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救人


蘇清歡看著羅猛,毫無畏懼,一字一頓道:"你兒子重要,還是我如何知道這件事情重要!我已經動刀了,如果再不進去,他血流而亡,到時候你就是把我千刀萬剮,他也活不過來了!"

明明柔弱,卻氣勢逼人.

羅麒,不,真正的世子抱著一笸籮松茸跑進來,邊跑邊道:"這就治完了?女人,松茸有了,給我做好吃的……呃……父王,不,王爺……"

賀長楷身形正好被大樹掩住,所以他後知後覺地才發現,立刻乖巧膽怯地像只鵪鶉,把笸籮掩耳盜鈴地藏在身後,恨不得蒸發在空氣中.

"再不決斷就來不及了!"蘇清歡嘶吼道.

"羅猛,讓她去!"賀長楷做了決斷.

羅猛糾結片刻,用了很大力氣才下了決心:"是."

蘇清歡道:"打水來給我淨手!"

比甲上已經沾滿了塵土,她咬咬牙,直接把比甲脫了,反正里面衣服齊齊整整,脫個馬甲罷了.

她急于救人,沒發現賀長楷臉色瞬間青黑,眼神晦暗.

銀光也覺得偶像頭上隱隱染綠,忙驅散了侍衛.

"你跟我進來!"蘇清歡對羅猛道,"我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!不,算了,還是你吧."

她手指向銀光.

她需要一個助手,但是羅猛的身份是患者父親,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冷靜,所以只能找銀光.

銀光看向賀長楷.

"我進去."賀長楷道.

所有人都愣住了.

然而蘇清歡上下打量他一番,嫌棄地道:"淨手,換衣裳."

銀光真怕賀長楷也脫了外裳,那這孤男寡女,瓜田李下,于是道:"王爺,屬下給您取衣裳去."

說完,箭一般地竄出去.

蘇清歡先進去,沉聲道:"換好了就快進來."

然後她走了幾步,又回頭指著羅猛:"我也有脾氣,你再敢搗亂,我就撒手不管了."

羅猛當真不敢再動.

世子看著自己敬畏的父王,乖乖地淨手更衣,才走了進去,不由對蘇清歡刮目相看.

"快過來!"蘇清歡聽見腳步聲道,"幫我固定."

"這里,扒開,固定!"

"讓你固定,手別抖!"

羅猛在外面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卻不敢往前湊;銀光心里替蘇清歡捏了一把汗.

而屋里,賀長楷見到了被刷新認知的場面.

而蘇清歡在血肉模糊中,從容鎮定,雙手如蝴蝶翩躚,靈活自如.

"好了."

一個時辰後,蘇清歡拿起旁邊的帕子擦了擦汗,如釋重負道.

她讓羅猛進來,囑咐了照顧事宜.

羅猛不敢置信兒子真的好了,看著賀長楷結結巴巴地道:"王爺,真的好了嗎?"

羅麒眼睛緊閉,然而呼吸勻稱.

賀長楷看了一眼正在淨手的蘇清歡,道:"我也不知道.一會兒讓鸞月來照顧,你粗手粗腳不會照顧."

蘇清歡道:"我先回去,蘇醒了讓人喊我."


賀長楷沒有作聲,等她出去後吩咐銀光:"讓鸞月找兩套衣裳給她送去.還有,去查清楚,她是哪家丫鬟,從前的事情,都查一查."

銀光立刻稱是.

蘇清歡回去給自己擦破的手肘上了藥,自言自語碎碎念道:"這下保住命了!陸棄,你可別真攜銀私逃了……走就走吧,回頭我跟王爺多要點診金也能過."

"咚咚咚--"門被輕輕敲了三下,外面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,"蘇嫂子在嗎?"

嫂子?蘇清歡翻了個白眼.

她開了門,眼前女子二十左右,風姿綽約,國色天香,但是衣裳首飾倒不奢華,笑意盈盈,令人心生好感.

"你是?"蘇清歡開口道.

"我是王爺跟前伺候的鸞月."女子笑著道,梨渦清淺.

"原來是鸞月姐姐,請進."蘇清歡看她梳著婦人發型,知道她該是鎮南王的通房,淺笑著打招呼.

"蘇嫂子,我給你送兩身衣裳,倉促間沒做新的,雖然我穿過,但也都是八九成新,別嫌棄."鸞月客氣道.

蘇清歡被她一口一個"嫂子"叫得渾身發麻,忙道:"姐姐叫我清歡吧."

鸞月略坐了一會兒,客套幾句就出去了.

態度不冷不熱,距離不遠不近,讓人覺得舒服,卻又疏離.

蘇清歡很久沒這樣跟人交流過,一時覺得恍如隔世,自嘲笑道:"還是村里的人說話舒服."

比如,林三花的大嗓門,熱心腸.

衣裳是上好的布料,還有一件灰鼠皮襖子,皮毛順滑溫暖.

"喂,女人,你出來."世子在外面喊道.

蘇清歡懶洋洋地道:"你進來."

世子捧著松茸進來,氣鼓鼓地道:"你不是要給我炸松茸嗎?"

"這是干的,得用水泡開."蘇清歡用手撥著松茸道.

"那你去泡!"

"你讓人泡上,晚點我去做.說好的,一人一半."

"行."吃貨世子眼珠子轉轉,答應下來,跑到她對面坐下,小短腿在椅子上晃啊晃.

"你為什麼不怕我父王?還有,你醫術真那麼高,告訴我怎麼才能長高?"

這是最困擾他的兩個問題.賀長楷身材高大,他卻是五短身材,比同齡人還矮.

"我怎麼不怕?我怕的腿肚子都打顫!"蘇清歡道,"你是他親兒子,虎毒不食子;我卻是個螻蟻,隨手一捏,粉身碎骨."

"我父王才不是壞人,他從來都不草菅人命,愛兵如子,愛民如子!"

"那我就放心了."蘇清歡頓時大笑.

"女人,你敢戲弄我!"世子頓時炸毛.

"小屁孩,"蘇清歡摸摸他頭頂,"逗你玩的."

"大膽,我是世子!你知道了還敢對我如此!"世子拉下臉.

蘇清歡叉腰:"我早就知道了!"

"你怎麼知道的?"

蘇清歡得意道:"羅猛愛子心切,銀光對你禮遇有加,你又那麼囂張,當奴才的,哪個尾巴像你翹得這麼高!"

兩人斗了一會兒嘴,蘇清歡去看過羅麒後,世子便拉著她的手,蹦蹦跳跳,歡歡樂樂往後廚去了.

蘇清歡剛烤了個紅薯,銀光便找來了.

"……王爺找你."他突然不知道怎麼稱呼她,含混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