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熬一鍋雞湯


陸棄背著手(因為腫的太難看),面無表情,只微抿的嘴唇泄露了他此刻的緊張.

"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,也永久存在著,並不會因為我不提而抹殺.我瞎了眼,愛錯了人,還敢于承認,也承擔得起."蘇清歡淡淡道.

撕心裂肺的往事,終于能心平氣和地再次提起.

"我表舅都沒有喜歡過別人,哼!"世子替陸棄鳴不平.

"可是你父王還給他定過親呢!"

鸞月的話,到底影響了蘇清歡.

陸棄轉過頭,詫異地看著賀長楷,眼中有征詢之意.

賀長楷點了點頭,低聲道:"後來你出事,對方就退親了."

陸棄竟然如釋重負.

還好,若對方是貞潔烈女,他回頭處置起來還麻煩.

至于對方是誰,他都懶得問.

"現在放心把錦奴留下了嗎?"陸棄看著賀長楷,表情與有榮焉."貴女們,有她這般見地嗎?"

賀長楷瞪了他一眼,沒有作聲.

這肯定的沉默,令陸棄更得意了.

然而很快,他就高興不起來了.

"程家大公子叫程宣,他的祖父曾經做過朝中二品大員,後來致仕回鄉,也就是這里.他全部心血都傾注在後代的教養上,而程宣天資聰穎,文武雙全,風度翩翩,是個在人群中會發光的存在."

陸棄心里酸酸的,今晚她若不是用十倍的好詞來誇獎自己,就把她另一只手也打成豬蹄!

"肯定沒有我表舅好.當年我表舅凱旋回京,萬人空巷,騎在高頭大馬上,皇上親迎……"世子下意識要給陸棄爭氣.

蘇清歡翻了個白眼:"那時候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,一再躲避他.後來,他染上天花,九死一生,我伺候他,替他治療,終于讓他恢複如常.再後來,他成了探花郎,娶了琅琊王氏的女子為妻."

"他的妻子不容你?"世子的拳頭握得緊緊的.

"是,也不是.我也不容她,扯平了吧."蘇清歡苦笑,"她知道程宣心里有我,心里自然有刺.而我,從程宣告訴我他要另娶,讓我忍耐之時,就與他恩斷義絕了."

那晚月光銀白清冷,公子如玉,卻從此形同陌路.

"為什麼?"世子不解.


"不是跟你說這些."蘇清歡沒好氣地道,卻還是多說了一句,"我醋性大,心眼小,脾氣臭,骨頭硬,不想卑躬屈膝."

"那是琅琊王氏的貴女,難道你想讓她做小的?"世子訝然.

"不,就是程宣讓我做正妻,讓她做妾,我都不會答應.我要的男人,只能有我一個."

"你這是犯了七出!"

"我可以孤獨終老,不一定非要嫁給誰.但是想娶我,就得答應我的條件,還得我看得上."蘇清歡道,"算了算了,被你帶跑了,跟你說這些干什麼!別插嘴,聽我說重點,重點!"

"你這些想法太過驚世駭俗,別對別人說."

"嗯,我當然知道."

來到異世,她小心翼翼融入,不想做異類;但是也不想失去自己棱角,只能悄悄地把棱角藏起來.

"後來程宣帶著程大奶奶--現在應該是王夫人了--回鄉,王夫人不容我,幾次三番為難于我.我自然不能逆來順受,我在府里有不少好友,也有不少姐妹脫籍出去嫁人.我托人假裝我的家人來贖我,本來一切順利,誰知道夫人搶先把我賣出去,還指明要賣到煙花之地."

"最毒婦人心!"世子怒道.

陸棄的雙拳緊緊握著,腫脹的手心疼痛異常,卻比不過心里的痛.

這段往事他不是第一次聽,每次聽到都覺得痛心異常,

"人牙子帶我走水路,我以為山窮水盡就跳了水,正趕上船上有人偷運私鹽又沒給鹽幫上供,鹽幫的人帶人打劫,以為我是投水逃脫,就把我救上來."

蘇清歡想起那時跌宕起伏的心情,不由苦笑.

"後來他們發現我一窮二白,長相還可以,決定把我帶回去獻給鹽幫幫主徐大當家.而徐大當家妻子難產,正雷霆大怒,我主動請纓要求幫忙,後來,母子平安,我得了一百兩銀子回鄉去了."

"你看,"蘇清歡言歸正傳,"若不是無論我對程宣是否有心,都始終好好學醫,沒有忘記安身立命的本事,能有後來嗎?恐怕早已在鹽幫里不堪受辱而死,你表舅更是早成了白骨……"

"我師傅很嚴苛,嚴苛到什麼程度呢?這樣講,"她舉起自己腫的高高的手,"這種程度的懲罰,在我真正受罰的時候,求而不得.但是我從來沒有怨恨過,我拼命學習,因為我身份低微,多一份本事,就多一份安身立命的底氣.明治,若是有一天,刀劍架到你脖子上,你要引頸受戮還是奮起抵抗?"

世子沉默了.

過了許久,他才低聲道:"我大概真的想錯了."

"我說的也不一定對,"蘇清歡笑笑,"畢竟我見識有限,也無法對你感同身受.有則改之,無則加勉,你自己慢慢體會,我要是說錯了,你也別怨恨我就是.你確實有你的痛苦,生母是這輩子無法彌補的缺憾,但是人生哪里有那麼多圓滿?你痛苦,但是身邊圍繞無數人伺候你,想想那些下人的孩子,想想那些窮困人家的孩子,甚至那些孤兒,誰更痛苦?你父王若是對你沒有栽培之心,不會這麼小帶你出門見識;你母妃她們若是存了害你之心,你很難活到現在.人性本自私,你不能要求她們對你,比對親生孩子還好,我作為女人,也自問做不到."

"你總能這般淡定嗎?你想,如果我表舅有了別的女人,你痛不痛苦?"

"痛苦啊!"蘇清歡理所當然地點點頭,"可是當斷則斷.余生那麼長,不用他指教,我自己瞎過唄.吃喝玩樂,世界這麼美好,我沒必要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樹上."

歪脖子樹氣得臉色發紫,站在門口冷哼道:"還是教訓得太輕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