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彼此的啞謎


做完飯,一家三口一起吃完,世子在屋里到處晃悠,看見什麼都覺得新奇.

"娘,這是什麼?"他指著藥杵.

"娘,這是什麼?"他又指著蛋殼裝飾.

蘇清歡一邊替他縫制新衣,一邊耐心地解答.

陸棄清了清嗓子,"九哥把我衣裳打壞了,你再給我做幾身."

有了"兒子",忘了相公.

好好的二人世界,沒了,摔!

蘇清歡心里想著蘇小草的事情,心不在焉地道:"你不是還有好幾身嗎?等我先給錦奴做幾身,里里外外,我手疼,得做半個月.本來現在就可以給你治腿了,現在手腫成這樣,還得等幾天……"

世子聞言眼睛瞪得大大的:"你可以給表舅治腿?"

"嗯."蘇清歡挑眉,得意洋洋,"我是神醫嘛!對了,你吃了那麼多飯,我給你個山楂丸消食."

說著,她把旁邊的藥箱打開,取出藥丸帶給他.

"不好吃."

"快吃!"蘇清歡假裝凶神惡煞地道.

世子撇撇嘴,接過來放到嘴里,咬了兩口,嫌味道難吃,艱難地咽了下去.

陸棄心有所感,伸手道:"給我一顆."

"你又不是孩子."蘇清歡白了他一眼,"嘭"地一聲合上藥箱.

陸棄垂下眼,沒有作聲.

"剛才孫嬸子說,今天村里有人殺豬,我去買肉買排骨,再買些大骨頭,橫豎天冷了不會壞."

"那你趕緊去,給我把豬肚買了,我要吃你做的火爆肚絲."陸棄道.

"真難伺候."蘇清歡抱怨道,轉頭對世子卻和顏悅色,"要不要給你買根豬尾巴吃,特別特別好吃."

陸棄:"……"

"我不吃."世子拒絕,又滿眼期待,"我沒看過殺豬,帶我去看看行嗎?"

"這有什麼不行?走,你端著盆子,我拎著籃子,咱們去買肉."蘇清歡朗聲道,又扭頭問陸棄,"鶴鳴,你去不去?"

"你們去吧.如果遇到有人釣了活魚,買條魚,想吃你做的水煮魚了."

蘇清歡答應,挎著籃子拉著世子出去.

她身邊多了個孩子,村里人自然都問.

"我兒子,"蘇清歡沒心沒肺地道,"錦奴,這個你喊三姥姥."

一般的人都能明白,也有憨傻的直接問:"你哪里來那麼大的兒子?"

"我相公的兒子,自然是我的兒子."

買肉是次要的,主要要讓村里人接受她這個兒子.

而她不知道,她出門之後,陸棄在藥箱里找到所謂的"大山楂丸",放到鼻下仔細聞,甚至舔了一下.

澀而苦,有種濃重的藥味.

而從前他吃過她親手炮制的山楂丸,酸酸甜甜,十分爽口.


陸棄透過窗戶望著白雪皚皚的遠山,陷入了沉思.

半個多時辰後,蘇清歡滿載而歸,一進門就道:"錦奴被豆豆帶著去看釣魚了,旁邊有大人跟著,我就先回來了."

砸開冰層釣魚,世子覺得十分新奇,豆豆一直感念蘇清歡的救命之恩,主動拍著胸脯表示要帶著世子玩.

陸棄"嗯"了一聲.

"下來幫我倒水,豬肚翻得不乾淨,我自己再重新翻洗."

"先等等,呦呦,你過來,我有話問你."

"嗯?"蘇清歡見他面色嚴肅,洗了洗手,"怎麼了?"

"你給錦奴吃的,到底是什麼?"陸棄嚴肅地道.

夫妻之間,不該互相猜忌.他既然覺得不對,就徑直問她.

"不就是山楂丸嗎?"蘇清歡不看他的眼睛.

"不對,里面加了藥材."陸棄斬釘截鐵地道,拉著她過來,"為什麼撒謊?"

"反正我不會害他就是!"蘇清歡無法抵賴了,沒好氣地道.

"我是問你,為什麼明明可以解毒,卻騙九哥說不可以?"

"你,你怎麼知道?"蘇清歡驚訝地看著他.

本來看他黑著臉,做了好事的她還覺得委屈,但是聽他這麼一說,那點不愉快蕩然無存.

"猜的."陸棄心中猜測得到肯定,放下心來,"你的人品我自然信得過.你神神秘秘的,定然是幫他而不是害他.只要略想想,就能明白過來是指那毒."

"他是個孩子,又討人喜歡,我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理.但是你那個好九哥就算了,對我那麼差,我才不救他."蘇清歡嘟著嘴道.

"孩子氣!"陸棄笑罵道,"他對你不好,我不答應.同樣的,他是我最親的人,如兄如父,你也要對他客氣.否則……"

"否則什麼!"蘇清歡瞪著他,"再打我的手,我就不給你治腿!"

"不打手了,"陸棄狡黠一笑,把她按在炕上,在她臀部響亮地拍了一記,"以後咱們這樣."

蘇清歡又羞又臊,悲憤欲死,怒道:"快放開我!"

"呦呦,你害羞了."陸棄哈哈大笑.

蘇清歡把炕捶得震天響,這日子,真沒法過了!

"傻子."陸棄把她拉起來拘在懷里,"你是故意讓我知道的,對吧."

"沒有."蘇清歡不肯承認.

"說吧,"陸棄了然道,"到底怎麼想的?想跟我說什麼?不准撒謊,不准隱瞞,否則,我說到做到."

"你的好九哥對我頤指氣使,一口一個我配不上你,我干嘛還賤兮兮地去給他解毒?"蘇清歡嗆聲,"我喜歡錦奴,所以給他解毒,這樣以後怎樣鎮南王府都是他的,哼!"

她其實也不想瞞著陸棄,所以並沒有太隱瞞.兩人在一起,若是刻意隱瞞多了,隔閡就慢慢大了.

陸棄不曾想還有這樣的理由,苦笑道:"你想得太簡單了.現在解氣了沒?乖,再配點解藥."

"他現在自顧不暇,還有閑心睡女人?再說了,現在也不耽誤他睡,哼!"

"不准這麼說話."陸棄捏了捏她的臉.

"那以後再說,等你要去的時候帶過去."蘇清歡撇撇嘴.

"呦呦,你……"陸棄神色變了,驚訝又心虛.

"鎮南王正是需要用人之際,你如果能痊愈,不可能不去幫他.所以你才會跟他要兩匹寶馬,想的是到時候日夜兼程前去助他,對不對?"蘇清歡垂下眼瞼,長長的睫毛卻依然擋不住剪水秋眸中的黯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