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雪夜相見(二)


天色雖然依舊晦暗,但是白雪皚皚,四周視野一覽無余.

小門外站著個"雪人",頭發和身上被雪厚厚地蓋了一層,但是盡管如此,那熟悉的身形,那仿佛能穿透黑夜的眸光,讓蘇清歡一下就認出來了.

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噴薄而出,她拔腿就往陸棄那里跑.

而陸棄見到她,如釋重負,整個人都放松下來,臉上的笑容溫暖如陽,忍不住道:"呦呦,慢些跑."

蘇清歡跑到他面前,這才發現他的眉毛,睫毛都結滿白霜,臉色更是被凍得青紫.

她用力拍打著他,雪花簌簌而落,她破口大罵:"你是不是傻?你來干什麼!"

一邊罵,一邊哭,一邊笑.

這個傻子,看懂了自己的意思,不是立刻逃跑,而是深入"虎穴"來找自己.

今生她總覺得漂泊如萍,身邊之人都有自己的權衡算計,也曾被無數次選擇,放棄,而只有這個傻子,明明知道龍潭虎穴,卻義無反顧和自己站在一處.

心里沉甸甸的,喜悅,惶恐……各種複雜情緒之下,她忍不住淚奔.

陸棄伸手把她抱在懷里,用力禁錮住她.這一刻,他想劃開胸膛,把她塞進去,保護她,溫暖她,再不分開.

賀長楷從他那里離開後,他仔細一想,悔恨和擔心就襲上心頭.

這麼多年,賀長楷如兄如父,讓他毫無保留地信賴.時至今日,他依然敬他信他.

然而,賀長楷性格果斷強勢,後院中的女人更敬他如天,是以他對女人,從來都要求三從四德,柔順乖巧.

他不會因為自己的固執而放棄自己,但是不保證,他不會對蘇清歡出手.

一個丫鬟的命,在他眼里,甚至在自己眼里,如果刨除對她的感情,又算得了什麼?

陸棄想出一身冷汗,一瘸一拐就出了門.

這段路,他從白天走到夜晚,從晴天走到風雪,終于見到她.

還好,還好她還好好的.

銀光見兩人緊緊相擁,心中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.

"外面風雪大,進去歇歇吧."他忍不住開口道.

蘇清歡這才反應過來,回頭緊張地看著銀光,試探著道:"我相公擔心我才找來,沒給衛大人添麻煩吧."

陸棄這個蠢貨,到這里來,萬一有人認識他怎麼辦?

她緊盯著銀光的神色,沒發現陸棄嚴厲地看了銀光一眼.

銀光低頭:"沒事,我今日巡邏時候恰好遇到,便帶他進來歇一歇,守門的已經被我打發回去休息了,你們……夫婦進去說話吧."

"多謝衛大人."蘇清歡見他沒有異常之色,松了口氣,誠心實意屈膝行禮.

銀光側身避開.

陸棄拉著蘇清歡一起到小屋里.

小屋里很暖和,竟然放了四五個火盆.

"這守門的,倒會享受."蘇清歡嘟囔道,"快把衣裳,靴子脫了,我給你烤干,然後趕緊走."


陸棄故意逗她:"嫌棄我這個瘸子相公給你丟臉了?"

"放屁!"蘇清歡爆了句粗口,見他還木頭一般站著不動,伸手去拉他衣裳,"快點.這里是什麼地方?萬一有人以前認識你怎麼辦?你是不是不要命了!"

陸棄就著她的手脫下外裳,蘇清歡這才發現,里面都已經濕透了.

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胳膊,一片冰涼,濕得徹底.

這得多難受!

蘇清歡的淚在眼眶里打著圈兒,罵道:"傻子,傻子!"

陸棄只是看著她,眉眼溫柔.

差點失去她的巨大恐懼,讓他險些發狂,有什麼,能比現在看到她完好無缺更值得高興呢?

他的靴子已經凍在腳上,烤了一會兒火,開始滴水,水跡在地上蔓延,氤濕了地面.

"哭什麼?"陸棄伸手替她擦眼淚,心中得意她對自己的心疼,嘴上卻假裝不知道.

蘇清歡終于褪下他靴子,把他衣裳脫了下來,只留一條貼身的褲子.

看到床上有被褥,也不管乾淨與否,她抱過來蓋在他身上,自己替他烤著衣裳.

"鶴鳴,"她壓低聲音道,"銀光不認識你吧."

她小心翼翼,離陸棄很近,他可以看到她凍得紅撲撲的臉蛋.

"你放心說話,外面沒人了."陸棄笑著道,他不願意騙她,所有沒有回答.

蘇清歡看他神情輕松,自以為得到了回答,道:"銀光不認識你就好.你找到銀子了嗎?怎麼不雇車來?"

"帶了銀子.想去雇車,沒有雇到."陸棄誠實道.

"傻子."蘇清歡又罵道,"一會兒衣裳烤干了你就趕緊走,去外面找個同軒客棧,跟掌櫃提我的名字,然後讓他給你安排個僻靜的房間.我這邊再觀察兩三天,羅麒沒事了就去找你.對了,我還得了六百兩銀子診金,開春可以買上五十畝地,以後做個小地主,哈哈哈哈哈……"

陸棄臉色一沉:"你怎麼認識那麼多男人?"

蘇清歡瞪了他一眼:"管得倒寬!"

"快從實招來!"陸棄高高舉起手,作勢要打.

蘇清歡沖他哼了聲,"從前一起做事的姐妹,和她表哥情投意合,但是表哥家里窮,沒銀子.我就資助了他們幾十兩銀子,後來贖身後,夫妻倆做些小營生,攢了點錢後開了個小客棧."

"慣愛多管閑事."陸棄嫌棄道,嘴角卻忍不住揚起笑意.

他的呦呦,真如小鹿一般純淨而善良,愛財卻取之有道,更舍得慷慨解囊.

蘇清歡又把治病的情形說了,聽到她被羅猛摔到院子里,陸棄整個人,冰塊一般突突往外散著冷氣.

他抓過她的手,掀起她的袖子,看到手肘上的擦傷,殺人的沖動都有了.

"這個沒事.還有鎮南王,他總問你,我嚇得心都快跳出來了.鶴鳴,你從前和他打過交道嗎?要不要緊?快教教我,怎麼應對,我都嚇死了……"蘇清歡收回胳膊,嘟囔著道,"來,先把這衣服穿上,我再給你烤烤棉襖."

陸棄穿上內裳,剛斟酌怎麼跟她解釋,忽然聽到外面腳步聲,頓時露出個苦笑來.

"當然打過交道!"賀長楷低沉又似咬牙切齒的聲音隔著門傳進來.

蘇清歡手里的衣裳,落到地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