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多了個兒子


蘇清歡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,瞪著眼睛問世子:"什麼時候來的?"

世子指著門上並排的兩個黑影道:"有一會兒了,還有我父王."

蘇清歡伸手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把:"能不能愉快地一起玩了?"

這說法很新奇,世子吐吐舌頭:"要是明天你能好好的,我還可以愉快地找你玩."

說完,這小子猴子一般靈活地起身,套上靴子,對著推門而入的兩人乖巧地道:"給父王請安,給表舅請安."

蘇清歡快用眼神把這小子射成篩子了,任命地爬起來給賀長楷請安.

賀長楷臉色木然,對世子伸手道:"跟父王回去."又扭頭對身後磨刀霍霍的陸棄道,"這事情就這麼定了,悠著點,畢竟回去沒人伺候你們,家里的活計還得她做."

"我可以做,不介意她趴在床上,我伺候她."陸棄看著蘇清歡,後槽牙都快磨出聲音了.

父子二人離開,蘇清歡爬上床,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蠶蛹一般,囁嚅著道:"鶴鳴,我困了……"

"口才不錯,我還沒聽夠,怎麼能讓你睡?"陸棄慢條斯理地解著腰帶,眼中威脅之意呼之欲出.

蘇清歡捂臉:"言多必失,言多必失."

"老實躺著."見他上床,蘇清歡不由往後退,被陸棄吼了一聲,頓時不敢動了.

"云南的事情很棘手,也很危險,表哥要把錦奴留在我們身邊."

"哦."蘇清歡覺得意外,但是仔細一想,也是情理之中.

"你不害怕?萬一……"

"我害怕你就不帶他回去了?"蘇清歡哼了一聲."再說,你不比他危險多了?我讓你走,你走嗎?還不是鳩占鵲巢,趾高氣揚,就欺負我!"

"對,就欺負你."陸棄伸手在她臉頰上捏了一把,笑著道.

"就外就說是我們親戚吧,也別喚他名字,就叫錦奴吧.這個小字,只有家里人知道."

"親戚太惹眼了,"蘇清歡眼珠子一轉,"要不就說是你的兒子吧,你年紀一大把,我又吹牛你是富家子,有個庶出的兒子也正常."

"我才二十四!"

"我十八!老牛吃嫩草."

"呦呦,"陸棄對著炸毛的蘇清歡狡黠一笑,"你是在暗示我'吃’你嗎?"

蘇清歡往後縮了縮:"無恥!故意曲解我的意思!"

"不逗你了."陸棄道,"這件事情是我提出的,表哥原本不同意,後來聽了你這番話,就默認了.想來他對你,也滿意了許多."

"倍感榮幸."蘇清歡翻白眼.

"呦呦,我出身昌平侯府,排行第六,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郁郁而終,因為我長相肖母,昌平侯厭惡我.姨母身為藩王的王妃,生子之後留在京城,經常接我去府里,九哥對我也十分好……我十二歲跟從九哥的師傅,驃騎大將軍竇威上戰場,之後一直在軍營中;十六歲大破西夏,被奉為戰神.為了報複昌平侯,我選擇站隊,他跟隨太子,我跟隨成王.朝廷爭斗,刀光劍影,招招陰險.我不幸中招,替成王擔下所有汙水.我本以為他從中周旋,至少保我一命,但是結果,他甚至落井下石."

"人渣!"蘇清歡咬牙切齒地道.

"我曾經也像你這麼義憤填膺,但是就像你說的,看錯了人,是我眼瞎,我認了."


"怎麼突然跟我說這個?"

"沒什麼,只是不想瞞你,也不想你從別人嘴里聽到這些.九哥說他替我定過親,但是對方已經悔婚,至于姓甚名誰,是圓是扁,我不知道,也沒必要知道了."

他這是對自己解釋定親的事情,蘇清歡心里可恥地愉悅了.

"表哥現在定然是在跟錦奴交代事情,明天咱們就一起回村里."

"好."蘇清歡點點頭,"我想先去辦些事情.我師傅云游四海,已經一年多沒露面了,我想托人在程家留個信兒,免得他和師娘回來找不到我而擔心;另外,我還想去書肆看看,有沒有好的古籍醫書流出來;也要給世子,不,錦奴買些布料衣衫之類,他那些衣裳顯然不合適……"

"好."

等蘇清歡睡著,陸棄又去了賀長楷書房,見他坐在羅漢床邊,出神地看著睡著的世子,開口道:"九哥,放心吧.別說我也在,就是她自己,也能照顧教導錦奴."

"我從不知道,這孩子心思如此之重."賀長楷道.

他是一個有勇有謀的臣子,愛兵如子的將軍,穩重偉岸的丈夫,卻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.

他一直為他的不成器而怒火中燒,甚至責備王妃沒有教導好他,卻沒想到,他自有自己的想法.

兩人說了一會兒話,賀長楷給了陸棄一萬兩銀票.

陸棄搖頭:"這些我用不到,給我留兩匹好馬就行.我的那些舊部,我都寫信,讓他們前來助九哥一臂之力."

"不用."賀長楷拒絕,"現在不到那個時候,你也要留些勢力日後東山再起.更何況,他們心里怕是記恨我沒有對你出手相救,是你手下的劉均凌和杜景去找我,我才知道你出了這麼大的事情.而他們都誤會了,所以在王府外大罵後離開."

陸棄想了想,沒有再強求.

第二天一早,賀長楷帶人離開.

蘇清歡安慰了眼圈紅紅的世子,道:"放寬心,你父王放不下你,肯定會回來的."

世子堅定地點點頭,看著她,嘴唇動了幾番,終于道:"娘!"

蘇清歡等了半天等來這麼個重如千鈞的字,愣了半晌,在看到他眼中的期盼升起又要落下時,清亮的答應一聲.

"哎--我是第一次做人娘親,你多多指教."她笑著擦干他的淚,"錦奴--"

"是,娘!你也多多指教."世子帶著淚花笑了.

辦完了事情,蘇清歡和陸棄,帶著"兒子",雇了馬車往村里而去.

"鶴鳴,這兩匹馬怎麼回事?"

"九哥送給我的."

"哦."

世子掀開馬車簾子,指著兩匹並排而行的寶馬道:"這是前年西域進貢的良駒,統共得了六匹,每一匹都是父親心頭摯愛,親自照料."

蘇清歡看著陸棄:"真有那麼好?"

陸棄點頭:"千金難求."

"哦."

蘇清歡心里忽然悶悶的難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