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兄弟相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賀長楷在書房中奮筆疾書,忽然聽見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.

銀光跟隨他多年,是他的左膀右臂,見慣風浪,很少有如此激動的時候,難道是鶴鳴有了消息?

賀長楷停筆,道:"進來吧."

銀光幾乎是撞進門來的,他臉上震驚,歡喜,不敢置信……各種複雜情緒難以形容,手中握著那頁薄薄的紙,覺得有千鈞之重.

"王爺,您看看,這是什麼?"他顫抖著手把紙呈上.

"慌什麼."賀長楷呵斥一句,接了過來.

然而目光觸及紙面之後,他的神態比銀光還誇張,眼中的急切噴薄而出:"哪里來的?送信的人呢?"

銀光深吸一口氣,道:"王爺,您先看看,是不是秦將軍的筆跡?屬下看著像,但是又怕別人臨摹."

賀長楷用粗粝的手指摩挲著紙面,聲音鏗鏘:"確是他無誤.這墨痕像是新的,應該是才寫的.送信之人在哪里?有沒有人跟著?"

踏破鐵鞋,終于見到一抹光亮.

鶴鳴,是你知道九哥特意來尋你,所以來求救嗎?

銀光的表情變得有些難以捉摸,賀長楷急不可耐,厲聲道:"快說!"

銀光一五一十地道:"這張紙條,是從陸蘇氏身上掉出來的."

說著,便把蘇清歡和羅麒一起烤肉,如何丟了荷包,發現這張紙條的情形說了.

"陸蘇氏,陸……"賀長楷覺得腦海中有閃電劃過,瞬間照亮了迷茫,"去陸蘇氏家里送信的人呢?立刻給我叫來!"

銀光立刻往外跑.

不到一刻鍾,送信的侍衛從被窩里被拉出來,衣服都沒穿好,腰帶還是斜的,就那樣被拉到賀長楷的書房中.

"你說,他是瘸子?!"賀長楷深邃幽深的眼里,震怒呼嘯而出.

侍衛戰戰兢兢地道:"確實是,但是相貌堂堂,不像個農夫.村里人說,是兩個月前和蘇氏成親的,說是蘇氏從前做丫鬟時候認識的落魄公子……"

跑腿送信的人,自然不是心腹,所以他也不認識陸棄.

銀光看著賀長楷,激動道:"……也是兩個月前,失去了蹤跡."

侍衛又描述了陸棄的長相,銀光按捺不住,主動請纓:"王爺,屬下這就去看看."

賀長楷仰頭大笑,笑著笑著眼角就有眼淚流出.

終于找到了他,能夠再當兄弟!

可是他腿斷了,再也騎不了馬,打不了仗,以他的驕傲性子,又如何能受得了?

"准!"他大手一揮,"備馬,本王也要去."

銀光大驚:"王爺,這是深夜,而且這未免太巧合了,屬下怕有陷阱!"

賀長楷黑眸中冷厲之色閃過:"就算是陷阱,本王也要親自去."

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.

聽說他可能遇難的心魂欲裂,苦等他消息的煎熬痛心,像一道道鋼索,捆在五髒六腑,疼到無法呼吸.

刀山火海,只要知道他在,賀長楷就要去.

銀光咬牙:"屬下去召集人馬!"

"不,就你,還有他帶路,或者我自己去."賀長楷斷然拒絕.

銀光單膝跪下,苦勸再三.

賀長楷一腳把他踢翻,龍行虎步已經走了出去.

銀光爬起來,咬咬牙,對侍衛道:"還不出去帶路!"

說完,快步追了上去.

下半夜,萬籟俱寂,短暫馬匹嘶鳴後,三匹寶馬從拙趣園風馳電掣出來.

銀光一手舉著火把,一手握住缰繩,在呼呼的風聲中嘶喊:"主子,您慢點,等等我!"

賀長楷雙腿緊緊夾住馬腹,狠狠一鞭下去,照夜白撒開四蹄,飛馳而去.

東方露出魚肚白,三人終于到達.

"就是這里了."侍衛下馬的時候,臉都被凍僵了.

"敲門!"賀長楷閉上眼睛,用了很大力氣說道.

心中的緊張,一層層蔓延而上.

萬一,開門的不是他怎麼辦?

門"吱嘎"一聲被打開,陸棄一身鴉青色衣裳,倚門而立,深邃的眼睛里盛滿笑意,"九哥,你來了."

賀長楷呆立原地,很想抽刀在自己手臂上劃一下,好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.

就是銀光,都淚流滿面.

"到家里坐."陸棄含笑道.

從前的他,斷然不是如此,那個冷冰冰的桀驁少年,仿佛一夜之間變了模樣.

賀長楷忽然大步上前,一拳砸在他腹上.

陸棄吃痛,踉蹌幾步,腳步不穩,跛態盡露,只是面上還依然帶笑.

賀長楷見他如此,又痛又怒,拉手扶住他,沉聲道:"誰干的?"

"進來再說."陸棄淺笑,不以為意的模樣.

銀光覺得,這神情,像極了嬉笑的蘇清歡.

難道這就是夫妻相?

賀長楷跟著陸棄一起進去,侍衛守在大門內,銀光守在內門外.

"九哥坐."陸棄做出邀請的姿勢,給賀長楷倒了一杯余溫猶在的花茶,"我娘子自己做的,別有風味.九哥見過她了吧!"

"什麼娘子!"賀長楷忽然發怒,"一個丫鬟,哪里配得上你!"

曆經生死之後相見,他竟然率先提蘇清歡,分明是害怕自己為難她.

何時他變得如此兒女情長!

陸棄霎時冷了臉,道:"若是沒有她,九哥現在見到的,就是一具白骨.不,"他冷笑連連,"尸骨無存."

賀長楷長吸一口氣,平息了些道:"鶴鳴,九哥知道你受苦了.她對你有救命之恩,咱們自當報答.但是娘子什麼的,就別再說了.她配不上你."

陸棄卻看著他道:"九哥莫不是讓我始亂終棄?"

"不提她."賀長楷道,"先跟我說,你如何弄成了這般模樣?"

陸棄摸了摸茶壺,道:"一言難盡.九哥你稍坐,我去燒熱水."

"讓銀光去."

"他不熟悉,還是我自己去."

陸棄站起來,一瘸一拐地出去.

出門後,銀光伸手要接茶壺,陸棄遞給他,趁機在他耳邊問道:"蘇清歡怎麼樣了?"

銀光咬咬嘴唇,知道不該說,但是從前仰視的戰神,現在變成如此模樣,他心有戚戚,不忍拒絕,便低聲道:"安好,世子很喜歡她."

陸棄臉上笑意流淌,"她就是性子討喜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