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機緣巧合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干嘛?"蘇清歡看著眼珠子亂轉的小家伙,沖他勾勾手,"你是誰?"

她現在在鎮南王的手掌心里,四周都是他的人,想做什麼都不方便.

這小孩,衣衫打扮雖然普通,但是看起來古靈精怪,許是伺候世子的,可以套套話.

"先說你是誰?你真的能治好阿……世子嗎?"小孩歪著頭,神情充滿質疑.

蘇清歡直覺這小鬼心思不簡單,說不定反而被他繞進去,心里警惕,面上卻笑眯眯地道:"我叫蘇清歡,是個大夫.再輕的病情也可能死人,再重的病情也可能醫治好,看大夫,也看個人的命."

小孩跳窗進來,走到她面前,哼道:"你別想騙王爺.王爺可凶了,如果你敢騙他,他會把你五馬分尸!"

"小屁孩!"蘇清歡看他故意嚇唬自己,忍不住笑罵,"快出去玩,別打擾姐姐做事."

"大膽!"小男孩怒道,好看的劍眉擰成一道,神情有些說不出來的熟悉,"我是世子……的伴讀羅麒,我爹是王爺親衛羅猛,你敢得罪我,我就……"

"你就怎麼樣?"蘇清歡伸手,用力在他刀鋒般挺立的鼻子上用力按了一下.

她才不會承認,她是嫉妒他高挺的鼻梁呢!

還有睫毛,嘖嘖嘖,真長,這能看清路嗎?

分她一點兒啊,她願意被睫毛遮瞎啊!

"放肆!"羅麒跳腳,"你這女人,動手動腳,怎麼這麼輕浮!"

蘇清歡氣笑了:"小屁孩,懂得還不少!我輕浮,那你還偷窺我呢!"

"胡說!我是監督你!"

"你這樣說話沒人喜歡你的!"

"不用你喜歡!"

兩人唇槍舌劍,互不相讓.

最後還是銀光進來分開斗雞似的兩人.

"羅麒,王爺要生氣了!",

"陸蘇氏,不得怠慢世子病情!"

銀光把羅麒帶走,小東西臨走前還沖蘇清歡做鬼臉:"女人,你等著."

蘇清歡用手指勾著唇角,吐出舌頭,做一個氣他的得意表情.

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女人,做鬼臉也不能認輸!

待屋里只剩下自己時,她的臉色頓時平靜下來,雙手捧腮,沉思許久.

陸棄收到蘇清歡的信,展開認認真真看過,嘴角露出難以抑制的笑意.

別說沒什麼危險,就是有,他也不可能拋棄她逃跑.

這個女人,腦子里裝的都是什麼東西,不知道誰是一家之主,誰是家里頂梁柱嗎?

九哥,你見到她了嗎?她是不是很討人喜歡?

陸棄看著天上的滿月,伸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櫻桃酒,臭丫頭才走了一天,他就覺得空落落的了.

蘇清歡在拙趣園住的第三天,心里已經不慌了.

鎮南王的手下雖然不苟言笑,銀光更是冰塊一般,但是都是眼神清明剛正之人,還讓丫鬟給她准備了換洗衣物,說起來真的不算壞人.

羅麒有事沒事來找她,雖然滴水不漏,但是她也隱隱發現了一些東西,當然,更多的是不解.

可是也有好消息,那就是即使真出了什麼意外,她大抵也不會丟掉性命.

那日是鎮南王看懂她的踟躕,故意嚇唬她的.

"明天真的可以治好世子嗎?"羅麒不信任地問道,"他真的很難受."

"不出意外,應該沒問題."蘇清歡道,"你身上怎麼有股烤魚的味道?"

"哪里有?我都換過外衣了!"羅麒像被踩到了痛處,跳起來道.

蘇清歡斜眼看他:"我鼻子最靈,你肯定烤魚了."

羅麒"哼"了一聲,道:"我才不怕你告狀,不過兩條錦鯉而已."

這次跳起來的是蘇清歡了,她指著他,氣沖沖地道:"那麼漂亮的錦鯉,你也下得了手!"

她昨天才去喂過,是挺……肥美的.

羅麒正要說話,就聽她道:"你再去偷兩條,咱倆一起烤著吃,我就不舉報你."

羅麒:"……休想!"

"要不你去要塊鹿肉,我給你烤鹿肉吃.我聽說後廚今天送來了兩頭鹿,鹿肉最鮮美了."蘇清歡口水都快流出來了.

"食肉者鄙!"羅麒鄙視道.

"讓我吃肉,目光短淺又怎樣?"蘇清歡不屑一顧,"飽漢不知餓漢饑."

"王府還餓著你不成!"

羅麒到底去偷了鹿肉和木炭回來,蘇清歡從手術箱里取出來一包調料.

羅麒要湊上去看里面有什麼東西,她"啪"地一聲關了:"走走走,讓你嘗嘗我的手藝."

兩人在花園里,架起了架子烤鹿肉,一直吃到亥時,月亮高懸.

鹿肉鮮香,蘇清歡快把自己舌頭都吞下去了.

"走了,回去睡覺."蘇清歡吃飽,擦了擦嘴,打個哈欠,伸了伸懶腰道.

"吃飽就睡,你是豬啊!"羅麒罵她,"我得在園子里消消食."

蘇清歡聞著空氣中一直未曾斷絕的淡淡的香氣--這是銀光身上的,他荷包應該是女子所贈,里面有蘇合香--放心地自己回去了,銀光會保護羅麒.

羅麒站著,無聊地用棍子敲打著剩余的火星,忽然發現地上有團小小的陰影.

"那是什麼?"他好奇道.

銀光眼疾手快地撿起來,恭敬地遞給他.

"是那個女人的荷包."羅麒得意地笑,"明天我要去問問她,知不知道丟了什麼東西?我看看,有什麼好玩意,明天去跟她交換東西."

銀光踟躕:"這怕是不妥吧,畢竟是女子的東西……"

羅麒轉轉眼珠子:"她算什麼女人!她連……的蛋蛋都摸,不害臊!"

銀光無語,掙紮著道:"這事就別再提了,尤其不能在王爺面前說這樣的話."

"知道知道,我有分寸."羅麒張開手,把荷包懸在手上往外倒東西.

一張紙悠悠地飄落到地上.

銀光接住了紙.

羅麒目不轉睛地看著荷包里倒出來的彩色糖果,又放到鼻子下嗅,道:"這是什麼?這女人就是奇奇怪怪的東西多.銀光,你看看那張紙上寫著什麼?"

銀光陪他胡鬧,有些過意不去,草草打開,本來只打算看一眼,然而卻瞬間被紙上的內容吸引了全部注意,像被釘在地上一般,動彈不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