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對峙


賀長楷的聲音,分明來者不善.

下一刻,門被一腳踢開,面沉如水,氣勢壓人的賀長楷出現在門口,手中握著黑油油的馬鞭,身後跟著低頭的銀光和幾個蘇清歡不認識的侍衛.

陸棄要說話,賀長楷已經一鞭抽過來.

蘇清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擋在陸棄身前,大聲道:"住手!"

陸棄抱住她,只來得及就著坐姿,把她繞到後面,用後背硬生生地接下這一鞭.

他只穿著薄薄的內裳,鞭子彈起來的時候,蘇清歡聞到腥甜的血的味道.

可去你大爺的吧!

蘇清歡從陸棄懷里站起來,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,一腳把火盆向著賀長楷的方向踢翻,炭火四濺.

"清歡!"陸棄站起身來抱住她.

"你到我身後,騙我說沒人認識你,回家再跟你算賬."蘇清歡像條炸毛的小狗,咬牙切齒地怒罵道,掙脫他的懷抱,站在他面前,張開手臂把他護住.

他能跟她共生死,她就能為他與虎謀皮.

陸棄十二歲上戰場,十六歲名滿天下,身先士卒,所向披靡,一往無前,卻從未有過這種體驗.

被蘇清歡單薄的身子護在身後,看她明明緊張到發抖,卻依然毫不退縮,陸棄覺得自己徜徉在一片蜜海之中,甜到發齁.

"清歡……事情不是……"

"你閉嘴!"蘇清歡呵斥道,眼神直視賀長楷.

"王爺,"她從容開口,"我不知道我相公從前與你有什麼仇怨,但是現在他已經是個廢人……"

陸棄聽到這里磨牙,誰是廢人!老虎不發威,你當我是病貓嗎?

看來,回去要趕緊把多余的被子扔掉,早點滾個床單,弄不哭你算我輸!

"那又如何?"賀長楷冷聲道,目光一直盯著陸棄.

聽到銀光說陸棄來了,他立刻就想明白了.

這是不放心自己,害怕自己出手處置了蘇清歡,所以他風雪交加中日夜兼程地趕來.

賀長楷心疼,更氣他如此兒女情長,英雄氣短.

"得饒人處且饒人,他現在對王爺沒有任何威脅了……"蘇清歡緩慢地說著,頭腦卻飛快地轉著,權衡利弊,整理思路.

"十六歲,單槍匹馬闖入西夏人大營,三進三出,別說斷了一條腿,就是兩條腿都斷了,單用弓箭,他也可以輕易取對方將帥頭顱無數."賀長楷道.

臥槽,蘇清歡心里道,陸棄,你開掛了嗎?

等等,不對,這件事情她聽過,這不是戰神秦放嗎?

天啦嚕,她的相公,竟然是戰神!

"你挺厲害的."她回頭用嘴唇對陸棄道.

陸棄對她微笑.

笑你妹!蘇清歡心里忍不住罵了一句,你得罪鎮南王干什麼!

然而她依然面色平靜,對賀長楷道:"他現在連一副趁手的弓箭都沒有,談何威脅?王爺未免太風聲鶴唳,草木皆兵了."

"斬草除根,最為簡單."賀長楷面無表情地道.


"是."蘇清歡見談判無效,也冷了臉,"可是王爺有沒有聽過一句話,'天子之怒,伏尸百萬,流血千里.布衣之怒,流血五步,天下素縞’.王爺若執意斬草除根,就不怕我們魚死網破嗎?"

陸棄拉住她衣裳,銀光擋在賀長楷面前.

"就憑你?"賀長楷輕視地看了她一眼.

蘇清歡摸了摸腰間荷包,道:"我的醫術,王爺想必清楚.我懂得如何救人,更知道如何殺人.這里面,是見血封喉,不,更狠辣百倍的毒藥.只要吸入口鼻中一點點兒,藥石無醫,神仙難救."

陸棄愣了下,面上浮現出尷尬之色.

臭丫頭,這種說辭,騙騙小孩子還說得過去,在賀長楷面前,真是貽笑大方.

不過,真的也很可愛了.

銀光定睛看了看她的荷包,正是前日落下那個,裝著糖果和紙條的.紙條還是王爺親自放回去的,呃……

這牛皮,好像吹得有些過了.

賀長楷冷哂,眼神都不給蘇清歡一個:"銀光,拿下秦放,關到地牢里!"

蘇清歡懊悔死了,她出門的時候,怎麼就沒多長個心眼,真帶點毒藥出來!

"九……"陸棄開口.

他不想嚇唬蘇清歡,他該告訴她,自己的過去了.

"閉嘴!"

"閉嘴."

蘇清歡和賀長楷同時呵斥道.

"行了."陸棄把蘇清歡拉到身邊,"讓我來解決,你乖乖站在一邊."

"你解決個屁!"蘇清歡又急又怒,"你到後面去."

賀長楷不想再看到蘇清歡維護陸棄,否則這小子更會泥潭深陷.

雖然蘇清歡表現得讓他也有動容,但是他決不允許陸棄被一個女人左右,這種紅顏禍水,絕不能留.

"銀光,把他給我綁起來,帶走."

"你敢!"蘇清歡柳眉倒豎,"除非你想斷子絕孫."

"清歡慎言."陸棄責怪道,"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和九……"

"如何斷子絕孫?"賀長楷看著蘇清歡.

"你難道不奇怪,為什麼你只有世子一個兒子嗎?"蘇清歡道,"你年富力強,正是好時候,卻不能讓妻妾懷孕,你從來沒想過嗎?"

"是你從明治口中得知他並無兄弟姐妹,所以便來混淆視聽,我若是上當,就不是鎮南王了!"賀長楷氣勢逼人,"不過兒女緣淺,我有了明治,香火就不會斷."

"若是世子也沒有生育能力呢?"

"妖言惑眾!"

陸棄卻覺得這件事情,不似蘇清歡信口開河,開口道:"真的有古怪?"

蘇清歡氣定神閑:"王爺一定覺得,你身邊無數名醫都看不出來古怪,定然是沒事.可是你別忘了,羅麒的病,也只有我一人能治.王爺中毒多年,能生世子,已是上天垂憐.但是世子生而染毒,你們父子,將來都不會有任何子嗣!你盡可以不信,將我夫婦斬殺,但是日後再也沒人能治得了你們兩個."

"愚蠢!"賀長楷看著她,眼神輕蔑,指著陸棄,"銀光,把秦放衣服剝了,綁在柱子上,一刀一刀割,什麼時候她說了實話,什麼時候停下來."

蘇清歡臉色突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