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術中沖突


陸棄帶著銀光到廚房,熟練地生火燒水.

銀光忙不迭道:"將軍,讓屬下來."

"我自己來."陸棄生了火,又淨了手,從櫃子里取出一塊鹵肉.

銀光目瞪口呆地看他把肉放在案板上,切成了小塊,盛放到盤子里.

他的淚快止不住了--這些不都是女人做的活兒嗎?

他的偶像到底遭遇了什麼!

陸棄做完這些,指著牆角的酒壇子道:"你去幫我把那個打開,她新釀的葡萄酒,倒出來咱們都嘗嘗."

銀光訝然:"西域葡萄酒?"

"不是,她自己瞎折騰的,味道應該不錯."陸棄臉上與有榮焉.

他取了端盤,把酒肉碗筷放進去,對銀光道:"你自己取了酒肉吃喝吧,給外面的人也分些,天寒暖暖身子."

說完,端著端盤進去.

銀光看著他跛行的背影,心酸感慨,秦將軍真是變化太大了.

陸棄倒了酒,舉杯道:"恭喜九哥繼承王位."

賀長楷端起酒杯,一口飲光杯中酒,而後痛心疾首道:"若不是家中變故,我早到京中替你斡旋,也不至于落到今日……"

"現在也挺好的."陸棄道,"當日之事,是我主動站出來的,與旁人無關,也沒有怨恨."

"你堂堂大楚戰神,淪落到今日,你跟我說挺好的?"賀長楷怒道."你的腿,誰干的?"

"不知道."陸棄搖搖頭,"我到了鹽場之後,被人打斷的."

有人刻意針對他,想借機整死他.只是那些人不想讓他死的那麼痛苦,想用鈍刀子讓他慢慢痛苦.

結果,他等到了那個小丫頭,苦難里開出了一朵幸福的花.

想到蘇清歡,陸棄嘴角露出了溫柔的笑意.

賀長楷紅了眼眶,怒道:"銀光,回城點兵,鹽場所有鹽丁,一個不留!"

銀光剛咬了一口肉,聞言慌忙吐出來,大聲道:"是."

"等等!"陸棄出聲阻攔,"九哥,不要沖動,不值當為了這些螻蟻傷了我們自己.總有清算的時候,但不是現在.錦奴怎麼樣了?他真生病了?"

世子名叫賀明治,是賀長楷膝下獨苗,來之不易,為了好養,取了個錦奴的小名.

陸棄很懷疑,因為賀長楷雖然位高權重,但是從來不是不講道理的人.就算世子真的生病,也不至于如此遷怒和興師動眾.

很明顯,他是故意造出聲勢,拖延時間,借機找自己.

賀長楷伸手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悶頭喝下,道:"生病的是羅猛的次子羅麒,我讓他和錦奴換了身份,兩人都隨我上京.那孩子,病得怕是沒什麼救了.不過,蘇清歡像是有辦法."

"她醫術確實出類拔萃."陸棄驕傲地道.

"為什麼不讓人給我傳消息?"賀長楷道,"你是不是在埋怨九哥?"

"沒有.姨父突然病故,你們府里也血雨腥風.而且你我從小一起長大,我怎麼能不信你?這不,你就來了?"

"那你為什麼不找我?知道我聽說你的消息後,如何日夜煎熬嗎?"


陸棄垂下眼瞼:"我這幅樣子,日後上不了戰場,不如在這里平淡一生.九哥,"他抬眼看著他,"我是真覺得現在的生活也不錯."

"區區一個丫鬟,就讓你失去了斗志!"賀長楷怒道.

"九哥!"陸棄臉色變了,"她是我承認的妻子!若是你承認我,就喊她一聲'弟妹’,或者像長輩一般喊她名字."

"我如果不認她,你是不是不認我這個九哥了!"賀長楷伸手掏出腰間馬鞭,像從前一樣指著他,"你忘了你娘親是如何死的?忘了昌平侯府是如何將你逐出家門的嗎?那些恥辱,你就用這些平淡來洗刷嗎?"

提起慘烈過往,陸棄臉色露出難堪和隱忍之色,半晌都沒有說話.

賀長楷痛心疾首地自我反省:"鶴鳴,前些年是我管教太嚴,害怕你毀于婦人之手,所以不許你身邊有女人.是以,你才會……"

才會把個性子跳脫的丫鬟當成寶.

"溫柔鄉,英雄塚",賀長楷覺得陸棄栽在一個丫鬟手里,十分不光彩.

"九哥,她不一樣."陸棄堅持道.

她的好,只有他知道.

賀長楷知道他多倔強,于是退了一步道:"這件事情我們以後再議,先跟我回去."

"我哪里也不去,就在這里."

若是蘇清歡果真能醫治好他,他再做打算;否則就和她長相厮守,歸園田居.

但是他不能讓賀長楷把治愈的壓力加到她身上,所以只口不提自己想法.

賀長楷指著他半晌,終于挫敗地放下鞭子,道:"一個狐媚子,就讓你如此,我……"

"九哥,秦放已死,現在只有陸棄."

"你……"賀長楷砸了酒杯,憤而起身,恨鐵不成鋼地看著陸棄,"再問你最後一遍,到底跟不跟我走?"

"我不走.九哥,治完病,請派人送她回來.而且,我不希望她知道我的身份."

蘇清歡對權貴有種發自內心的抵觸,陸棄心知肚明.

他對她拳拳深情,並不想讓她以為自己是程宣之流.

賀長楷甩袖而去.

銀光把兩人談話聽得七七八八,想勸而不敢勸,只能跟著賀長楷離去.

陸棄送他們出去,靜立許久.

遠處山巒之上,太陽噴薄而出,刺痛了他的雙眼;然而朝霞絢爛,霞光萬丈,像極了他渴望的明天.

賀長楷回到拙趣園,遇到羅猛和蘇清歡正在發生激烈碰撞.

蘇清歡手中持著模樣怪異的窄刀,其上鮮血淋漓.

她摔倒在院里,頭發散落,模樣狼狽,艱難地用手肘支撐起身體,但是一雙黑亮的眸子冷靜而剛毅.

羅猛站在她身前,提腳要踢她,怒罵道:"你這個妖婦!"

"住手!"賀長楷厲聲喝止.

與此同時,蘇清歡清冷的話語響起:"羅猛,倘使你想救你兒子,就讓我進去!"

所有人都愣住了,除了愛子心切的羅猛.

"你少妖言惑眾!你根本就是狐狸精,來吸食我兒子的元氣!"羅猛話說完,突然意識到不對,"你,你怎麼知道他不是世子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