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贈劍


晚上睡覺的時候,蘇清歡鋪好被褥,脫了外裳爬到被子里,嘟囔道:"天越來越冷了,鶴鳴,你再添幾塊木柴."

火炕熱乎乎的,一晚上都不想起來.

陸棄添完木柴,很自然地脫靴子,在炕的另一邊躺下.

自從蘇清歡被驚雷嚇到,他就厚著臉皮搬過來了,美其名曰"害怕被外人發現兩人是假夫妻".

好在炕足夠大,他又很規矩,蘇清歡慢慢已經習慣了.

晚上往往還臥談幾句,不會那麼無聊.

"從前我做了一套工具,十分應手,可惜落在了程家."蘇清歡想起手術器具便覺得惋惜.

陸棄心道,程家的東西,幸虧沒有帶出來,否則他心里膈應.

然而想到鎮南王,他心情有些複雜.

蘇清歡猶自嘟囔著:"鎮南王來,不知道會不會戒嚴,千萬別白跑一趟."

"他不會."陸棄篤定地道,"他一身武藝,治軍甚嚴,從不懼怕魑魅魍魎."

"那就好,兩串錢丟就丟了."想起灑掃費,她還是心疼,"宋大山的祖母去世了,過幾天出殯,要進城采買東西,我就跟著他家雇的車了,回頭隨禮的時候多隨些就是.聽三花說,宋家要大辦,還要請和尚道士的,唉."

她覺得是宋大山的父母聽說他有銀子,甯肯花在喪事上,也不肯讓他娶林三花.

她的嗟歎陸棄不理會,但是卻不許她去:"白事不許摻和,要隨禮請人帶去就行."

"為什麼?"蘇清歡不解.

"我說不行就不行."陸棄霸道專橫.

蘇清歡翻了個白眼,這人越來越難伺候了.

陸棄卻想到,上次她去村里的財主家給老太太看病,回來就發燒,大病一場.

那財主家老太太病了很久,家里和尚道士驅邪的也請了一堆,所以他懷疑她被他們沖撞了,不許她接近那些人.

但是現在他已經閉口不提她的"身份",免得讓她為難.

我忍!反正治好了就滾蛋.蘇清歡咬牙.

第二天,蘇清歡從縣城回來的時候已經暮色四合,村口的老柳樹下面,一盞昏暗的燈籠,一個挺拔如松的身形.

蘇清歡從驢車上跳下來,快步跑過來,一邊往被風吹得冰涼的手里哈氣,一邊埋怨道:"外面這麼冷,出來干什麼?不是告訴你,回來會晚嘛!"

宋大山趕著驢車過來,道:"你們夫妻蜜里調油,羨煞旁人啊!"

陸棄抓過她的手替她暖著,沉聲道:"回家."

兩人自在一起,沒有分開過這麼長時間.明明深秋晝短夜長,他卻覺得這一日,如此漫長.

"給你買的燒雞,老字號的,特別香;這是宋家包子鋪的大肉包子;那一大包是棉花和布料,咱倆做衣裳……"

"先喝碗熱湯."陸棄給她盛了一碗野雞湯.

野雞是陸棄獵來的,用的是他自制的弓箭,雖然是木箭,但是已經足夠獵些野物.

蘇清歡驚豔的眼神,讓他十分自得.

"真好喝."蘇清歡熱熱地喝了一碗下去,頓時覺得寒氣盡散, "對了,我給你買了一件好東西."

她歡快地跳下炕去,從一大堆東西里拖出來一個長長的包裹:"夾在棉花里,好容易帶出來了,快打開看看."

她站在地上,仰頭看他,像等著被表揚的孩子,眼中星辰閃爍.


陸棄一層層打開,待他觸摸到寒涼的劍身時,面上有驚喜一閃而過.

"快看看,值不值一百兩.我在當鋪外見人要典當這把劍,被當鋪的伙計推出來,偷偷摸摸,討價還價買了."

劍是武器,不允許私藏,但是管制並不算嚴格.

"因為鎮南王要來,查得緊,當鋪的伙計怕是官府派人試探的,並不敢收."蘇清歡眉飛色舞,"但是我看他眼神,應當是好東西,就買下來了."

"陵勁淬礪,吹毛可斷,是把好劍,價值千金."陸棄伸手拔出劍來,不吝贊賞.

"那就好.將來你走的時候,有這個傍身……"

蘇清歡說著,看到陸棄的臉拉下臉,忙捂上嘴.

一不小心,把心里話說出來了.

"我的意思是,寶劍贈英雄……"

"吃完飯再收拾你!"陸棄哼了一聲.

蘇清歡賠笑:"我銀子都給你花了……"

"你人都是我的!"

摔!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!

蘇清歡扯了個雞翅膀,恨恨地啃著.

陸棄對寶劍愛不釋手,吃飯的時候眼睛都往上面瞟.

蘇清歡忍不住偷笑,雖然禮物昂貴,但是收禮之人如此喜愛,倒也覺得值了.

"鶴鳴,我還要准備一些東西,三五日應該就能替你醫治."蘇清歡興致勃勃地盤算著.

"到時候我舞劍給你看."

在她面前,忍不住生出幼稚的賣弄之心,想讓她覺得自己很好.

"好啊,我會吹--簫!"

陸棄的臉紅了些,低頭看著劍,"嗯"了一聲.

蘇清歡又把去縣里的見聞說了些,嘖嘖歎道:"鎮南王竟然住下了,聽說世子水土不服生病了.縣太爺把縣里的大夫都叫去診治了,我去買藥的時候,走了幾家藥鋪,坐堂的大夫都不在."

陸棄心里一動,面上露出苦笑之色.

蘇清歡繼續絮叨:"我不敢行醫,就怕遇到這種仗勢欺人的事情."

權貴的罪不起,地頭蛇的罪不起,反正就是各種悲慘.

"我也不指望飛黃騰達,靠給周圍人治治頭疼腦熱,夠活下來就行."她自我安慰道."對了,今天我們回來的時候,還看到好幾個人打馬而過,險些驚了我們的小毛驢,看樣子往鹽場而去……"

她其實是故意的,把一路上的見聞,事無巨細都講給他聽.

也許,他能篩選出來自己想要的信息.

晚上她睡得香甜,但是陸棄卻一夜無眠.

"咚咚咚!"

天還蒙蒙亮,蘇清歡家的門被重重敲響.

"誰呀?"蘇清歡打了個哈欠,揉揉惺忪的雙眼.

陸棄按住她:"你起身穿衣,我去開門."

"快點快點!"外面傳來一個陌生又粗魯的男人聲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