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清歡被帶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蘇清歡以為是有人求醫,出急診當然不敢耽誤 ,陸棄下去開門的功夫,她也飛快地穿好衣裳,隨手把頭發挽起來,也不管亂不亂了.

陸棄打開門,便見到外面是兩個皂衣衙役,宋大山站在他們身後,表情訕訕的.

"陸蘇氏呢?"一個衙役蠻橫地喊道,顯然沒有把陸棄放在眼里.

蘇清歡已經快步出來,沉聲道:"我在這里."

衙役上下打量她一圈,道:"你是大夫?跟我走一趟!"

宋大山顯然和他不熟,但是還是能說上話,拉拉衙役的衣裳,賠笑道:"張哥,您讓我先跟她說句話."

張姓衙役鼻孔沖天:"那就給你個面子,快點說,這是縣太爺親自下令,要去給鎮南王府世子爺瞧病的,誰也耽擱不起!"

宋大山忙點頭稱是,上前低聲道:"帶點銀子,好打點人."

蘇清歡聽明白了緣由,有些頭皮發麻.

看起來,那位小世子病得不輕,否則不會如此興師動眾.

可是,縣里的衙役怎麼知道她是大夫呢?

她從荷包里掏出一角碎銀子遞給衙役,笑著道:"幾位大哥辛苦了,茶水錢,不成敬意."

指望陸大爺能卑躬屈膝與他們轉圜,還是算了吧.

張衙役在手中掂量了下銀子的分量,還算滿意,開口道:"今天是無論如何都要去一趟了,你祖父祖母替你揭了縣太爺懸賞告示.怎麼,你不知道?"

蘇清歡氣得要炸毛,前些日子要錢沒給他們,就用這種卑劣的手段來害她.

陸棄不動聲色地拍了拍蘇清歡的後背,道:"兩位稍等,我給內子收拾點東西,不耽誤正事."

衙役以為他還要拿銀子打點,心里高興,自然應下了,口中卻要催促:"快點快點."

宋大山忙幫忙說話.

陸棄拉著蘇清歡進門,走到桌前,道:"替我研墨!"

蘇清歡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藥,依言倒水在粗劣的硯台上研磨.

陸棄拿起筆來,沉吟片刻,筆走龍蛇,寫下幾個字.

"伯濤,見字如面."

蘇清歡怔愣間,聽見外面衙役不耐煩的催促,她忙應了兩聲:"這就來了."

陸棄吹干墨痕,把宣紙折疊成小塊,塞到她荷包里,低聲囑咐道:"如果有緊急之事,這個可以保命;但是,"他抿了抿唇,有些自棄之色,"如果沒什麼事情,別讓人看到."

蘇清歡不知道伯濤是誰,但是看他神情,並不十分想見這人或者暴露自己,便道:"我知道了."

她隱隱覺得,陸棄是不想寫這張紙條的,不過實在因為擔心自己才會如此.

所以,不到情非得已的時候,她不打算拿出來.

陸棄伸手替她整理了下頭發,看她緊張神色,微微一笑:"別擔心,不會有事的."

蘇清歡下意識想反駁,"去的又不是你",可是看他篤定,留戀的神色,刻薄的話語還是咽了下去,乖乖點了點頭.

"記得做飯吃,看好家等我回來."

蘇清歡又囑咐了幾句,想了想把准備的手術箱子也帶上,跟著幾個衙役走了.

陸棄送她出門,倚著門一直到她的身影看不到,才仰頭看看天,神情難辨.

衙役們是趕著馬車來的,馬車上坐得滿滿當當,都是這周邊的大夫.

大夫們見了這陣仗,說不害怕是假的,都偷偷捏了一把汗,縣里的大夫都醫治不好小世子,他們這些赤腳大夫哪里行?

鎮南王若是個不好說話的,那他們的小命……

蘇清歡是唯一的女大夫,今日她穿著一件半舊的茜紅色夾襖,在馬車上很顯眼.

她抱膝坐著,友好地沖周圍前輩們笑笑,並不多言語.

其實她搶了這些人不少生意,但是此刻大家都沒心情計較了.

一條繩上的螞蚱,誰也別蹦跶,保存體力去應對小世子吧.

馬車轔轔而行,進城之後七拐八拐,果然拐到了拙趣園--這是縣里最好的建築,曾是前朝皇帝的行宮,後來就被用來招待來往的王公貴族和朝廷大員.

程宣曾經來這里很多次,拜見來往的貴人,也曾跟她描述過內里的光景,但是不可能帶她來.

沒想到,這次竟然是以這種方式進來的.

馬車在側門就停下,衙役們滿臉堆笑上前跟門口的侍衛說了幾句話,侍衛倨傲地揮揮手,上前對眾人道:"跟我進來!"

目光觸及蘇清歡,他愣了一下,嘲諷道:"神婆也跟著來了."

神婆你妹!蘇清歡心里罵了一句,見過如此年輕貌美的神婆嗎?

一綹頭發被風吹到眼前,她伸手扶了扶頭發,終于想起自己臉沒洗,頭發沒梳,沒說自己像女鬼已經很客氣了.

眾人跟著侍衛一起往里走,大氣不敢出一聲,一時間,只有腳步聲.

假山嶙峋,流水潺潺.即使是深秋,園子里紅葉金菊,桂香陣陣,步步是景.

"在這里等著!"侍衛把他們帶到一處院子外,聲音冷漠道.

蘇清歡偷偷抬頭看了看,上書"聽雨閣"三個大字.

片刻之後,里面有嘈雜的腳步聲響起,一隊侍衛,兩兩一組,拖著不少于十個人走出來.

被拖著的人顯然挨了打,都哼哼著,軟泥一般用不上力氣.

看他們穿著打扮,蘇清歡有種不好的預感.

果然,先前那侍衛出來了,厲聲道:"這些都是不好好給小世子診病的.咱們王爺說了,庸醫害人,這是替天行道."

蘇清歡聽了這話就氣鼓鼓的,想要辯駁.

什麼病都能治好的,那是神仙,不是大夫.

但是她慫,只能低下頭,默默替自己臀部祈禱.

旁人顯然也好不到哪里去,眾人噤若寒蟬,不敢做聲.

"把人都帶進來."院里傳來一個低沉沙啞的男聲,聲音沉穩,氣勢十足,一聽便是久居上位之人.

"是,王爺."侍衛畢恭畢敬地回身行禮道.

蘇清歡跟著眾人走進去,才發現廊下站了個男人,二十七八歲的模樣,身材高大,皮膚微黑,眼神銳利,身穿玄色蟒袍,腰間佩刀,不怒自威.

好風采!蘇清歡內心贊道,然後發現周圍忽然呼啦啦,全部下跪行禮,就剩下她,突兀地站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