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陸棄生氣


陸棄寒眸掃過鸞月,震懾意味不言而喻:"好好伺候."

說完,他又伏在蘇清歡耳邊道,"別聽她的話,自己小心些,我去去就回."

"等等,"蘇清歡沒好氣地喊住他,從藥箱里找出藥膏來,"我先給你上點藥."

"不急."陸棄不以為意,"我先過去."

說不定,他還會觸怒賀長楷,再挨幾鞭子也說不定.

他離開後,鸞月沖蘇清歡笑笑,斟酌再三開口道:"您,還有什麼需要嗎?"

嫂子是無論如何都不敢再喊了.王爺不承認,她不能喊,王爺承認了,也輪不到她喊.

但是喊別的,又怕惹怒了陸棄這冷面閻王.

她不過一個小小通房,而陸棄對于賀長楷而言,就是親兄弟也比不上.

"兄弟如手足,妻妾如衣服,"陸棄勝過手足,而她衣裳都有不足.

蘇清歡何等聰慧,了然道:"你我年紀相差不多,不如姓名相稱."

鸞月感激地看了她一眼,道:"好,清歡."

對于剛才發生的這一切,蘇清歡覺得無fuc*k可說,表兄弟倆相愛相殺,影帝級的表演,只有她傻子一樣歇斯底里投入.

"聽說你救了將軍."鸞月沒話找話說.

"知道他是將軍,我就不救了."蘇清歡誠心實意道.

"呵呵,清歡你開玩笑了."

"我是認真的."

鸞月被她的不配合弄得很尷尬,尬笑著不知道如何繼續聊下去.

蘇清歡沒有和她好好相處的覺悟,不是一路人,多說無益,彼此相安無事就是.

鸞月想了想,又道:"清歡好福氣,從來沒有見到秦將軍誰誰這般上心."

"呵呵,救命之恩而已."

"可不能這麼輕描淡寫,這事秦將軍一輩子也不能忘記.日後你進了府,不管誰做主母,都要敬你三分……清歡,我說錯了什麼嗎?你這樣看著我,我都心虛了呢."鸞月掩唇而笑,視線打量著蘇清歡的反應.

蘇清歡心里冷哂,三句話不到,這就來了嗎?

"你繼續說--"

鸞月道:"秦將軍出事前,王爺已經在給他說親了……"

蘇清歡氣定神閑,甚至還笑著道:"誰家姑娘這麼倒黴?"

鸞月:"……"

這天沒法聊下去了.

"清歡,別這麼說話."

"我實話實說而已.剛議親他就倒了黴,偏偏沒有問斬,判了個流放.這讓人家姑娘怎麼辦?等吧,哪里是個頭?不等吧,又被人說薄情寡義.嘖嘖嘖,太慘了."

鸞月完敗.

看著她臉漲成豬肝色,蘇清歡可恥地愉悅了.

她不想為難她,因為知道做下人的難處;可是對方好似很堅定,一定要給她上眼藥,那對不起--咱們不惹事,但更不怕事!

正當鸞月無法接招時,救星來了,她借機離開.

世子進來,哭喪著臉道:"女人,你真是我舅母啊?"

"不是."蘇清歡一本正經地說,"權宜之計,假的."

"那太好了,"世子聞言激動地快要跳起來了,"那我晚上還能跟你睡,你繼續給我講故事吧."

"不行."蘇清歡攤攤手.


"為什麼?"世子急了.

"我要回家啊!你父王找到了想找的人,自然也是打道回府."

"我們不會打道回府,但是,好像真的也會走了."世子蔫蔫地道,"你,能不能跟我們上京?"

"不能,這里才是我家."

世子想了想,忽然生氣了,叉著腰道:"不行,本世子命令你跟我上京!"

蘇清歡不著急,看著他道:"你確定你父王能答應?你父王打人的鞭子,可真疼,一鞭子下去,皮肉翻飛……"

然後,她得意地看著世子偃旗息鼓了.

"來,過來,給你這個吃."蘇清歡從藥箱里掏出一大粒藥丸.

"大山楂丸子,還一股藥味,我不要."世子把頭扭過去.

"不吃今天也沒故事聽了."蘇清歡威脅道,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,"昨天講到哪里來著?"

"說話算數!"世子搶過藥丸,皺著眉頭塞到嘴里,嚼了嚼,艱難地咽了下去,搶過她的水杯,灌了一大口水下去.

蘇清歡看著藥箱里還剩下的三顆,盤算著大概是應該來得及的.

"以後別人給你藥,不要隨便吃."她合上藥箱,忍不住道.

"我要是那麼蠢,能活到現在嗎?"世子瞪了她一眼,盤腿坐在羅漢床上,"快講故事."

陸棄回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完全黑了.

他腳步聲很輕,直到推門而入,蘇清歡才意識到.

她從書桌前站起來,有些不自然地用書把自己寫的東西擋住,笑道:"你回來了."

陸棄見她動作,眉頭緊皺,問:"晚膳用過了?"

"用過了,吃了很多."蘇清歡笑道.

她仔細打量他一番,見他身上沒有再填傷口,才取出外傷膏和凍傷膏,給他上藥.

陸棄裸著上身, 背後一道一道的舊傷,是曾經榮耀的見證.

賀長楷這一鞭子,沒有惜力,從左邊肩胛骨到右邊腰側,深深的一道傷口,肉都翻出來了.

蘇清歡給他上藥的動作很輕柔,道:"你再忍一會兒."

陸棄沒有作聲.

縱使蘇清歡遲鈍,也意識到陸棄現在有些不高興.

進門到現在,除了問自己吃沒吃飯外,他再也沒說話.

"我--"

"你--"

兩人同時說道.

"你說--"

"你說--"

又是同一個節奏.

陸棄道:"你先說."

他是受夠了從來話癆一般的她,突如其來的沉默.他本來想問她,就沒有話要跟自己說嗎,結果她開口了.

那他就給她個機會,若是哄好了他,他就饒過她這次.若是死不悔改,看他怎麼收拾她!

蘇清歡站在他背後,替他耳朵上凍傷藥,沒有看到他期待與失望並存的矛盾神情.

蘇清歡心中酸澀,咬牙道:"我覺得給你治腿,可能這里能買到更好的藥材."

陸棄的一顆心跌到冰窖里,有什麼已經呼之欲出了.

他雙手抓住膝蓋,手背上青筋暴起,極力忍耐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