陸棄沉悶地答應一聲,但是他並沒有想改.

他好像只有在她面前,才會不自覺地藏起鋒芒,開懷大笑.

"豬肚做個湯吧,當歸紅棗豬肚湯,大妞二妞身子太弱了."蘇清歡喃喃道.

陸棄突然問:"不能給他們些銀子,讓他們出去住嗎?"

他不太習慣家里一下子多這麼多人.

蘇清歡愣了下,隨即垂下眼睛道:"從長計議吧.等你走了後,住在一起有個照應."

氣氛忽而就凝滯了.

連世子都覺察出來兩人之間的不對勁,仰頭看著他們.

"我去找當歸和紅棗."蘇清歡勉力沖世子笑笑,轉身出去.

陸棄的眼睛像粘在她後背上一般,許久都沒有收回視線.

吃飯的時候蘇清歡怕蘇小草一家放不開,就單獨給他們在廂房設了一桌,飯菜都用盆子裝得滿滿的.

"魚這麼做,多費油啊!"蘇小草看見油汪汪的水煮魚,心疼地道.

劉成拉了拉她,他已經看出來,蘇清歡在家里當家做主,而且條件真的不差,陸棄更是氣質出眾,沉穩堅毅,根本不會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.

"不要緊."蘇清歡笑嘻嘻地道,拿著梳子給大妞梳頭發,二妞也湊過來仰頭看她.

陸棄在屋里等得不耐煩,重重地清了清嗓子.

"你快去伺候相公吃飯."蘇小草搶過她的梳子.

"又不是孩子,還等著我喂飯不成!"蘇清歡嘟囔著,被她推出門.

"快吃吧,快吃."蘇小草看著兩個女兒對著魚肉,口水都流了出來,卻只眼巴巴地看著不敢動筷子,心酸不已地道.

"真的可以吃嗎?"大妞怯怯地問.

"可以,這是你姨母家里,姨母給你們做的.將來要記得,好好報答姨母,知道嗎?"蘇小草鄭重地對兩個女兒道.

"知道."兩個女孩脆生生地齊齊回答道,等劉成動了筷子才幸福地把臉埋到碗里,扒著從未吃過的白淨米飯.

吃過飯,蘇小草搶先把所有碗筷都收拾了,說什麼都不讓蘇清歡動手.

蘇清歡無奈.

收拾完廚房,蘇小草走進屋里,鼓足勇氣道:"花兒,妹夫,我和你姐夫商量了下以後的生計.我可以出力氣,自己賃幾畝地種;你姐夫手巧,閑著時候喜歡折騰些木疙瘩,我想著,到時候去城里看看,應該多少也能換些錢."

蘇清歡笑著應下,蘇小草的獨立堅強讓她覺得很歡喜.此刻她還不知道,劉成的這雙巧手,日後會給她怎樣巨大的驚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