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夜談


蘇清歡不知道賀長瑞是誰,只見賀長楷和陸棄都變了臉色,就猜出定然是有事關他們的大事發生.

陸棄交代了她兩句,解開她,跟著賀長楷匆匆離去.

蘇清歡哭喪著臉,找出消腫的外傷藥給自己挨打的掌心內塗了厚厚一層,一邊上藥一邊道:"這個混蛋!"

"女人,"世子一路小跑進來,手扶著腰,呼呼直喘,"啊!你這是怎麼了?"

蘇清歡覺得很窘迫,把手藏到背後,欲蓋彌彰道:"不小心撞到門上了."

"撒謊,定然是被表舅打了,對不對?"世子走到床前撇嘴道.

"要你管!"蘇清歡紅了臉反駁.

"還打你哪里了?"世子上下打量著她,見她踏踏實實坐在床上,下意識揉了揉屁股,"上次差點把我屁股打爛."

"他還敢打你?"蘇清歡道,"你可是世子爺."

"他打我的時候,他是世子,我還不是."

蘇清歡沒有多問,心里隱約有了猜測,有些心疼陸棄,卻開玩笑道:"風水輪流轉,現在你可以打回來,順便幫我也報了仇."

"胡言亂語."世子小大人模樣,"你比我還混!君為臣綱,父為子綱,夫為妻綱……他是我長輩,又是你男人,這仇報不了了."

蘇清歡不想再討論挨打的話題,弄得她像個孩子似的.

她打了個哈欠道:"睡覺睡覺,都什麼時辰了,還到處亂跑."

"我們明天可能就要走了."世子在床邊坐下,"你把故事給我講完吧."

"賀長瑞是誰?"

"是我十三叔."世子道,"我父王之前沒做過世子,祖父想讓十三叔做世子,我父王和表舅他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阻止,把十三叔放逐到很遠的地方.我父王做王爺之前,云南很是動亂了一陣,剛平息些就借上京之機來找表舅……"

原來是兄弟相爭.

"他們打成這樣,皇上不管麼?"

"皇上?"世子冷笑,眼神中透露出與年紀不相符的老練,"他只管修煉仙丹,求長生不老之法,才不管藩王之事.他恨不得藩王的兒子們都鬧得雞飛狗跳,這樣他的龍椅才能坐穩."

皇上信道求長生不老之事,蘇清歡之前也聽過,但是不知道他癡迷到如此程度.


"那你父王現在要回云南平叛?"

"嗯,"世子情緒低落,"沒有表舅幫父王,父王身邊的大將們也折損不少,我擔心……算了,不說這些,你不懂,講故事吧,說不定我明日就走了."

說著,他脫了靴子,推推蘇清歡:"我睡外面."

蘇清歡往里挪了挪:"你就不怕你表舅回來打你屁股?"

"表舅今晚都不會回來了,蠢!"世子道,"你以為是小孩子過家家嗎?這麼大的事情,他們不知道要商量到什麼時候呢!"

蘇清歡看他實在有些低落,道:"天塌了,自有個子高的人撐著.來,咱們講故事."

世子貪玩任性,在賀長楷面前卻膽小如鼠.然而蘇清歡覺得,在這些人人都知道的事實下面,他還有著不為人知的細膩,聰明和敏感.

這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.

故事只講了半個時辰,世子就道:"別說了,我明日就要走了,想跟你說說話."

"嗯,你說--"

"我父王不同意你做我表舅母,但是我喜歡你.而且你放心,表舅雖然打人疼,但是他認定的事情,還真沒有退縮過.你除了身份低些,也沒什麼缺點了.而其實我覺得,身份高的貴女很多,能入表舅眼的就你一個."

蘇清歡歪頭看著他,看到他純淨眸子中的誠摯和認真,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頭頂:"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,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,才能攜手一生.我和你表舅的將來,需要天時地利人和,才可能修成正果.人生這麼長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.認認真真活著,做該做的事情,也許有一天我會嫁給農夫,男耕女織,但是他也可能飛黃騰達;也許有一天,我會嫁給權貴,內外周旋,但是他也可能一朝獲罪,家毀人離.不到蓋棺的時候,永遠不知道這輩子到底要經曆多少事情.我只能保證,活在當下,是什麼身份,就做什麼事情."

"女人,你想說什麼?"世子聞琴聲而知雅意,聰敏如他,立刻開口問道.

"世子,"蘇清歡很欣慰,"無論你父王母妃和其他姨娘如何看待你,也無論日後你到底能不能繼承王位,現在你都是世子.我沒見過別的世子如何,但我覺得,你這樣的年齡,這樣的資質,早就應該學習文韜武略,早就應該脫穎而出.你擔心的,逃避的,並不會因為你渾渾噩噩就不來.反而會在到來的時候,加速你的滅亡."

"我不懂!"世子紅了眼眶,扭過頭去,"你也不懂我."

"我懂."蘇清歡聲音清冽而堅定,"你覺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順,所以意志消沉,表現得像個紈绔.但是其實你是個好孩子.明治,這是你的名字對吧,原諒我無禮,以後我們可能有緣再見,也可能再也見不到,我忍不住多嘴,想告訴你,你首先是你自己,然後才是世子.做好你自己,那將來無論你是不是世子,都能好好活下去.這世間的規則,不容弱者."

"倘使你父王無法再生出孩子,你將來就是鎮南王府唯一的繼承人,那你有能力撐起來祖宗的基業嗎?如果你父王真的再改立別人,你的兄弟不容你,你有能力全身而退嗎?你想做你父王還是做被你父王滅掉的兄弟?"

世子沉默了.

父王只會要求他學習,母妃只會讓他別惹父王生氣,夫子只會讓他學聖賢書,從來沒人如此和風細雨卻又透徹犀利地跟他講道理,講到他無可辯駁.

"你知道,我是丫鬟出身,"蘇清歡看著頭頂的橘色繡五彩蝴蝶幔帳,"我十歲被師傅挑中學醫,十四歲與程家大公子情投意合."

"你--你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,你是我表舅的!"世子睜大了眼睛.

門外,賀長楷扭頭看了一眼陸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