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慘烈記憶


"有,有,你等我下."

蘇清歡飛快地跑進去取.

馬煥和陸棄四目相對,發現這男人雖然是跛子,但是氣勢逼人,只是有些清冷.

"陸兄弟,你和蘇妹子什麼時候成親的?蘇妹子也不給發個喜帖,讓我們來熱鬧熱鬧."

陸棄以為是程家的人,所以內心已經是怒火中燒,簡直想殺人.

但是他面上不顯,淡淡道:"怕麻煩你們."

馬煥摸摸頭:"我們願意來啊.算了,別給蘇妹子添麻煩.說起來,陸兄弟真是有福.當初我們大……我們老爺都挽留蘇姑娘,可是她不肯."

陸棄臉色越發難看.

馬煥打量青磚瓦房,繼續道:"也對,跟著我們,沒什麼安生日子過.蘇妹子是個聰明的,就是臉皮太薄.當初給她一千兩銀子,死活只要一百兩……"

陸棄覺得有些不對了,男人的打扮和談吐,讓他開始懷疑起來.

這不像大戶人家出來的,不是程家.

他不動聲色地道:"她從前在程家……"

"程家就是一窩王八蛋!"馬煥恨聲罵道,"讓個娘們當家,草菅人命,等老子有機會見到那娘們,非一刀宰了她,給蘇妹子出氣!"

陸棄心里一驚,口氣卻淡淡的:"都過去了,她也不計較了."

話雖如此,眼神卻一瞬不瞬地打量著馬煥.

果然,馬煥怒道:"這能不計較?當初那人牙子,是個慫蛋,被我一嚇唬,嚇得褲子都尿了,親口說是程大奶奶的吩咐,要把蘇妹子賣到最髒的地方去."

陸棄手捏著門,有木屑簌簌而落.

"我把那個慫蛋捆了扔到水里喂魚了……"馬煥仍然憤憤不平,"蘇妹子的人品醫術,別看沒處幾天,咱們幫里沒人不服氣."

陸棄心里掀起驚濤駭浪,湧現出毀天滅地的嗜殺感--竟然有人敢欺她如此!

程家,他記下了.

蘇清歡不知兩人談話內容,笑著出來,遞給馬煥一個包袱,囑咐道:"家里有的常用的藥我都收拾在這里面,你哪里不舒服讓文先生給你看看,別亂吃.還有兩塊鹵肉和一小壺櫻桃酒,都是我自己做的,你路上吃喝."

馬煥樂呵呵地接過來:"好久沒嘗過妹子的手藝了.最近幫里忙成一鍋粥,等忙過了這陣,我來接你,還有陸兄弟住幾天去.我娘還一直嘮叨著想你……"

蘇清歡笑著應了,又寒暄幾句,馬煥上馬,揚塵而去.

"說曹操曹操就到,我想了一大圈,厚著臉皮用制冰的方子想換一百兩給你治腿.沒想到,大當家這麼仗義,讓馬大哥親自來送了二百兩.明日我就雇車進縣城采買."蘇清歡一邊收拾銀子一邊對陸棄道.

陸棄坐在椅子中,捏著眉心,道:"你過來."

蘇清歡被這話唬了一跳,下意識道:"我今天沒說錯話."

陸棄勾勾手:"不打你,過來問你點事情."

"什麼?"

這混蛋,最近越發猖狂了.到底誰是主人,誰吃軟飯,還有沒有點自覺性了!

腹誹歸腹誹,蘇清歡在他對面坐下了,摸了摸茶壺,仍有余溫,給自己倒了一杯自制的大麥茶.


見陸棄在看她,她又給他也倒了一杯.

"他們是哪個幫派的?當初程家是誰要把你發賣?"

蘇清歡手中的茶杯晃動了下,茶水蕩起來一圈圈漣漪.

她垂眸,把茶水推到他面前,聲音清冷:"程大奶奶認為我勾,引了她的夫君,讓人將我發賣.經水路南下的時候,我趁人不備跳了水,被鹽幫的人所救.徐大當家的結發妻子難產,我救了她們母子,結下了善緣."

她說的云淡風輕,嘴角甚至帶著微笑.那般不堪,恥辱又惶恐流離的記憶,都隨風而去了.

陸棄卻想到她曾說過,落水兩次,大概就有這次主動投水尋死吧.

要有多絕望,她這般爽朗樂觀的人,才不堪屈辱,想要自我了斷?

"徐夫人是個快意恩仇的女子,給了我盤纏和一百兩銀票,我就回來了."

"你不怕程家人再來找你?"

"找我?"蘇清歡淺笑,抬起頭來看著陸棄,眼神明亮清澈,"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.而且,程家大奶奶,對于已經發作的螻蟻,不屑一顧."

"我替你報仇."

陸棄的聲音不高,但是語氣堅定,不容置疑.

"不,鶴鳴,這些都過去了."蘇清歡站起身來,"程家對我有養育之恩,我在程家名為丫鬟,實際上在程大奶奶嫁來之前,並沒有人為難于我.我不想計較,只當我報答了程家這麼多年養育之恩,從此路歸路,橋歸橋."

陸棄沉吟片刻,忽然問道:"程家從前是官宦人家?可與程寒松有關系?"

"程寒松,正是程家老太爺."

"那個惡婦,可是京中世家女?"

蘇清歡很驚訝,但是還是點點頭:"你怎麼知道?"

陸棄冷笑:"當年程寒松從京中離開,喪家之犬一般.他又是個鑽營之人,決計不可能不利用兒孫的婚事.而那惡婦敢那般囂張,定然來頭不小."

蘇清歡這麼好,程宣對她另眼相看甚至情根深種,陸棄都不覺得意外.

可是他的妻子竟然敢這般對他看重之人,定然是有恃無恐.

"程大奶奶,出身琅琊王氏."

"強弩之末而已."陸棄冷哂,"還裝名門望族."

蘇清歡沒有作聲,程家,王家,陸棄竟然了如指掌並且不屑一顧.

眼底的驕傲,騙不了人.

那他,到底是什麼人?

"好了,過去的事情都不提了."蘇清歡終結了這個不甚愉快的話題,"我明天進城,得好好琢磨琢磨,把需要的東西一次都買回來."

"我和你一起去."

"不行!"蘇清歡斷然拒絕,"鎮南王要來,若是遇到京城的人,認出你來怎麼辦?"

陸棄有些遲疑.

"程宣已經進京,程大奶奶也跟去了.我覺得,"蘇清歡自嘲一笑,"我在程家人緣還好,即使遇到,也不會把我如何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