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箭在弦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褪下了世子的褲子,蘇清歡面色如常,甚至俯身靠近,用手輕輕地在他小腹下面觸摸,一度摸到了不可描述的兩個東西.

旁邊的鐵塔男人有些繃不住了,但是賀長楷還算鎮定,他的目光一直在蘇清歡身上.

蘇清歡看著並不對稱的兩邊,心里暗暗歎了口氣.

腹股溝疝氣,已經擠壓到了一側yin囊,若是不手術,恐怕後果很嚴重.這不僅僅是身體傷痛,長大以後,更是他不能言說的精神痛苦.

若是放在現代,小小手術,自然手到擒來.

可是現在她不敢.

在金貴的世子身上,還是如此敏感的部位動刀,若是有閃失或者後續出現感染等術後風險,後果不是她能承擔的.

對不起.

蘇清歡給世子提上了褲子,咬著嘴唇,心里默默道,挨板子也認了,總比保不住性命強.

陸棄還在等著她回家,還要等著她手術,她怕是難以做到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世子,雖然她很想這麼做.

蘇清歡眼中的糾結之色,盡數落到賀長楷眼中.

蘇清歡從腳踏上起來,跪倒道:"王爺恕罪,民婦無能,願意受罰."

鐵塔男人希望破滅,不敢置信地怒道:"你剛才診脈就知道哪里出問題了,怎麼會不知道怎麼治!"

蘇清歡垂首:"民婦確實知道這是什麼病,但是無能為力."

男人還想說什麼,被賀長楷攔住.

"銀光,"賀長楷面色冰冷,"拖出去--"

蘇清歡閉上眼睛,屁股開花,慘了!

"杖斃!"兩個簡潔冰冷的字,直接判了她死刑.

蘇清歡大驚失色,抬頭看著賀長楷;而他看著她,目光了然而殘酷.

銀光以為自己聽錯了,難得遲疑了一下.

但是賀長楷眼神一掃,他立刻親自上前,伸手要來拖蘇清歡.

蘇清歡:"等等,我,我再想想,也許還能想起來."

眼前的男人,細致到可怕,定是剛才看穿了自己的猶豫.這下箭在弦上,怕是不得不發了.

"那你他娘的快想啊!"鐵塔男人怒了.

賀長楷道:"羅猛退下!"

然後,他依然居高臨下看著蘇清歡,眼神威懾,氣場冰冷.

蘇清歡本來也在嘗不嘗試間徘徊,見狀下定了決心,道:"民婦可以嘗試救世子,但是成與不成,各占五成."

羅猛眼神驚喜:"成,救救救!"

賀長楷卻面無表情地道:"救活了,你活.救不回來,你陪葬!"

蘇清歡真想把手術箱子扔到他臉上,你這是醫鬧!

賀長楷看著她黑亮的眼眸中燃起小小的火焰,氣鼓鼓地似乎就要發作,然而她又似乎很快做出了決斷,開口道:"我需要准備幾日."

"准."

"我想給我相公寫封信報個平安."

"准."

"還有,"蘇清歡把唇瓣咬得發紅,"我治療的時候不許外人進來看,不許打斷,偷看也不允許.若是違背了這三條,出事了不能怨我."

"准."

蘇清歡長出一口氣:"沒了."

賀長楷下令讓人把剩下的大夫帶出去,然後讓人帶蘇清歡下去准備.

"王爺,"羅猛急急地道,"您覺得這婦人真行嗎?"

"云南的所有名醫都束手無策,"賀長楷看著床上的世子,如星寒眸中露出些許憐愛之色,"這婦人頗為古怪,說不定另辟蹊徑,就此醫好了……世子."

"爹,我不想讓她給我治."世子虛弱地道.

他已經八歲了,不想一個女人褻玩自己那處.

"你給老子老老實實的……"

"王爺,"銀光出去後又進來,花了很大勇氣才敢回稟,"派去鹽場打探的人回來了,說,說是沒找到……"

賀長楷一掌拍在黃花梨桌上,桌上的茶杯滾落,茶水橫流.

"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!"他目眦欲裂,情緒難抑.

銀光單膝跪下,壯著膽子低頭回道:"所有活著的人都已經排查過,鹽場每日都有人死去,拋尸于廢棄的鹽井之中,無法找尋."

"繼續去找,我不信,他這樣就沒了."賀長楷說完,拂袖而去.

再說蘇清歡,她被帶到了旁邊院落中,要來紙筆先給陸棄寫信.

"相公,一切都好."

(好得快死了……)

"有五兩銀子在東廂房的西北角地里,有五兩銀子在院子里的水缸旁邊,畫著魚那里,還有五兩銀子……你要好好看著,別讓我祖母偷走了."

(家底都交給你了,趕緊拿著銀子跑路啊!)

寫完了這些瑣碎,她想了想,又添上最後一句.

"林三花家的狗要下崽子,答應給我一只,你盯著些,別讓別人討去了.好好看著家,哪里都不許去,別勾三搭四."

(大哥,都是反話,你快走!)

她放下紙筆,把信裝進信封里,雙手呈給銀光:"麻煩大哥了."

"趕緊准備給世子治病需要的東西."

"是."

見銀光拿了信出去,蘇清歡撇撇嘴,別以為她不知道,他出去就會沒素質地偷看,哼!

賀長楷回到自己書房中,屏退所有人,一拳砸在書桌上,木屑崩裂,他的手背上鮮血淋漓.

眼中熱淚滾滾而落,山一般的男人哽咽著喃喃自語道:"鶴鳴,你怎麼就沒等到九哥來!"

緊趕慢趕,日夜兼程,卻終究還是來不及嗎?

銀光聽說王爺把自己關在書房中,也不敢打擾,過了許久,聽見里面喚他,才敢推門而入.

"你在外面徘徊許久,有什麼事?"賀長楷身上的悲傷退去,只余冷硬.

"回王爺,陸蘇氏寫了一封信,要帶回去,請您過目."

賀長楷伸手從他手中接過信,一目十行看完,道:"一手簪花小楷,不是村婦能寫出來的;你派人去送信,然後打聽下,她到底什麼來曆!鹽場那邊,繼續加派人手!"

銀光稱是,捧著信出去了.

賀長楷推開窗,北風寒涼,花枝慘然,天涼好個秋!

蘇清歡對此一無所知,咬著筆頭,認真地寫著方子--既然已經被逼出手,一定要盡全力救治世子.

"喂,女人!"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.

蘇清歡循聲望去,看見窗戶里探進一個小腦袋--是個七八歲的男孩,眉目清秀,鼻梁英挺,眼中有探究之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