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買人


"呦呦,呦呦!"陸棄緊緊抱著她,又是驕傲又是不舍.

他的娘子,這麼善良聰敏,如何不讓他愛到心底!

蘇清歡埋首在陸棄脖頸中,一滴滾燙的淚滴到他脖子上,順著衣裳流了下去.

"你是秦放,我聽你的故事時,熱血沸騰,"她用力抱住她,徐徐道來,"那時候我想,該是怎樣的少年英雄,鮮衣怒馬,睥睨眾生.我做夢都沒有想過,你會成為我相公."

"我也做夢都沒想到,這輩子,還能遇到一個情投意合的你."

"可是鶴鳴,我不想嫁給英雄,我只想找個良人,平淡恩愛,攜手一生.但是遇到了你,我之前自以為是的原則都為你改了."蘇清歡道.

她不後悔喜歡他,只是想到他要離開,終究意難平.

說完,她一口咬在他脖子上,狠狠的,直到嘴里有腥甜的味道縈繞才松開,痛哭出聲.

"對不起,我需要冷靜下."

刀劍無情,戰場殘酷,她不敢想象;倘使她果真深明大義,應該笑著送他去建功立業,可是她做不到.

"呦呦,就是為了你,我也會活著回來.十幾年間,大小戰役數百場,有那麼多人詛咒我死,我不還是好好活著嗎?別胡思亂想,嚇唬自己."

陸棄語氣輕松,但內里心如刀割.

也許,他這樣的人,就該孤獨終生;可是遇見她,便舍不得放手了.

蘇清歡哭了一場,心里好受些,哼一聲道:"要不我不替你治腿了,你就哪里都不用去了."

"你決定."陸棄笑著逗她,"反正我瘸了一條腿,一樣能做你相公."

蘇清歡狠狠瞪了他一眼,扭過身子不想理他.

"魚來啦,還沒斷氣,眼珠子還動著呢!"世子興高采烈地推開大門,手里拎著一條用草繩拴住嘴的大鯉魚.

蘇清歡擦擦眼睛,迎了出來,看著活蹦亂跳,足有兩三斤重的大鯉魚,笑眯眯地道:"放到木盆里,晚上我做水煮魚片."

"我要看著你做."

"行."

"你眼睛怎麼了?"世子發現她眼圈紅紅的,不由問道,"和我……爹吵架了?"

"他可是吃軟飯的,哪里敢跟我吵!"蘇清歡叉腰道,"是剛才弄辣椒弄到眼睛里了."

"真笨."

"臭小子,說誰呢?來,我給你也抹點,看你說不說風涼話."

"不要啊--"

兩人笑鬧,在院里鬧成一團.

陸棄看著兩人,嘴角噙著笑意,囑咐道:"都慢些,仔細腳下有冰."

玩了一會兒,蘇清歡氣喘籲籲,讓陸棄帶著世子進去試新衣裳的大小,自己則到廚房中把豬肚重新洗過,放到鍋里准備開火煮.

"清歡在家嗎?"有人敲門.

蘇清歡聽出是豆腐王的聲音,便擦了擦手,道:"王叔,在家呢!"

陸棄聽見聲音出來,道:"我去開門."


開了門,豆腐王急道:"陸兄弟,清歡,你們快去柳樹村看看吧.清歡姐姐家鬧得厲害,我小姨子是他們村的,也是做豆腐的,看不過去,讓我連襟來你家傳個信兒."

蘇清歡想起蘇小草確實說過和一家賣豆腐的交好,沒想到是豆腐王的連襟家.

"怎麼鬧起來了?"陸棄冷靜地問道.

"聽說是她婆婆要把她女兒賣了."

蘇清歡的腦子"嗡"的一聲,胸中怒火熊熊燃起.

好人是各自不同的,壞人的招數卻可恥地相似.

"謝謝王叔,我們這就去看看."蘇清歡真心道謝.

豆腐王離開後,她回屋取了銀票,對陸棄道:"鶴鳴,你和錦奴在家等我,把你的馬借我一匹."

"你會騎馬?"陸棄蹙眉問道.

"會,雖然很久沒騎過,但是問題應該不大."

蘇清歡上輩子家境優渥,外祖母那輩就是資本家的女兒,父母都是高干子弟,所以從小她興趣廣泛,涉獵極多,連尋常家庭接觸不到的馬術,她都紮紮實實學了五年.

"我跟你一起去."陸棄沉聲道.

"你的腿?"

"騎馬還可以."

"好."蘇清歡沒有猶豫,"我帶著錦奴,你顧著自己."

她上馬乾淨利落,馭馬姿勢熟練,即使帶著世子,也顯得從容不迫.

三人一路疾馳,很快到了柳樹村,打聽到了蘇小草的婆家.

破破爛爛的四五間石頭房,低矮破敗,院牆都七零八碎;院門外圍著很多人,指指點點.

蘇清歡坐在馬上,居高臨下看到蘇小草靠著一面牆,披頭散發,頭破血流,半張臉都被血糊上,模樣甚是狼狽可怕.

她手里揮舞著菜刀,身後有兩個瑟瑟發抖的小女孩,面黃肌瘦,滿眼惶恐.

在她不遠處的門邊,有個男人趴在地上,下巴抵在門檻上,望著她苦苦相求:"草啊,你把刀放下,娘不會把大妞賣掉的,是不是啊,娘!娘,您說句話!"

"賠錢貨,老娘已經養了你這個殘廢,不能再養你的這些賠錢貨!"一個顴骨很高,面容刻薄的老婦人叉著腰站在門口罵道,"喪門星,不下蛋的母雞,要死快死!"

正是蘇小草的婆婆姜氏.

"到底賣不賣了?"妝容庸俗誇張,白面紅唇的牙婆不耐煩地道,"耽誤我多少生意!你們賠得起嗎?"

"賣賣賣,怎麼不賣!"姜氏滿臉堆笑道.

"娘!"蘇小草的男人劉成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親娘嘶吼道,"那是你親孫女啊!"

"你打算賣多少銀子?"蘇清歡下了馬,在人群外冷聲道,已經有不少人注意到她,把目光投向她.

蘇小草看見她,神色激動,嘴唇翕動著要說什麼,被她用眼神制止.

"你誰呀?做生意要先來後到,懂不懂!"牙婆急了.

"價高者得."蘇清歡冷冷道,看著姜氏,"開個價,她們娘三個,我都要了."

"你是?"姜氏看著她,神色狐疑.

"你別管我是誰,銀子總是不能騙你."蘇清歡從帶來的包袱里掏出一個銀錁子,把底下印的官銀字樣給她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