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教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聲音很響,把蘇清歡嚇了一大跳.

可以想象,里面應該已經紅了.

她心虛地不敢看陸棄:"松開手……"

陸棄冷哼一聲,非但沒松手,反而用鐵鉗一般的左手抓住她兩只手腕,右手掰開她的手,高高舉起,"啪"的一聲重重打在她手上.

"鐵砂掌"威力巨大,蘇清歡頓時覺得手掌心火燒火燎.

她的臉霎時間紅了,惱羞成怒地跳起來:"陸棄,你敢打我!"

不僅僅是疼,更因為這種"懲罰"手心相對,太過于曖昧.

可是不管她怎麼掙紮,手都被陸棄牢牢鉗制住,無法動彈.

"第一,不准再提真的假的,買來的這些話."

"你本來就是我買來的."

"啪!"

"你本來就是!"

"啪!"

"你!"

"啪!"

"陸棄,你混蛋!"

陸棄眼底帶笑,嘴唇一勾:"現在可以聽我說完了?"

蘇清歡安慰自己"好漢不吃眼前虧",怒目圓睜,但是不敢再說話了.

陸棄看著她發紅的掌心,笑笑道:"第二,把頭發挽起來."

蘇清歡成親後也沒挽發,他不高興.

蘇清歡撇撇嘴,翻了個白眼.

"啪--"

又挨了一巴掌,接下來是陸棄的聲音,"聽明白了說話."

"你不講道理!"蘇清歡怒道,"恩將仇報!"

"那沒辦法,當初是你要我來的."

"引狼入室……"蘇清歡嘟囔道.

陸棄看著她,似微微歎息一聲,而後道:"呦呦,我從小愛馬.西域進獻汗血寶馬,我一眼看中.為了得到它,我與人打賭,去京城西郊,三天三夜,不眠不休,伏擊一只大蟲."

那年,他十六歲.

蘇清歡大怒:"我不是你的獵物!"

"但你是我的心頭所愛."

蘇清歡一下子啞了.

半晌,她抬起眼來,眼中波光瀲灩,隱有嘲諷,口氣已是平靜:"我不過是你此刻消遣而已.也許你此刻是真的感激,但是最好的感激,是給我我想要的生活."

"你是我想要的生活.能力所及,我願意給你最好的;如果不能,很抱歉,但是我不可能放手."陸棄不急不徐,抬起她已經通紅一片的手,輕輕吹了一口氣.

像有羽毛吹拂過掌心,蘇清歡的心也跟著顫抖一下.

她猛的收回手,看了含笑看她的陸棄一眼,轉身出去.

陸棄並沒有追出去,透過窗戶看著她在院子里,背對著自己收拾藥材,但是動作明顯心不在焉,半晌也不動一下.

終于說出口了,他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喜悅像潮水,一層一層蔓延上來.

蘇清歡又沮喪又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.

她索性坐在椅子上,看天邊晚霞將天空染紅,霞光萬丈,美得驚心動魄.

她對他有好感,可惜他是天上的云,即使眼下在自己視線所及范圍,卻終將要飄走.

"只是一時新鮮罷了."蘇清歡歎了口氣,自言自語,"全當多個人看家."

早點治好他,估計他自己就留不住了.

信已經送出去不少日子了,應該送到了吧.

她決定出門打聽下,順便買條魚.

等到再回來的時候,她已經面色如常,甚至主動問陸棄晚上要吃什麼,好似剛才的事情完全沒發生過.

陸棄也一樣,只是看她的戲謔眼神讓她覺得很欠揍.

"理正說,每人一串錢,加上你我就要出兩串."晚飯後,蘇清歡一邊納鞋底一邊抱怨道.

"人頭稅?"陸棄問,手里剝著核桃.

燈下看美人,微暈的燈光,如絲的墨發,白皙的脖頸,優雅的姿態,果真是越看越美.

蘇清歡義憤填膺:"人頭稅交過了,說是灑掃費.有個什麼鎮南王要進京,途經我們這里.呸,跟我有什麼關系……"

她抬頭看陸棄,想找些共鳴,卻發現他把手里的核桃捏成了齏粉,頓時心疼:"喂喂喂,控制點力道!就算是人家送的,也不能浪費啊!"

陸棄把手里的渣渣扔到笸籮里,拍了拍手:"借機撈油水罷了."

蘇清歡其實看出他表情有異,想著也許是觸動了他從前記憶,于是轉換了話題道:"我遇到了祖母,她竟然還想跟我要銀子,抹著眼淚提我爹娘,夢真美."

"小心她搗亂."陸棄提醒道,"小鬼難纏."

蘇清歡點點頭:"過些日子我要去趟縣城,下雪以後再進城就難了."

她要去找鐵匠重新再做一份手術器具,從前做過,現在應該不算難.

過了幾天,蘇清歡和陸棄在山里,豆豆帶著兩個伙伴來喊她.

"姑姑,蘇姑姑,你家來人了,我祖父讓我來喊你回去."豆豆笑嘻嘻地道,"騎著大馬,可威風了."

"好."蘇清歡應了一聲,從荷包里抓了一把裹著糖的花生酥遞給他們.

幾個孩子頓時開搶.

陸棄見蘇清歡眉開眼笑,凝眉問:"誰來了?"

"從前認識的人,走."蘇清歡樂呵呵地把藥材收好往山下走,沒注意到陸棄臉色有些黑.

門前果然停了一人一馬,馬啃著草,身材高大的男人不住地四處張望.

見到清歡,他綻開大大的笑容,露出一口白牙:"蘇妹子,你可真難找啊!"

蘇清歡小跑幾步,笑著道:"馬大哥,好久不見了,來來來,屋里請."

陸棄在她身後清了清嗓子,十分不虞.

蘇清歡回過身來介紹:"這是馬大哥,從前舊識.馬大哥,這是我相公,陸棄."

馬煥看著陸棄的腿,心里惋惜,然而很快道:"陸兄弟!"

陸棄早已把他打量過,點點頭道:"馬大哥,請--清歡,去燒水泡茶."

馬煥推辭:"不了不了,今天還有別的事情,改日再聚."

說著,他從馬上取了個包袱遞給蘇清歡,道:"……讓我給你帶二百兩銀子,以後不夠盡管開口,別說什麼方子不方子,見外.我自己添了二十兩,你別嫌少."

蘇清歡有些赧然,接過銀子真誠道:"謝謝馬大哥,馬大哥也替我謝過大……"

"嗯,別見外."馬煥道,他不好意思地搓著手,"你那個外傷膏還有嗎?"